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2 怨毒的黎姐姐
    斗殴结束不到二十分钟后,松北派出所就赶到了现场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a`c?o?m?

    “哎呦,郭警官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大堂经理立即冲着领头的一民警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?”三十七八岁的郭警官,扭头扫了一眼现场情况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有一公司包我们宴会厅场地招待客户,然后就不知道哪儿来了一帮参加葬礼的,扛着花圈就进了宴会厅……然后人家公司这边的工作人员,就让他们出去,两帮人吵了几句后,就动手了。”大堂经理在介绍情况的时候,态度肯定是向着小宏这一头的,因为毕竟飞龙公司是万d城客户,今天也在这儿花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啥啊?!”就在这时,武邵阳在听到经理叫对方郭警官之后,就立即走上前来说道:“我们确实走错地方了,但他们也不能上来就动手啊!你看他们给我朋友打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挨打的,我叫武邵阳!”

    “对面谁先动的手?”郭警官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推了一下他!”小宏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推了一下不叫打啊?!”郭警官扫了一眼现场情况后,立即喊道:“动手的全带走,需要马上治疗的,先送公安医院!”

    “郭警官,我是名哥的弟弟!”武邵阳小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吱声,眯着!”郭警官背着手,声音很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武邵阳点头后,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斗殴结束后,宴会厅门口就全是血渍和碎裂的啤酒瓶子,再加上警察这一过来盘问,整的酒店内就有不少客人驻足看热闹,所以满北伐这边请来的客人,一看今天这宴会肯定是继续不下去了,随即就全都分批离去了。

    满北伐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道歉,解释,才送走了这些朋友,随即又匆忙赶往了派出所。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,小锐比较机灵,一看酒店和武邵阳他们要报案后,就偷着走了,因为他身上还挂着持枪伤害沈金宏的案子,如果留下的话,那一旦被警察带走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在抵达派出所之前,满北伐就联系了江北分局的关系,让对方照顾一下小宏他们,并且帮忙运作一下这起挺普通的斗殴案。

    刚开始关系一口就答应了下来,并且也确实给满北伐面子了。俩人电话挂断不到十分钟,刘小军就打来电话说,小宏在公安医院被关系领走了,连号都没挂就先进了急救室,并且公安医院那边也提前安排好了病房。

    但满北伐此刻心里是有数的,并且也是不太乐观的,因为他知道季康能出现在万d城,那说明后面肯定有人指使,所以白涛家的关系,此刻应该是还没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会娱乐会所内。

    “茂名啊,我问了一下,季康是拿刀了的,在这一点上他是不占理的啊!”电话内一个中年,轻声冲茂名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季康有精神病啊,他拿啥大夫都管不了,我能管了吗?”茂名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吗,他有精神病啊?”中年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有精神病鉴定的。”茂名直接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说了。”中年立即点头回应道:“把他先扔进去,然后你们再出精神病鉴定书,剩下的好办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还有两个伤的挺重,你跟公安医院打个招呼,让他们赶紧验伤,然后要刑拘他们。”茂名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人都抓住了,就按照流程走。你现在支关系,还显得你们好像理亏似的!”中年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,那你看着办!”茂名一笑。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茂名这边的关系还没等发力,就有一个人先炸了!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公安医院门口,一台保时捷911速度极快的停在了正门口的缓坡上,随即黎姐姐推开车门,左臂挎着个小坤包,踩着平底人字拖就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不让停车!”保安赶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牛b你就给我拖走!”黎姐姐霸气无比的扔下一句后,一溜小跑的就进了医院大堂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楼上。

    季康正在外科诊室缝针时,黎姐姐就疾风暴雨一般的冲进了屋内。随即她扫了一眼身上血渍呼啦的季康后,就立即把小手捂到了嘴上,感性到瞬间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咋来了呢?”季康扭过头,愣了一下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不让你去,你非得去……!”黎姐姐啪嗒啪嗒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一大老爷们,你老嚎啥啊?”季康觉得挺没面子的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医生连同护士听到季康的话后,都回头再次打量了一下黎小权,随即目光古怪且惊愕的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你伤哪儿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没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谁打你的?“黎小权看见季康腿上一指多长的伤口后,咬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跟你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……人抓住了,是不?你等着,我他妈拘死他!”黎小权咬了咬牙之后,转身就走到了门外,并且与过来看望季康的武邵阳正好撞了个对脸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哥……哎,姐……哎,你咋来了呢?”武邵阳看着黎小权,有些结巴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打人的在哪儿呢?”黎小权阴着脸,眼神比正常女人起码要怨毒一百倍的问道。

    武邵阳看到黎小权这个眼神,竟然忍不住打了个机灵。因为如果是正常女人有这个眼神的话,他能接受,但他已知对方曾经是个男的,所以他看到这眼神后,就感觉特别渗人……

    “主犯就在这个医院呢,其他人都在派出所……!”武邵阳反应过来后,立即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哪个房间?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武邵阳摇头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黎小权阴着脸,拿着电话就走了。而武邵阳站在原地,依旧回味着刚才黎小权的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哎,她要干啥啊?”宝熊走过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武邵阳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季康真跟他干过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问问黎姐去呗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敢问吗?!万一问急眼了,我知道她是要夹我啊,还是要刺我啊……!”宝熊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嘴真他妈损!”

    “我就服康哥,他这jb是真有财运呐。这一炮下去,等于既干了h市太子,又他妈突突了嫡公主……!”宝熊羡慕嫉妒恨的说道:“白天当太子妃,晚上当驸马……牛b啊!”

    “艹!”武邵阳无语的骂了一句后,指着厕所说道:“我拉个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初步验伤报告出来,季康这边四个轻伤。

    凌晨,刘小军拨通了林军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