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0 我那惨死的二舅喂……
    万d城宴会厅内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a`com

    瞿正道跟在满北伐后面,正不停的穿梭在人群当中,招待着到场的来宾。

    “你要记着点哈,我跟别人握手的时候,要拍他肩膀,你就得记住这个人的名字和身份,因为这都是你以后能用得到的人。”满北伐一边快步走,一边话语简洁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拿手机。”瞿正道身材略微有些偏胖,再加上他刚刚一直喝酒和来回走动,所以此刻的大背头有些凌乱,额头也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你用脑袋记,你拿手机干啥。”满北伐略显无语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人太多了,我怕我记不住。你这样,我不当人家面记,等咱们说完话,我再记……!”瞿正道挠了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满北伐回头扫了他一眼后,只轻叹一声,就没再跟他继续废话。

    “哎呦,北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给你介绍一下,我的合伙人,瞿正道,瞿总……!”满北伐拉着瞿正道,就奔着跟他打招呼的中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宴会厅门口。

    飞龙宾馆的高层小宏,此刻坐在门口的空桌上,正跟同伴唠嗑。

    “小军哥平时就跟咱哭穷哈,这一回东北,场面是整的一点不弱啊。”一个青年翘着二郎腿,笑着说道:“刚才我问了,今天这个宴会起码得花二十多个啊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小宏撇嘴骂了一句:“你知道这次投资的八千万,是哪儿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?”青年表情八卦的伸出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艹,能从哪儿啊?从银行贷的款呗!物流,新会所全都抵押出去了,现在就一宾馆主楼没有债务!”小宏摇头无语的说道:“总贷款一共批下来七千五百个,抛去先期投资的八千个,咱现在手里现金已经没多少了……唉,你说这些钱,咱要用到新会所那边……这两年得滚出多大利润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咱别私下聊这事儿,让别人听见不好!”青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说两句,还能有啥jb办法!”小宏撇嘴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,过来搭把手,把这些酒抬出去,放这儿挡道儿!”枪崩沈金宏的小锐,穿着西服站在远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宏扭头看了一眼他,摆手冲同伴说道:“你们过去帮帮他!”

    同伴起身过去帮忙,小宏低头玩着手机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宴会厅门外走进来二十个多个人,并且瞬间就引起了门口迎宾和服务员的注意。因为这帮人里,有扛花圈的,有扛纸人纸马的,还有他妈扛招魂幡儿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!”服务员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二舅喂!!你跟着幡儿走哇,可别路上迷了路喂!”突然间,一声极为凄厉的叫喊声从季康嘴里传了出来!

    屋里人集体愣住,而大步流星往前走的武邵阳也懵b了!因为季康喊的实在是太凄厉,太生动,并且太突然了,不光对面的人没反应过来,就连自己人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烧头七你跟着幡走,咱就能找到家喂!!”季康再次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吓我一跳,我寻思他二舅真死了呢!”另外一个带队的宝熊,脸都有些白了的冲武邵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b,喊的太有生活了!”武邵阳狂汗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宏领着十多个人,蜂拥着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宏瞪着眼珠子,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杵在了季康的肩膀上:“你他妈的有病啊?!拿这些东西过来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打人呢?”武邵阳直接往前迈了一步,伸手推了一下小宏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是开业喜宴,门口有字儿,你看不出来啊?!”小宏此刻气的脸都红了,因为这事儿实在太他妈晦气。更何况屋里全是人,季康那两嗓子又喊的跟死了爹似的,相当渗人。

    “喜宴你就好好说呗,你动手干啥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赶紧滚!”小宏语速很快的冲外面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?!我们来这儿也不是玩,不是赶丧事儿吗?”宝熊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是星级宾馆,有哪个赶丧事儿的会拿东西进来?”小宏单手插兜,语气激动的再次骂道:“赶紧给我走人!”

    “你喊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找茬啊!”小宏咬着牙就往前迈了一步,并且高声冲酒店的工作人员骂道:“你们都瞎啊?!扛着这玩应的也能让他进屋,干什么吃的?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酒店的大堂经理,还有数名保安全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季康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,你听没听见?!”小宏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我问你骂谁呢?!”

    “我就骂你呢!怎么的?!”小宏上手直接掐住宝熊的脖领子,一边往外薅,一边喊道:“来,你出来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宴会厅最深处的满北伐和瞿正道全部跑了过来,并且满北伐还喊了一声:“别动手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口处拥挤着的人群中,一个酒瓶子瞬间爆裂。满北伐根本就没看见是谁砸的,只见到酒瓶子碎了之后,小宏这边带来的人,全部抄起板凳,就冲着外面的人一顿猛砸!!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满北伐收住脚步,指着经理骂道:“你他妈看啥呢?!拉开啊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大傻b!你二舅肯定是找不着家了!”小宏挨了两拳后,就一把给季康手里的招魂幡抢了下来,随即两脚直接干折。

    “揍他!”

    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后,起码有三四个人,伸手就抓住了季康脖领子,并且将他堵在大门门框子位置,一顿猛削!

    众人猛打之时,季康低头就从兜里掏出来一把,很短,很小,但很锋利的那种瑞士折叠刀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……!”

    季康低头连捅两人后,人群霎时间散开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让你撅我幡儿!!”季康变态似的就冲着小宏冲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左侧方向,一个空酒瓶子带着风声就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玻璃碴子四溅,季康顿时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二十几秒,楼上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刘小军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楼下干起来了!”瞿正道声音尖锐的说道:“你快下来看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