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4 凶残的黎姐
    医院病房内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r?m?

    黎小权叫过来的这四五个生慌子,手里掐着大卡簧就冲着病床冲了过去。而小宏虽然此刻右手被铐子拷住,但双眼看见对方除了黎小权之外,全有刀之后,心里也瞬间燃起了求生**,丰富的斗殴经验,也被彻底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!”

    小宏情急之下,也根本顾不上左手打着吊瓶,直接胳膊向后,一把就抓住了挂吊瓶的铁架子,坐在床上就冲着人群猛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挂在铁架子上的吊瓶,飞出去砸在了一人的脑袋上弹飞,随即崩在墙上碎裂。而扎在小宏左手上的针头,也被简单粗暴的拽飞,带着血丝和胶带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的,你还敢还手!”

    领头一青年摸了摸被吊瓶砸红的脑袋后,站在床边,掐着刀,冲着小宏方向就是一通乱捅。

    “救命!!305病房,有人拿刀行凶!”小宏虽然有跟精神病一战的魄力,但绝对不是个傻子。他此刻右手被拷在床上,几乎完全丧失了行动力,所以喊人求救,绝对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把他嘴捂上!”黎小权声音尖锐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

    领头青年左手护着脑袋,硬扛了两下小宏乱砸过来的铁架子,随即咬牙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两个青年,伸手直接就拽住了小宏手里的铁架子,并且玩命的往下拽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一拉近,那狭长的铁架子就没用了,根本抡不起来,也伤不了人了,所以小宏一看事儿不对,身体直接就向右侧翻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领头青年趁着这个功夫,隔着床铺,冲着小宏方向又连捅了数刀,一刀扎在了小宏的后背,另外一刀捅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宏向右侧一翻后,身体就砸在了地面上,而且也根本感觉不到刀口的痛感。他大大小小参加数十次斗殴,但也从来没有让人拷在床上,拿刀生捅过,所以此刻求生**爆棚,肾上腺素极速飙升着!

    “妈了个b,你还会两下子是吗?!”领头青年一咬牙,迈步直接上了床,随即跳到床铺右侧,低头就奔着小宏捅去。

    “干死他!!”黎小权嘶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小宏右胳膊吊在床上,但左手和双脚却有一定的活动能力,所以他躺在地上之后,就一顿猛蹬猛打。而领头青年和绕过床铺赶过来的两个小伙,低头就拿刀猛捅。

    数秒之后,宛若被狼群围住的小宏,就好像一头濒临死亡的野兽一样,噼里啪啦的钻进了床底下。随即右手极为别扭的吊在床边,使劲儿一拽后,竟然咣当一声,把床都拽的整体倾斜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医院的人还没等赶过来的时候,刘小军派来医院陪小宏的两个小伙,在接触完管教之后,刚到走廊,就听见了小宏的喊声,随即跑着就冲到了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开门,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“把门打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连续推了两下房门,但发现被反锁了之后,抬脚就踹。

    黎小权后背靠着门板,双脚倾斜着堵着门口,依旧喊道:“扎他,扎他!“

    “干啥呢?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的医生,护士,包括管教也全都赶了过来,但刘小军派来的两个兄弟,根本不理对方喊话,而是焦急小宏在屋里的情况,所以就抬脚继续踹门。

    两三秒后,身材瘦弱的黎小权被门板顶的飞了出去,一个狗吃屎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嗖嗖!”

    刘小军派来的两个兄弟,迈步就冲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救我!!”

    小宏倒在床底下,嗷的一声喊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两个小伙,一个抄起了地上的铁架子,另外一个直接抡起放在卫生间门口的铁椅子,咬牙就冲床边的人群抡去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黎小权翻身就要站起,但刚一抬头,就看见一个铁架子横着奔自己脑袋抡来,随即他还没等反应过来,脑袋就嘭的一声,身体斜着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管教率先冲进屋内喊道,但屋内的人已经红眼了,依旧在厮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都他妈别动,不想活了啊?”管教掏出了枪,再次高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枪一亮出来,屋内的人就彻底冷静了,不动了!

    “都挺有刚哈?!敢他妈的在这儿闹事儿,我看你们都是不想好了!”管教拎着枪,咬牙吼道:“自己给我分两排,抱头蹲地上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挨打的,我朋友让他们捅伤了!”刘小军派过来的兄弟,先是抱头蹲在地上,随即立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赶紧救救,快点的。”管教立即冲医生和护士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迈步就进了屋内,随即掀开已经侧着倒了的病床,从里面拽出了小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干啥啊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管教看见了墙边,被一铁架子轮懵b了的黎小权,随即惊愕的问了一句,因为刚才就是他把黎小权放进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,黎小权侧脸全是血,但伤的并不重,只是铁架子给脑袋上刮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你这是干啥呢!?”管教急迫的再次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找季康,我他妈整死你!”黎小权根本没搭理管教,而是指着小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宏大腿,小腿,和双脚上全是血,起码得被人捅了六七刀,所以他此刻脱力,嘴里剧烈喘息着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管教一看黎小权没搭理自己,随即回头走到走廊,高声喊道:“去管教值班室让老王他们,叫武警过来!”

    黎小权听到管教的话后,坐在地上,面无表情的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温叔,我在公安医院和别人打起来了。”黎小权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黎小权和他带来的人全部被看守所羁押了,随后季康听到信儿后,憋了半天骂道:“真他妈虎,比我还虎!”

    “……宝熊啊,从黎姐的事儿上,我悟出来一个道理!”武邵阳站在季康房门口,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你知道这朱棣登基,成立完东厂之后,为啥把这么重要的活儿交给了太监干吗?!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没jb的可比有jb的狠多了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宝熊赞同的点了点头,随即眨眼再次说道:“但我现在纳闷的不是这个!”

    “那是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想,你说就以咱黎姐的这个状态,他进看守所,那是押在男监,还是押在女监呢?”宝熊十分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也不知道。”武邵阳认真思考了一下后,也十分费解的摇了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