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6 女人的战争
    夏青凝抵达东北之后,林军等人就张罗着操办大汉的葬礼,但由于大汉在国内没有身份,而且还挂着案子,所以林军要想把他回老家风光的下葬,那也得找一定关系,过程也会有些繁琐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a `c?om

    不过在怎么繁琐,融府都得把这事儿办好,办的体面,从而感谢大汉和南苏丹的人,在几内亚矿产事情上的付出。

    接近11月,这天儿就开始凉了起来,随即林军让李英姬去了大汉老家两次,在谈妥了下葬用的地皮之后,融府这边就一共出动二十多台车,拉着峰哥找的阴阳先生,赶往汉哥老家,而夏青凝是送回大汉骨灰的人,所以理所应当的也受邀参加了葬礼,但临走之前,李英姬无意中跟天叔叨咕了一句:“涵涵,也跟着去!”

    周天一愣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军boss说场面要整的热闹点,让休息的员工都跟着送送,所以涵涵也在车上呢。”李英姬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,那就去吧。”周天点了点头后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头车旁边,林军摆手喊道:“都快点整,一会高峰期,这么多车一块走,容易被冲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夏青凝戴个墨镜,穿着一件很素的黑色紧身风衣,伸手就拽开了车门,并且惊讶的说了一句:“哇,这么好啊,还有早餐?集体发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夏青凝坐在后座,伸手就拿起了披萨盒子,戴上一次性手套,嘟着嘴就咬了一口:“饿死我了,昨晚就没好好吃……雪菲,你也来一块?”

    “把碑抬到卡车上面去,那玩应能塞进后备箱吗?你是不是有点虎啊?”林军站在车下,单手插兜的冲大脑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这边刚喊完,凌涵就背着双肩包,就从融府正门走出来了,并且冲着林军提醒道:“车上的早餐,你吃掉哈!”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此刻,夏青凝正捧着热奶茶在哪儿猛嘬着呢,所以她在听见凌涵的话后,顿时有点尴尬且懵懵的往外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,我一会吃。”林军楞了一下后,摆手冲凌涵回应道。

    凌涵站在路边往车里扫了一眼,正好跟夏青凝对视上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以为都有呢……我……那我……我去重新买吧。”夏青凝极为尴尬的解释了一句后,扔下包包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凌涵收回目光,面无表情的直接走掉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。”夏青凝再次冲林军解释了一句:“我以为大家都没吃饭,所以是公司员工给大家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吧,吃吧!”林军无奈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盆友,我不会因为一盒披萨得罪了人了吧?”夏青凝憨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没事儿,不至于,呵呵。”林军一笑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这回你死定了,那姐们本身就对你有敌意。”助手雪菲也挺尴尬的冲夏青凝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那我微信转给你钱,你去旁边的店里给大家一人订一份吧。”夏青凝反应很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我拿不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笨呐,你把钱交了,让大家自己过去取一下就得了呗。”夏青凝无语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“林总,我去订一下早餐哈,咱们稍等十分钟就可以。”雪菲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挺着急的,一会怕碰上早高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让大家自己取一下就行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军点头后,摆手喊道:“小忠,你过去跟雪菲去付款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夏妹妹请客,哈哈!”雪菲一笑拿着包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。”林军冲着夏青凝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8客气!”夏青凝冲林军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雪菲在公司旁边的披萨店和肯德基订好了餐,随即大家蜂拥着过去自提,而雪菲特意单独拿回来两份,一份给了林军后,另外一份又给凌涵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凌小姐,吃点东西吧?”雪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不饿。”凌涵礼貌一笑:“你给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吃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饿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雪菲点了点头后,转身就冲夏青凝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战争开始了。”李英姬站在路边,小声冲人民银行行长崔哥说道:“打个赌吧?!”

    “打啥赌?”小崔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夏要是赢了,那我赢五千,凌要是赢了,你输我五千。”李英姬背手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去你大爷的,合着都是你赚钱,你当我傻呢?”小崔还是反应很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别的机会啊?”

    “啥机会?”

    “军boss是个和尚,所以两个妹子有可能都赢不了啊。”李英姬十分在理的说道:“军boss要都不选,那我给你五千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可以堵。”大脑袋干完活儿,吃着汉堡说道:“我出五千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交押金吧!”李英姬也拿着电话说道:“微信转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大脑袋直接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快点,你也交钱!”李英姬又冲小崔说道。

    “曹尼玛,你是托对不对?”小崔斜眼冲大脑袋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骂人呢?”大脑袋挺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大傻b,你就跟他混吧,你学不出好来!”小崔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现在不好骗了。”大脑袋看着小崔离去的背影,感叹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好几百公里呢,咱有的是机会。”李英姬很稳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丹哥,丹哥,你缺钱不,来,你过来,咱仨研究一下。”大脑袋摆手冲丹哥喊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丹哥烦躁的骂道:“你俩没他妈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车队出发,直奔汉哥老家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h市,万d城酒店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介绍一下哈,他叫王明权,暂时接小宏的班儿,跟大家接触,共事儿哈!”刘小军端起酒杯,轻声冲满北伐等人介绍了一下,他刚刚到东北的兄弟。

    “以后大家多关照哈,满哥,我敬你一杯。”王明权三十岁左右,人长的精神,说话唠嗑也很稳,很低调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满北伐也端起了酒杯,随即与王明权一饮而尽后问道:“小军啊,这姑娘是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公司员工,项目部的高层。”刘小军并未挑明二人之间的关系,只含糊着一句带过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毛静听到这话后,伸手就在桌子下面,拧了一下刘小军的大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河b某监狱内的减刑大会上。

    “杜子腾!服刑期间,表现良好,遵从看押人员管理,主动帮助同监区犯人进行心理辅导……现按照减刑相关规定,对其做出减刑10个月的决定,望杜子腾再接再厉……!”主席台上一位中年穿着警装,面无表情的拿着稿快速念着。

    台下。

    “杜司令,你家关系是真jb硬啊,回回都有你哈。”一个犯人小声调侃着冲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杜子腾低头玩着手机,轻声说道:“下回你要减,你把钱给我,我帮你办!”

    “妥!”犯人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