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19 车祸
    对于目前还活跃在h市社会上混当的人来说,不管是没起来的,还是已经混出一定基础的,心里都无法绕过两个标杆似的人物,一个是白涛,另外一个就是满北伐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a`com哦,以前还有贺相霖,还有传说中的太和向南……

    以上这些标杆似的人物,很容易让大混子,小混子产生膜拜,产生类似病态般的羡慕情绪,而且原因也很简单。因为他们有钱,他们拥有一定江湖地位,他们的故事总在茶余饭后让人交谈着,争辩着。

    这种羡慕和膜拜的情绪,在2000年往后来的更直接,来的更狂热。因为在这个年代里,别说是混子了,就是普通人对钱,对地位的渴望,也已经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但人生就是这样,开宝徕的羡慕开宝马的,开宝马的羡慕骑自行车的。混子觉得满北伐坐一辆车牌号全是6的奔驰,是有面子,是有身份的体现,但他们却不知道,满北伐的泥足深陷和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小锐劝他说:“哥,你跑吧!”

    但满北伐却说:“你们可以跑,但我能跑吗?!”

    是啊,满北伐跑不了!因为小锐可以去外地晃荡个三五年来躲事儿,但他能吗?他走了公司怎么办,地皮怎么办,手里还没干完的项目又怎么办?小弟惹事儿,大哥会出手帮忙运作,可大哥要有事儿了,谁能来帮他运作呢?

    事情总要解决,而有些人可以躲开,但有些人注定从开始到结束,就要站在原地不能动!这就跟当初本山大叔几次想退出春晚,可最后又被逼无奈继续演一样!

    因为老赵说过:“本山集团是名人公司,而名人公司在发展冲刺阶段的首要前提就是,这个名人不能倒!公司全靠着我吃饭,我没招啊,不想演,也得演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北伐最后没有选择藏起来躲事儿,而是在看着小锐和小宏,将吴庆从后门带走之后,就晃晃荡荡的领着十几个人走出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“怎么整的,你咋还自己动手了?”江北分局的某领导在看见满北伐身上有枪伤后,也是满眼惊愕。

    “呵呵,越混越完犊子了呗,让人拿枪堵家门口收拾了。”满北伐捂着肩膀一笑,随即冲着分局领导说道:“不行,我这肩膀动不了了,得去医院!”

    “去两台车,送送他。”领导沉默半晌后,话语委婉的冲身后刑警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怕我出事儿啊?”满北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信我的,让吴庆回家,这事儿还有缓儿。”领导挠着鼻子走到满北伐身边,声音很低的说道:“你要把他扣住,事儿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抓到他那天,一定告诉我一声,我得当面问问他,因为啥就崩我一枪,呵呵。”满北伐再次一笑,拽开车门就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让防暴队,把人都拉回去,甄别领头的。”领导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距离北伐货站不足两公里处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二柱踩了刹车后,刘小军坐在车内喊道:“明权,上来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街头上猛跑的王明权,回过头后,就身体踉跄的钻进了车内,而季康等人还在后面追着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刘小军一咬牙,回头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卓拦了一下:“别开枪,警察一过来堵,咱都出不去了,我们没身份,不能进去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哥们,快开车。”耿浩催促了一句二柱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汽车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小军接了王明权之后,季康等人就呼哧带喘的停住脚步,骂骂咧咧的准备离开。而斗殴进行到这里,也就接近了尾声,剩下的事儿就是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谁能跑出去,不让警察抓住,那就算点子正了……

    但季康等人被警察冲散之后,却再次意外的发生了一起案子!

    事情发生在,季康跑了两条街后,刚把刀扔掉,就碰到了也在躲避警察追捕的三个小锐兄弟。他们刚才原本是跟着小锐一块从院里跑出来的,但警察一冲,就把他们跟小锐等人冲散了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季康?!”三人一愣后,集体做出了从怀里掏刀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季康眨着无知的小眼神,回头就从草丛子里捡起了自己刚刚扔下的片刀:“你们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干你!”三人这边有人数优势,再加上他们也是小锐身边的铁杆马仔,所以看见季康后,二话不说抡着片刀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疯狗!”季康大骂一声,直接在街边上就瞎抡起了片刀。但由于他此时只身一人,所以很快就吃亏了,脑袋上也让人开瓢了。

    “剁他,给他整走!”

    “干倒,干倒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三人交叉着迈步的往前砍,片刀抡的嗖嗖直响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马达轰鸣之声在街道上响起,季康等四人听见动静后,猛然扭头,但看见的却是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一个青年瞬间拔腿从地面飞起,身体直接撞在树干上,衣服刮在树杈子上,瞬间被扯的细碎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青年摔在路边的雪地里,鼻孔窜血,躯体连续蠕动了两下后,胳膊,双腿变形,眼珠子充血的几次想起身,但都没起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撞死你!”就在这时,车内传出来恶狠狠的咒骂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汽车极速后退十几米远后,就再次冲季康这边撞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青年掉头就跑,因为车头是冲他们撞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二人跑后,汽车斜着停在了街边,而季康没有大灯晃眼之后,立即就认出了这是黎小权的保时捷911。

    “上车啊!”黎小权坐在车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季康扫了一眼雪地内,趴着一动不动的青年后,就咬牙上前,用尽全身力气扇了黎小权一个嘴巴子!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黎小权懵了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?!你疯了,往死撞他?!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季康低吼着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怕你出事儿就跟过来了,找了你半天……我……看见他们要砍你……!”黎小权眼圈含泪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“傻b!”季康话语简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上车……你上车啊……!”

    季康沉默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黎小权这时候也扫了一眼雪地里趴着的那个青年,随即看见他一动不动,脸色铁青的鼻孔窜血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滚下来!”季康扫了一眼四周后,立即摆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!”

    “滚下来!”季康再次吼道:“快点!”

    三秒之后,黎小权下车。

    “不管谁问你,你就说车钥匙让人摸了,车丢了……记住没?”季康坐在车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……记住了……!”黎小权点头。

    “打车走吧,啥都别管了。”季康虽然没碰过保时捷,但却是会开车的,所以捅咕了一下自动挡后,踩着油门就迅速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黎小权看着离去的保时捷满眼泪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茂名接到市局某关系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自己过来吧,我就不让人找你去了。”市局关系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茂名皱着眉头,叹息一声后应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