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10 焦躁的满北伐
    沙红刚在抵达h市之后,就马上给林军打了个电话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r?m?

    “我到这边了,在国会旁边住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去的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火车,飞机我都坐不了,客运现在又查的严,我只能买台小破车,自己开过来呗。”沙红刚解释了一句后,就直奔主题的问道:“怎么让我进白涛那儿,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家里啥情况,我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,你让我来?”沙红刚无语:“玩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不了解,但有人了解。”林军笑着解释了一句:“咱们在他那儿,是有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位置高吗?”沙红刚眼神一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林军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因为人不是我安排的。”林军十分认真的解释道:“咱有专门的人管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地.下.党领袖?”沙红刚忍不住笑的回应道:“你可以啊,部门整的挺全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呵呵。你这样,我让管这事儿的人,跟你见一面,但你得等两天,因为他好像不在h市。”林军思考了一下后,轻声补充道:“你俩见面后,让他给你介绍一个白涛那边的自己人!然后你根据他提供的白涛内部情况,想一个稳妥的办法,再混进去!”

    “这样行,我要能了解白涛那边的内部情况,那用什么招就好想了。”沙红刚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恩,回头我让他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告诉我,管这帮自己人的家伙是谁?我见过吗?”沙红刚追问。

    “见面你就知道了。”林军想了一下后,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沙红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保持联系!”

    “妥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挂断了手机,但紧跟着林军就在长c拨通了阿哲的手机,并且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去h市一趟,启用一个你的人,配合老沙,想办法把他塞到白涛那边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哲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江北万d城酒店内。

    满北伐一边焦躁的在屋内来回走动,一边拿着电话说道:“哎,老贾,你帮我联系联系吴庆呗,我知道你俩关系好。你净扯,大家都是做生意的,我能把他怎么样?更何况,我知道他起诉我的事儿,是茂名在后面捅咕的,他不干也不行。恩,我的意思是,你把他叫出来,然后我们坐下唠唠,看看这事儿能不能用钱解决!对,实在不行,茂名给他拿多少,我在这基础上,给他多加点就完了呗。恩,你费费心,行,那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而满北伐紧跟着又拨了另外一个朋友的电话,并且说的内容大致都一样,无非是想通过关系,把吴庆约出来谈谈,但效果似乎都不理想……

    忙活到半夜,刘小军抽着烟冲满北伐问道:“这些人都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满北伐愁的满嘴大泡,叹息一声后摇头应道:“这个吴庆啊,前几年换了不少行业,但都没折腾起来,也赔了不少钱,现在据说外面还欠了好几百万的饥荒……所以,他能在这时候愿意给茂名当枪使,肯定也是没招了,估计是想拿笔好钱,就他妈跑路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是这样的话,那就麻烦了。”刘小军搓着脸蛋子回应道:“吴庆既然想在茂名那儿挣钱,那就不会轻易接触咱们!而茂名也知道他的重要性,所以估计也看着他呢……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事儿难办了。”满北伐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陷入沉默,但过了不到十几分钟后,那个从浙j赶过来的王明权突然插了一句:“哎,满哥,这个吴庆的家庭情况怎么样啊?他没结婚吗?”

    “结婚了,但他不着调,不光在外面搞破鞋,前些年还他妈抽.冰,媳妇早都跑了。”满北伐轻声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他没孩子吗?”王明权点头后,就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满北伐听到这话后一愣,随即恍然大悟的回应道:“哎呀,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!他有俩孩子,一个儿子,一个闺女!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说情况!”王明权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年轻人脑袋反应快啊!”满北伐冲着王明权赞叹了一句后,就坐在沙发上和众人介绍起了吴庆的家里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会娱乐会所旁边,堪称豪宅的凯旋门公寓里。

    四十五六岁的吴庆,剃着个秃瓢的发型,穿着一件酒店式的白色睡衣,盘腿坐在沙发上,一边扣着脚丫子,一边拿着电话说道:“老贾,我明跟你说了吧,就这一天时间,我起码得接了二三十个电话,而且全是帮满北伐说话的……是啊,我一个都没答应啊!你说我都拿了人家茂名的钱了,那还咋跟他见面啊?!万一让茂名知道了,那我是既没了道义,又得罪了白涛家里的这帮人!对,我也没招,你说茂名找到了我,我敢不答应这事儿吗?更何况人家确实给钱了,而我现在的财务情况,你是知道的……所以,我是真没办法了。这样,你帮我跟满北伐说一声,让他别找我了,因为找我也没用……有事儿你就让他跟茂名谈吧,恩恩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婉拒了老贾之后,吴庆就挂断了手机,随即疲惫的靠在沙发上骂道:“……现在挣点钱,比他妈吃屎都难,唉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了开门声,随即一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,领着个穿超短裙,露着大白腿的妹子就钻进了屋,并且俩人在门口就抱着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干啥呢?”吴庆穿着拖鞋,从偏厅里面走出来后,冲着门口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爸,你今儿咋在这边住呢?”青年满脸口红印儿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娘们谁啊?”吴庆斜眼扫了一眼姑娘后,皱眉问道:“是小丽吗?”

    “叔,我叫红红!”姑娘略显娇羞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消费的还是免费的啊?“吴庆指着姑娘,冲儿子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啥呢?!我俩处对象呢!”儿子急了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姑娘一愣后,话语简洁的骂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,小丽,不是,红红啊……你别跟我爸一样,他这人就是爱闹……!”儿子迈步就要追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闹你妈b,赶紧给我滚回来!”吴庆背手就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p.s.:一会儿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