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21 我走了
    a6停滞之后,一位梳着背头的三十岁左右青年,推开车门后就和司机一块下了车,奔着道路对面走去,而黎小权思考了一下后,就拽门上了车后座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

    车内,黎小权的父亲,h省副省长,省常委委员黎裕华,穿着一件普通的金利来夹克衫,插手端坐,眉头紧皱的沉默了足足半分钟后,才目视前方的问道:“你还要怎么作?!”

    黎小权低头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公安医院雇人行凶的事儿,才刚刚过去,你这又弄出一起车祸!”黎裕华嘴角抽动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车丢了。”黎小权低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丢个屁!”黎裕华看着窗外,咬牙切齿的回应道:“你以为你找个人顶上,这事儿就没人追究你了吗?那台车是用谁名字买的你不清楚吗?公安局已经找你那个该死的朋友了,他一害怕,什么都说了!”

    黎小权楞了一下后,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黎裕华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,低声回应道:“你马上走吧,以出国进修的理由,办个最长时间签证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走可以,但你得帮我把车祸的案子办了,开我车走的是我一个好朋友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黎裕华一个嘴巴子抽在黎小权的脸上,压低声音吼道:“你他妈的会有什么好朋友?小混混?富二代?还是人妖?啊?!”

    黎小权任由父亲扯着,也不反抗,更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打扮的?你还像个人吗?!你他妈的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我吗?!生一个孩子,二十岁往后才发现是男是女,你知道吗?!”黎裕华非常激动的扯着他的脖领子,低吼道:“跟我讲条件?你他妈的这一切都是我给的,你有什么资格讲条件?离开这个家,你狗屁都不是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黎小权咬着牙,眼珠子充血的看着父亲,依旧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醺酒,斗殴,吸.毒,搞同.性恋!只要上报纸就是头条的事儿,就没有你干不出来的!”黎裕华手掌颤抖的问道:“你想毁掉自己,还是想毁掉我?!朋友?你交都是朋友吗?他们那一个接触你,不是另有所图!茂名的朋友帮你顶缸?你以为那是你自己的关系吗?你他妈要不是我儿子,你看茂名搭不理搭理你?他们在玩你,再利用你,你不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玩我?!”黎小权舔着嘴唇,笑着问道:“我怕人家玩我吗?就我现在这个德行,也得有人愿意玩我才行啊?!”

    黎裕华听到这话后,瞬间呆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为我愿意化成女的,穿着这样吗?!我想当个男的,可是我不行啊!”黎小权眼圈通红的回应道:“国内的,国外的,所有能治这病的地方,我全都去了!可没效果啊?……你能想象到身体毛发越变越少的感觉吗?你能想象到,一个男人的乳.房,在二十岁之后却突然开始发.育了吗?!……我能!我能感受到!”

    黎裕华咬着牙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人……!”黎小权低着头,流着眼泪的说道:“我也需要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,男人我当不了,那就当女人呗!”

    黎裕华眼圈含泪,双手松开黎小权的脖领子后,攥着拳头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订机票离开,但案子的事儿,你帮帮忙吧。”黎小权沉默许久后,推开车门回应道:“……你的这个孩子,有勇气活多久都不一定呢,唉,能求你的事儿,可能也不太多了!”

    黎裕华手掌颤抖的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他叫季康,有精神病证明!”黎小权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得走!”

    “行!”黎小权点了点头后,迈步就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秘书和司机回到了车内。

    “问一问这个车祸的事儿!”黎裕华拿着眼圈,轻声冲秘书说道:“开车的叫季康!”

    “给他办个酒后?!呆个三五年差不多能出来!”秘书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抓住了,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?”黎裕华面无表情的轻声回应道:“……小权从没有因为外面的朋友求过我,这个季康今后……要尽量避免跟小权接触!”

    秘书一愣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车吧!”黎裕华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司机驱车离开路边,五分钟后白涛就拨通了黎裕华的手机,随即二人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季康将车故意扔到一个社会朋友的二手车收购站之后,就让对方报警了,企图以汽车盗窃的线索,把黎小权摘出去。

    离开收购站之后,季康也没拿这案子当回事儿,直接就去一家私人医院,找到了刚刚包扎好腿的王铎。

    二人刚一碰面,王铎就轻声说道:“茂名进去了!听说白老大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季康吃着面条,根本不在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季康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季康打开微信,看到是黎小权发来的语音消息后,就直接点开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明天走!”

    “恩,有事儿打电话吧。”季康大咧咧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季康,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?”黎小权足足沉默了四五分钟后,才再次发回来一条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铎听到这话后,顿时忍不住略带嘲讽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季康想了一下后,捋着头顶的小粉毛回应道:“我吃饭呢,有空再聊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季康直接把手机揣进了裤兜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给黎大少伺候得劲儿了,是吗?”王铎继续贱嗖嗖的说道:“哎,儿子撒谎!黎小权如果不长个jb,那绝对也算是一好货,起码身材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季康两手端起大碗,将整整一碗滚烫的面条,就扣在了王铎脑袋上!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有病啊?!”王铎嗷的一声骂道。

    “别jb跟我开玩笑,我心情不太好……!”季康坐在椅子上,嘬着饮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王铎扒拉开脸上的面条子,就要冲季康继续骂着。

    “我能打的你拉电闸,你信不信?”季康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王铎沉默半晌后,双眼盯着这个精神病,无奈的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白涛回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