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27 一起普通的入室抢劫案
    林军听到小崔的喊声之后,就迈步赶到了桌子旁边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但他刚一到,还没等看上直播,一只手掌就将直播用的电话扣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紧跟着一声闷响后,视频瞬间就失去了链接,但弹幕依旧没有消停,继续以飞快的速度刷着。

    “真自杀了?”林军表情相当惊讶的冲着旁边的丹哥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自杀。”丹哥摇头:“是别人拿锤子砸的他!”

    “别人?!”林军再次愕然。

    “死了吗?”张世峰也站起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他妈的死了。”小崔一边用手比划着,一边解释道:“锤子砸的是脑袋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丹哥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?”小崔问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报案呗!”丹哥原本想的就是看会直播消磨一下时间,但没想到对方还真出事儿了,所以非常热心肠的拨了110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九点半。

    h市呼兰区,数台警车停滞后,郑可穿着便装,坐在车内动作麻利的换了一双平底鞋后,就下车问道:“现场控制了吗?”

    “控制了,这个小区比较高档,我们接到报案之后,是第一波进入案发现场的,并且物业保安把出事儿的楼层都封了。”旁边的警员一边跟着郑可的脚步,一边话语迅速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死者出事儿之前在玩视频直播吗?”郑可迈步进入公寓后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在直播自杀!”

    “法医判断呢?”郑可按了一下电梯。

    “初步判断是他杀!”

    “马上调取视频监控,询问与死者同楼层的住户,看看他们那儿有没有线索……!”郑可低头戴上一次性塑胶手套,动作干练,思路清晰的就开始进行部署:“沟通视频平台当地警方,让他们找网监部门,勒令视频直播平台,必须一小时内把死者出事儿之前的直播录像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为挣钱脸都不要了,主播在直播自杀,他们不管,也没报案!”警员很气愤骂道:“这下算是摊大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b看守所。

    白涛见完茂名后,刚刚走出铁门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佟局?!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”对方声音很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了?”白涛一愣。

    “邱小豪的儿子死了。”佟局压低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后,顿时停住了脚步:“死了?!”

    “不光死了,死之前还他妈在搞视频直播,这一下全国都知道了。”佟局骂了一声后:“估计有人很快就会找你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邱小豪的事情不早都解决了吗?”白涛皱眉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解决的不干净呗,留下很多隐患!”

    “……知道有隐患,为什么不早点把事情弄完。”白涛阴着脸回了一句后,拽门就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2点多。

    郑可排查完现场之后,就回到了市局准备与同事开会分析案情。但她刚冲完一杯奶茶,就看见目前在市局宣传处工作的彭国强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走呢?”彭国强拿着资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郑可打着哈欠,一脸无奈的回应道:“呼兰出了个杀人的案子,我们接的,刚开始查!”

    “你黑眼圈都出来了!”彭国强笑着指了指郑可五官精致且立体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那我一会再偷王志龙一个面膜用用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你忙吧,我走了!”彭国强和郑可聊了两句后,迈步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郑组,死者身份已经出来了。此人叫邱家龙,曾在邱式旅游公司担任项目经理,他爸叫邱小豪,是邱式旅游公司老板和松江景区的股东之一。但四个多月前,他因两起经济案件被检察院调查,目前拘押地点咱也没掌握,我估计可能是检察院那边给他改名了……!”一位年轻警员,手里拿着一叠资料,大步流星的走过来,就冲郑可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资料拿进会议室,我马上过去!”郑可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小可!”就在这时,原本已经准备要走的彭国强,回头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郑可回头。

    “呼兰的案子,死者叫什么?”彭国强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家龙啊,怎么了?!”郑可眨着大眼睛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彭国强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句:“案子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已经可以确定是他杀。”郑可是彭国强带出来的,所以也没有任何隐瞒的回应道:“从现场的情况推断,很有可能是一起恶性的入室抢劫。因为我刚才去了一下现场,发现屋子里很乱,有明显被翻找过的痕迹,并且保险柜也已经被撬开了,里面啥都没有,东西应该是被拿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入室抢劫?”彭国强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可,这个案子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深挖过?来,坐下聊聊!”郑可眼神一亮后,拉着彭国强就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上午十点钟左右,河b某监狱内。

    “杜司令,今儿你咋没脑袋疼,在监里休假呢?”一个犯人笑吟吟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疼着也不是回事儿啊?我得去看看病啊……!”杜子腾身材已经略有些发福,肚子已经鼓起来了,比在家的时候看着富态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今儿你去监外啊?”旁边的犯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带点现金回来呗?!”犯人商量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五千!”

    “就带五千啊?”杜子腾斜眼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条三字头中华,给你拉屎的时候抽!”犯人很明白事儿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蹲五年了,终于蹲出点觉悟了。”杜子腾一笑:“我在二院旁边,你让你家里人把东西送过去就行!”

    “杜司令,么么哒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杜子腾一笑,迈步就往一监区走去,准备办手续出去跟管教溜达一圈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杜子腾刚刚到了管教室门口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子腾啊,我是你二大爷啊!你还记得不?”电话对面一个声音很粗的男子,扯着大嗓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去.你.妈的,你是谁二大爷啊?”杜子腾烦躁的骂了一句:“别跟你爹闹昂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你,咋连你二大爷都不认了呢?”

    “有完没完!”

    “杜德伟!!我是杜德伟,你二太爷家的!想起来没?”中年再次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杜德伟?!龟.毛脱掉的那个?!”杜子腾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净jb扯犊子,我都多少年没养王八了!”二大爷略显崩溃的再次说道:“我家呼兰的,你爸活着的时候,我还上你家喝过酒呢!记得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