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24 强行留下
    晚上,六点多钟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a?`c?o?m?

    伤口已经被包扎好,并且打了两针消炎针的沙红刚,用左手吃了整整两大碗打卤面之后,扭头看着大夫说道:“哥们,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大夫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!”沙红刚擦了擦嘴后,就单手抓过外套,并且从怀兜里掏出了大概五千左右的现金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大夫翘着二郎腿,喝着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心意。”沙红刚推着钱说道:“你再给我拿点一次性输液管和消炎药,如果钱不够,回头我让李东成给你汇过来,因为兜里没有那么多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在我这儿养着吧,李东成跟我打过招呼了。”大夫放下茶杯后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熟悉的地方,我住不惯,你还是给我拿药吧。”沙红刚摆手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你等会。”大夫站起了身,迈步就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沙红刚歪着脖子,看见此人离去之后,就动作隐蔽的从后腰拽出手枪,放在了桌底下的腿上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大夫没有回来,但却来了三个生面孔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药呢?”沙红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药有,但得在这儿用。”领头青年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,绑架我啊?呵呵!”沙红刚笑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想见你?”

    “谁啊?!公安局的?”沙红刚晃动了一下脖子,伸手就把枪放在了桌面上,并且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就你们三个,好像不行!”

    青年扫了一眼沙红刚后,伸手就拿出了电话,直接拨通了李东成的号码,补充道:“你跟他唠唠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人离开室内。

    沙红刚眨了眨眼睛,直接用枪口戳了一下手机的免提键。

    “喂?老沙!”

    “东成,什么意思啊?”沙红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听我的,你先别走,有人想见你。”李东成话语简洁的劝说道:“你身上有伤,也没地方呆,他们可以帮你!”

    “谁啊?!”沙红刚声音清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见了他,就知道了!”李东成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“东成,我以为你是我朋友呢,呵呵!”沙红刚笑着回应道:“没想到,你有这么多事儿,都没跟我说啊!”

    “骗你不是人!你给我打电话说要治伤之后,我才联系的他!”李东成赌咒发誓的回应道:“在这之前,我绝对没有瞒着你的事儿!哥们,你信我的,我不能坑你,你在他那儿,绝对比自己单独干要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沙红刚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样,如果你见完他,心里觉得聊不到一块去,那你再走也行。”李东成马上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就见见吧。”沙红刚沉默半晌后,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老沙,你千万别想多了。我真的是觉得,他们能帮到你,所以才让你和他们见面的……!”李东成紧跟着又解释道:“我没别的意思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沙红刚依旧话语平淡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行!”

    “好,先这样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领头的青年再次走进来说道:“这两天你就在这儿呆着,有啥要求跟我们提,不过分的,都能满足!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个娘们!”沙红刚脸色认真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青年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沙红刚突然一笑:“不难为你了,我啥都不需要,就想单独躺在这儿呆一会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休息吧!”青年点头后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平房区。

    吴庆躺在病床上,嘴唇干裂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……茂名都进去了,你还在这儿坚持啥啊?!等着他越狱出来救你啊?”小宏坐在椅子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到底是不是你们抓的?”吴庆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小宏沉默数秒,随即摆手说道:“锐,把他带进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小锐和另外一个同伴,薅着吴统帅就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爸,他们说要摘我篮子……!”吴统帅看见吴庆之后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    吴庆看着自己儿子,先是惊愕半晌后,才咬牙回应道:“还真他妈是你们抓的!满北伐办事儿埋汰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小锐挠了挠鼻子,笑着冲吴庆骂道:“你长脑袋了吗?!如果是我们抓了你儿子,那还会跟你在货站干仗吗?!我们直接拿你儿子跟你谈就完了呗!”

    吴庆听到这话后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茂名怕你临时变卦,又怕你这个艹蛋的儿子在中间坏事儿,所以才要抓了他,以保证你的立场!”小锐话语简洁的补充道:“你以为你和他是朋友,但实际上他拿你就当个傻b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吴庆再次呆愣。

    “来,你告诉你爸,在万d城要抓你的是谁!”小宏伸手拍了拍吴统帅的狗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其他人我不认识,但有一个好像是宝熊。”吴统帅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吴庆听到这话后呆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初买货站,北哥一毛钱没差过你的,现在你混的不好了,回头就跟茂名拿地皮说事儿!我问你,这事儿是你办的篮子,还是我们干的埋汰?”小锐皱着眉头,指着吴庆骂道:“按照我的意思,北哥因为你进去了,我他妈肯定也让你好不了!但他在里面特意打招呼,让你自己想想,剩下的事儿,该咋办!”

    “爸,别作了,咱和他们整不起!”吴统帅哭着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庆躺在病床上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……行,钱我不要了,我撤诉,但你们必须送我俩走!”

    “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,你要撤诉了,茂名哪有功夫搭理你啊!”小锐鄙夷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东风镇院内,沙红刚躺在床上看小说的时候,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,随即一位中年穿着风衣,领着十多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沙红刚抬头看向众人,随即笑着直接问道:“你就是白涛啊?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白涛一愣后,微笑着伸出了手掌:“你早就知道,东成给你介绍的人是我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