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22 军医诊所
    两日前,h市平f区,三中旁某私人诊所门口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“下车吧,满北伐的兄弟在这儿。”刘小军冲阿哲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下去。”阿哲摇头回应道:“你也不能说,是我们给你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小军一愣后,张嘴问道:“你们有地儿呆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阿哲点头:“有地方,你不用操心我们了,抓紧治伤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走了。”阿哲嘱咐了两句后,就冲着二柱说道:“开车,到前面换个牌子,咱回去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柱用残疾的左手臂扶着方向盘,右手熟练挂挡,随即一踩油门,迅速就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诊所内部。

    一位人高马大,长相很凶的大夫,左手有些哆嗦的扒拉开众人的伤口后,就指着伤的很重的王明权说道:“他的我治不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,马大夫?”小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胳膊骨折了,我没设备,弄不了!”马大夫话语简洁:“给他弄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不了医院。”小锐赶紧商量道:“马哥,你帮帮忙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设备,怎么帮忙?”马大夫语气很冲:“整残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办法!”小锐话语十分温柔的商量道:“我用微信先给你转一万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马大夫皱眉沉默,再次扫了一眼王明权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让袁冬给你打个电话?”小锐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,你让谁给我打电话都没用啊,我没设备,治不了就是治不了。”马大夫沉吟半晌后:“我给你写个地址,你把他领那边去吧。那是个小医院,让他在那儿把胳膊打上钢针,矫正完了,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。”小锐立即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“来,你先进去。”马大夫指着耿浩喊了一声后,就转身走到室内拿起了电话,并且还拧开了一瓶半斤装的富裕老窖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诊所人手不够,你们马上过来。恩,快点吧。”马大夫拿着接通的电话聊了两声,仰脖就喝进去了二两多白酒。但奇怪的是,这货喝完之后两手明显稳了,不抖了。

    门口处。

    刘小军看了一眼屋内的环境,皱眉冲小锐问道:“他行吗?”

    “北哥年轻的时候他就开黑诊所,在平房干二十来年了。”小锐话语简洁:“听说他以前是军医,而且我也在这儿治过枪伤,手法杠杠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刘小军这才放心的点头说道:“你让人帮我把明权送他说的那个小医院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完毕后,小锐就和小宏架起王明权走了出去,而刘小军等人则是在屋里开始治伤。

    等待过程中,刘小军在厕所内拨通了林军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吧?”林军接到电话后,就急匆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辛亏阿哲来了,要不麻烦了。”刘小军宽慰着说道:“现在没事儿了,我们都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林军松了口气后问道:“北伐呢?”

    “他被警察带走了,小锐刚刚跟我说,茂名也被叫去了。”刘小军说到这里后,稍稍停顿了一下:“哥,北伐一进去,公司的后续事情可能就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就他自己进去,那事儿会很麻烦,但茂名要也跟着进去了,那情况会好一点。”林军轻声回应道:“我一会给北伐的合伙人袁冬打个电话,他会想办法让北伐在里面跟咱联系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刘小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在小诊所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先呆着,我一会联系你。”林军说着就要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,你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军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阿哲说,那个老沙把吴庆的……!”刘小军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对,吴庆的儿子在老沙那儿!”林军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到底要用这个老沙干什么?”刘小军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林军反问。

    刘小军思考了六七秒后,突然回应道:“如果你要用这个老沙,现在是个机会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后,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和北伐合作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。未来一年,两年,我可能都要在这边,所以,我觉得就这么躲着,不是事儿,身份早晚会变得明朗。而咱们既然已经和满北伐签了合同,地皮也纳入了公司……那其实就没啥隐藏的必要了……!”刘小军思路清晰的劝说道:“挑明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怕我露了,融府内部会有声音吗?”刘小军考虑的非常全面的回应道:“我倒觉得你不用担心这个事儿!因为飞龙宾馆是独立核算的,不管是财务上还是经营项目上,他都跟融府没关系……对吗?”

    林军想了半分钟后:“可以这么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一台破旧的奇瑞轿车,藏在江北的树林子里,亮起了棚灯。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!”

    沙红刚连续喝了两口水后,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而吴统帅被折腾的眼神呆滞,精神疲惫的被栓在车内,头部靠着车窗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站在江边,沙红刚望着白茫茫的积雪,拨通了李东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!红刚?”

    “醒了吗?”沙红刚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几点啊……怎么了?”李东成声音慵懒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东北呢,遇到点事情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妈的,我原本想在这边办一下方圆,拿了我该得的钱,但没想到抠出来一个融府一内部消息……!”沙红刚挠着鼻子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李东成完全出于本能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沙红刚听到这话后沉默。

    “哦,不能说就算了。”李东成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后,就立即把话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没啥不能说的,我跟着方圆来了一趟h市,发现他们在这边有点事儿。”沙红刚舔着嘴唇骂道:“跟到一半,我露了……差点没折他们手里!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李东成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沙红刚点头:“我在这边没朋友,你能不能帮我找个治伤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得问问!”李东成眼珠子滴流乱转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电话!”沙红刚目光狡黠的应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