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09 修床
    凌涵和夏青凝的事儿一发生,酒席上的气氛就有点尴尬起来,所以村委会和县里的那帮人一看事儿不太对,就都起身告辞了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?m

    众人走后,林军的心情也不太好,所以早早的就回到了租赁的民房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,天色大黑之后,村里的各家各户大多数都熄灯休息了,而夏青凝则是贴着头贴,躺在铺着崭新被褥的炕上,正在摆弄电脑。

    “还不睡啊?”雪菲衣着整洁的坐在炕沿儿边上,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夏青凝冷笑着回应道:“你不也没睡呢吗?”

    “炕太硬了,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昨天晚上你为什么打呼噜跟猪似的!”夏青凝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,你才打呼噜呢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就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夏青凝扑棱一下坐起来问道,显得稍微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哎,夏总,雪菲在吗?!她说炕硬,我给她抬了个单人床过来……!”小崔傻不拉几,非常实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,缺心眼!”夏青凝狂汗着喊道:“她还说厕所脏呢,你是不是帮她给粑粑也吃干净啊?”

    “咳咳,别闹,夏总。”小崔有点反胃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没人找你,你嫉妒!”雪菲狠狠的掐了一下,夏青凝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嫉妒个屁。”夏青凝喝着白水,低头继续摆弄电脑,而雪菲则是迈步走出了房间,说是和小崔一块收拾收拾单人床。

    深夜,11点多。

    夏青凝困的眼皮打架,但依旧没睡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微信信息提示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夏青凝立马坐起,瞬间解开屏幕锁看了一眼林军发过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晚上的事儿不好意思了,明天去机场我让英姬送你,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夏青凝捧着电话读了n遍后,就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“谢谢”,随即什么都没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不留,也过去送送吧?!”周天吃着花生米,轻声冲林军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说什么啊?”林军面色红润的反问道:“涵涵今天把话说成这样,我要是去了,那就是对华胜图谋不轨,想死皮赖脸的跟人家搞商业联姻……本来我和青凝只是朋友,她一说完,我俩朋友都没得做了……唉,烦死了!”

    “爱别人累,被爱的人更累。”周天叹息一声后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顺其自然吧,来,喝酒,大侄子!”

    “叔啊,你说到我心坎里去了。”林军端起酒杯后,就与周天撞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夏青凝和雪菲离去,随即融府众人返回长春。

    “你爽了哈?我听说你给人家修了一宿床?”李英姬斜眼冲小崔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那床缺条腿,挺破的……!”小崔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个高手啊,现在三条腿的床,你都能把事儿办了吗?”大脑袋惊愕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就修床来着!”小崔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你要是真修了一宿床,那雪菲是不会跟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傻b呗,放着要紧的活儿不去干,你他妈在哪儿修床,隔我我也接受不了你这个智商啊。”大脑袋随口回应道。

    小崔一听这话,脸刷就白了。

    李英姬和大脑袋看了一眼他的表情,沉默数秒后,几乎同时问道:“艹,你他妈真修床来着啊?”

    “恩!”小崔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曹尼玛,出去别说认识我。”大脑袋听完后,顿时直拍脑门的骂道:“你的魄力呢?!你那干非洲老娘们的能耐呢?!我真他妈服了……下辈子你就艹床吧,我们合资给你买个飞利浦电动的……愁死我了,你这个傻b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车内众人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头车内。

    “你吃点东西吗?”凌涵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林军直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凌涵咬了咬嘴唇:“昨天……我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都过去了。”林军一笑后,就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车内瞬间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,凌涵被张世峰暂调回长c店,而林军这回则是没有反对,更没有躲避,只坦然接受了,但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除了工作上和凌涵有一些交集之外,其他时间内,则是一回都没有跟凌涵私下接触过。

    凌涵同样坦然接受,只默默的继续做好一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,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后,秋去冬来,东北一周之内下了两次大雪,路上,田地内看着白茫茫一片,景色非常诱人。

    东北,h市。

    刘小军这边于一个多月之前,就撤销了对黎小权等人的民事起诉,紧跟着黎小权找的那四五个兄弟,也主动把事儿扛了起来,所以黎小权最后就弄了个参与斗殴的罪名,被刑事转行政,被拘留了十五天后就放了,而扛事儿的那几个人则是因为轻伤害被刑拘,不过事儿也不大,估计最多的也就判个三两年。

    由于刘小军这边松口,所以小宏捅季康的事儿,也被茂名大事化小的处理了,在公安医院期间,小宏就被取保候审,最后的结果无非也就是个判缓儿,人根本就不用在进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内,飞龙公司和白涛集团虽然表面上没有动静,但私下里的矛盾却是越积越深,因为茂名这边找到了曾经卖给满北伐江北地皮的户主,此人叫吴庆,近几年也混的不太好,所以就和茂名私下达成了协议,以满北伐曾经以暴力手段为要挟,强买自己地皮的借口,上法院给老满告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茂名打出组合拳进行锁局,直接通过关系,让税务局查满北伐买地之时,是否存在逃税,漏税的行为……

    而这种事儿,往往一查一个准,因为普遍的地产公司,都会想办法“合理避税”,更何况当初满北伐买这块地的时候,就抱着储存资产的心态,所以在价格和税务上肯定是要大幅度压缩成本的。

    所以茂名这一招,直接就让满北伐急了,因为一旦税务这边查出问题,在让吴庆这么一告,那地皮很有可能就在宣判之前被法院冻结……

    为此,刘小军和满北伐商量过后,就准备立即找吴庆协商。

    而就在二人思考对策的时候,白涛国外也跟茂名表示了自己的态度:“地皮的这个事儿,不能让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矛盾过后,大矛盾来临。

    刘小军回到h市真正的危机,才刚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沙红刚在潜伏了三个多月之后,也悄悄来到了h市,准备以曾经报复融府,枪杀了南征的理由,让白涛彻底接纳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