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5 给我换个监
    小宏的老家在浙j金h,他跟着刘小军玩的时候,已经在本地折腾出了点名声,虽然手里没有啥大钱,但自己开的一个水疗馆和一个丝.足会所,那都经营的不错,一年轻轻松松就能拿二三百个纯利润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a`com

    所以,他加入刘小军的团队之前,就属于可以保证温饱状态的小大哥。而加入之后,刘小军这边更是有着融府的资金支持,公司经济越滚越大,小宏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,所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跟人如此惨烈的拿刀互殴了。

    来东北之前,小宏就已经预感到,这边的事儿肯定很复杂,不好搞,但却没想到情况能复杂到这种地步。来了不到一周,自己就进了两回急救室,浑身加一块挨了十几刀不说,还他妈被拘留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酒店斗殴的时候,季康是拿的很短小的瑞士军刀捅的小宏。而第二次黎小权叫来的人,也大多数都扎在了他的腿上和脚上,所以他身上没有啥致命伤。但即使这样,他也因为失血过多和行动不便直接被转进了icu,并且起码得静养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不过小宏这次受伤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因为本来茂名已经支好关系,准备用官方整飞龙地产公司,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黎姐姐,疯狗似的在病房这一闹,直接就把茂名的计划打乱了。

    黎小权敢带人在公安医院闹事儿,那就是自己有理也变得没理了。而茂名又不能不考虑他这边的因素,所以暂时陷入了被动,不敢玩命的支关系了。因为他要揪着小宏不放,那飞龙公司肯定玩命去告黎小权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,案子变得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茂名去道l区看守所的男监看了一下黎小权。因为黎姐姐虽然现在各方面的素质,活儿啥的都跟女人一样,但毕竟jj还在,你别管人家能不能硬,但只要有这玩应,那他就是个男的,所以肯定不能给安排到女监。

    二人见面之后,黎小权话语简洁的冲茂名说道:“我爸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知道了!”茂名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赶紧给我整出去吧!”黎小权话语强硬到看守所就跟他家开的似的:“不能判我昂!判了以后,出国有点麻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,在办呢。”茂名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昂,你赶紧找人给我弄个单独监号呆着,这屋里全是男的,你说,我一个女的,也不是很方便……!”黎小权再次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茂名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给我换个监,你啊啥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……这看守所也没有单独的监号啊,你就是那个被撸的政治犯过来,他也得跟别人住一起啊。”茂名无奈的回应道:“有特高监,四人一个房!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送个纱帘!”黎小权明显是怕自己一个女的,在监号里被偷窥:“我挂床上,晚上睡觉的时候用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茂名狂汗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那几个小兄弟存点钱!”

    “恩,我有心理有数!”

    “……季……季康好点了吗?”黎小权停顿一下后,又挺羞涩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好点了。”茂名继续狂汗。

    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茂名通过关系又见了一下黎小权的同案犯,并且跟他们嘱咐了一句,教他们该怎样录口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时分,茂名离开看守所之后,就接到了市局里一朋友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二星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一声昂。”叫二星的人话语简洁的冲茂名介绍道:“飞龙那边找关系了,要取保候审那个焦宏达。”

    “谁找的,满北伐吗?”茂名立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二星摇头回应道:“是省法院一领导打的电话,而且是替飞龙宾馆的瞿正道说的话,跟满北伐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省法院呢?”茂名一愣。

    “啊!我替你问了一下,找省法院领导的人,好像是北j的。”二星再次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飞龙宾馆的关系挺硬啊。”茂名皱眉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。”二星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咋看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咋看啊?这黎大少瞎他妈作,在公安医院都敢动手,那这事儿你也不占理啊?!”二星思考一下后回应道:“飞龙公司这边就是轻伤害的罪名,你要硬判焦宏达,那肯定得罪法院那边,再加上你咬着人家,那人家肯定也咬着你。弄不好黎大少的案子,也不好搞……毕竟咱也不知道,飞龙公司这边的人,到底跟省法院的关系近到啥程度!所以,按照我的意思啊,你让飞龙公司那边喘口气,先把黎大少弄出来……剩下的事儿,以后再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恩,行,那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事儿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挂断了手机,而茂名站在看守所门口,思考了半天后,就给远在国外的白涛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试了一下,飞龙公司在咱这儿也有点关系。”茂名开门见山的就跟白涛叙述起了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白涛在电话内听完整个事情经过后,皱眉骂道:“唉,这个黎小权啊,我现在是真看不懂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说他咋和季康整一块去了呢?”茂名也他妈的想不通:“咱就是玩男的,也得玩点像样的吧?!我真不是糟践季康,你说就他那个德行……五十岁老娘们都不愿意跟他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管咋地,得先给黎小权整出来。”白涛挠了挠鼻子,轻声继续补充道:“飞龙公司要是在本地有关系,那你就先摸摸他们的底儿,剩下的事儿等我回去。永昌公司这边还需要稳定稳定,我走不开,得呆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“恩!”茂名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有了白涛的嘱咐后,小宏的事儿就算暂时告一段落。但白涛在国外也没闲着,开始暗中不停的梳理永昌公司的内部人事结构,而茂名也在暗中摸底永昌公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静的度过了数日之后,夏青凝为了送大汉的骨灰,才返回国内。而她刚一到,凌涵就借着要送峰哥在s家庄抽调高层的借口,也来到了长c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宏伤了之后,刘小军手里缺带队办事儿的人,所以就又从浙j调过来了一个兄弟,并且让他意外的是,跟着他兄弟来的人里,还有他在浙江处了一年多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毛静!我不跟你说了吗?我这边挺忙的,你别过来嘚瑟。”刘小军一看见女孩后,就语气挺无奈的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姑娘直接揪住刘小军的耳朵:“我不来,把你可放松坏了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