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999 这就是一游戏
    东北h市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满北伐和刘小军签署了合作协议之后的当天,茂名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,随后他马上让人查了一下这个叫飞龙地产公司的基本资料,并且在周六的时候联系上了白涛。

    “你睡觉呢?”

    “昨晚处理永昌内部,这才刚刚上路,准备去巴黎见徐占年。”白涛摘下眼罩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满北伐的事儿,有点出乎意料啊。”茂名皱眉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

    “林军回来之后,并没有答应满北伐合作的事儿。”茂名点了根烟后继续补充道:“原本我想着在观望一下,看看是不是林军表面上在拖着这个事儿,但没想到满北伐联系上了一家浙江的公司,并且在非常保密的情况下,就跟对方签了合同!”

    “浙j的公司?”白涛也十分意外的从游轮上坐直了身体,随即追问道:“他怎么会跟浙j的公司联系上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茂名直言回应道:“但我查了一下,这个浙j的公司,是新注册的,老板叫瞿正道,是浙j本地人,关系摸不清楚,以前是做啥的,我也没打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公司,会不会是林军私下捅咕出来的?”茂名皱眉问道:“这么做的目的,是为了压下融府内部的不同声音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啊。”白涛仔细琢磨了一下,摇头回应道:“成立公司,买地,加上项目运转,这都是需要大量资金的啊!如果这个公司是林军捅咕的,那他从哪儿来的钱呢?总不可能从融府内部拿出来的吧?!一次性抽调这么多资金,那融府内不同意和满北伐合作的高层,不一眼就看出来,林军要拿这钱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纳闷呢。”茂名有些上火。

    “你去试试这个公司。”白涛眯着眼睛回应道:“看看这公司的态度,也看看他们在这边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找这个瞿正道唠一下呢?”茂名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唠不唠的没啥用,因为满北伐能叫他来,就一定告诉了这个瞿正道,你会得罪谁,你要以什么样的立场去干事儿。”白涛轻声回应道:“所以啊,这个飞龙地产在合作前,肯定是让满北伐绑死了!你找瞿正道谈,能谈出来啥啊?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茂名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试试他,也直接点告诉他,h市的钱不好挣。”白涛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一工作日。

    飞龙地产公司的高层团队,在万达城酒店内举办了一酒会,而这次酒会大多数人都是满北伐叫来捧场的,主要目的是让飞龙公司适应一下h市的人脉环境,也告诉告诉圈子里的人,飞龙这次进h市,是带着大笔现金,过来寻求发展的。

    酒会开始前,瞿正道特意去了刘小军所在的房间,并且笑着问道:“一会你不下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老板,我下去干啥?”刘小军低头看着项目预算,翘着二郎腿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少喝酒,少说话,有点样!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的。”瞿正道连连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!”刘小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忙哈!”瞿正道弯腰点了点头后,随即迈步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宏找的这个人,我看成色一般啊?昨晚刚来就他妈嫖.娼,费用还让财务给出的,你说这事儿……!”耿浩有点反感的冲刘小军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摆在前面的花瓶,成色一般点,就一般点吧,反正咱也不需要他干什么。”刘小军叹息一声说道:“瞿正道跟小宏有亲戚关系,所以小勇就找到我,非要让我用他,说是咱多少要给小宏点面子……算了,用了就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耿浩心里也清楚,这次回h市,公司内部很多的人是不同意的,因为他们跟融府没啥情感,所以刘小军面临的压力也不小,不过这种压力只是心里上的,因为刘小军在公司内部的掌控力,是不需质疑的。

    楼下,瞿正道和满北伐下楼之后,酒会就算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酒店门外。

    之前因救付饶一命,从而被白涛亲自点名“表扬”的武邵阳,最近几个月内在白涛集团内部的位置,已经有了新的提升,照以前相比,他起码能在公司里拿到点活干,并且也开始养起了自己的兄弟。

    站在汽车旁边,武邵阳拿着电话说道:“名哥,哎,我已经到这边了,恩,我心里有数,好的,我等季哥过来!恩,我也没叫多少人,就四车,妥,明白,明白……!”

    与茂名在电话内聊了能有不到五分钟后,武邵阳就挂断手机,扭头看着车内坐着的两个青年说道:“别玩了,打电话问问,人都到哪儿了!”

    “哎,好的,武哥!”青年退出了王者荣耀,随即穿上鞋就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,某公路上。

    黎小权,哦不,是黎雨落女士,此刻开着一台红色的保时捷911,扭头看着季康说道:“……不是,你都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还跟小孩一块去办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你瞧不起我啊?”季康斜眼说道:“我他妈就吃这口饭的,不办事儿,饿死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那个意思……!”黎大哥有些委屈的撅了噘嘴:“我不是怕你去有危险嘛?更何况,咱也不缺钱啊!”

    “你有钱,跟我有个毛关系?!”季康话语摆手说道:“你把车停路边,我打个车过去就行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给白涛打个电话,跟他打个招呼,不让你去了呗。”权姐商量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明白,咱俩就是艹个b,不对……是……艹……反正就是搞破鞋吧!”季康话语直白且粗鄙的说道:“你别管着我,我也不管着你!我干啥,跟你其实没多大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好赖不分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知道,咱俩之间就是一场游戏……!”季康脸色认真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黎小权听到这话后,足足沉默了半分钟,随即才回应道:“那你在前面下车吧!”

    “晚上我给你打电话!”车停下后,季康扔下一句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不是女的,你跟我在一块,没面子啊?”黎小权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你净整些没用的!”季康完全没听懂对方啥意思,而是骂了一句后,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黎小权抽了一根女士香烟后,突然拿起电话给同样一个,不知是男是女的“闺蜜”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喂,雨落,有事儿呀?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决定,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去你去的那个医院,给jb割了……做一个纯粹的女人!”黎小权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达城酒店门口,半小时后聚集了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“给苫布掀开!”另外一个带队的,站在武邵阳旁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车上的苫布一掀开后,就露出了车斗内大量的花圈,纸人,纸马。

    ps:四章完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