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32 老沙接活
    市区某街道边上,面包车内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“去不去?”白涛双眼盯着沙红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来,是为了弄融府,而不是帮你干脏活的。”沙红刚歪着脖,嘲讽着问道:“呵呵,你他妈不会天真到想收编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儿来的?”白涛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沙红刚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融府那儿来的。”白涛指着沙红刚的胸口,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道:“想让我放心的留下你,那你得干点值得信赖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沙红刚挠了挠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本身就不干净,所以多这一起,少这一起,也没啥区别吧?”白涛看向窗外,继续补充道:“话我跟你明说,我手里不缺干这事儿的人,但你要想留下,这次就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是什么人?”沙红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一样的人,也在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干可以,但你得给钱。”沙红刚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后,才做出了决定,被逼无奈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次由王铎带着你,怎么办,怎么做,你听他的就行。”白涛扭头再次看向沙红刚补充道:“但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,之前咱们是对立关系,所以王铎弄你,也是情理之中。所以现在你要留下,那以前的事儿,就过去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绑我弟弟的那个?”沙红刚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是也没让他好过吗?!更何况你弟弟最后也没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瘸了!”

    “他瘸了,这里面有王铎的责任,但更多的是因为,他有你这样一个大哥。”白涛非常现实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沙红刚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一会王铎就过来,你跟着他走就行。”白涛拍了拍沙红刚的肩膀,随即推开车门笑着说道:“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白涛离去。而沙红刚则是面色阴晴不定的迅速思考对策。此刻他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如果不去,那白涛肯定就会撵他走;但如果去了,完全按照对方摆布办事儿,那自己不光给人家当了枪,而且还可能会替白涛扛下事儿。因为出事儿之后,警察找的是自己,而不是白涛集团。

    坐在车内,沙红刚点了根烟,目光阴霾的看着窗外,挖空心思的想着,怎么才能避过这次危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铎,武邵阳,还有另外两个青年,开了一台非常破旧的捷达停在了路边,随即王武二人上了沙红刚的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沙红刚坐在车内扫了二人一眼后,面无表情的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刚哥,咱们见过。”王铎笑着冲沙红刚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枪伤好了?!呵呵!”沙红刚嘲讽着回应道:“哎,我当初那一枪崩在你哪儿来着!”

    王铎看着沙红刚,抱拳回应道:“刚哥,我干什么事儿,都是不由我自己做主的。咱们之前是对立关系,所以我有得罪你的地方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昂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沙红刚再次冷笑。

    “咱一块出去办事儿,就把私人恩怨放一放。回头你要还不解气,我再让你崩我一枪,你看行不行?”王铎话语非常仗义,并且姿态很低的再次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“刚哥,我们确实也是没招,上面说怎么办,那我们就只能怎么办啊。”武邵阳也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儿吧。”沙红刚摆了摆手,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王铎笑着点了点头后,就介绍起了这次事儿的基本情况:“对伙可能是一个人,也可能是俩人。据说身上也不干净,而且下手挺黑的,你做的时候,要自己注意一下。咱们现在就等消息,信儿一到,我给你递点……!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人蹲他们,是吗?”沙红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王铎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当场就把人做了,还是要领回来?”沙红刚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一个人出现,还是俩人出现,你最好都把人领回来,剩下的事儿会有人办。”王铎再次补充道:“但办事儿的尺度,你自己掌握就行!人只要没死,就可以!”

    “如果发生意外,没机会带回来呢?”沙红刚问的很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直接做了。”王铎话语干脆。

    “办事儿的东西呢?”沙红刚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用自己的枪就行。”王铎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沙红刚听到这话后,只眯着双眼,脸颊带着微笑回应道:“行!”

    “邵阳可以帮你开车,但不能露面,因为他脸比较熟。”王铎再次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我自己干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!”沙红刚再次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先走吧,往蹲坑的那边赶。”王铎招呼着说道:“邵阳,你给刚哥开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武邵阳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王铎冲沙红刚一笑后,就迈步下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两台车就奔着江北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一点多钟。

    江北花园路,工s银行atm取款机门外,各种私家车几乎停满了街道两侧。而室外,鹅毛般的大雪被北风吹的漫天飞舞,街道上灯光昏暗,行人罕见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突兀间,路边某车辆中,有电流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幺洞幺!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切正常,无可疑目标。”车内一穿着挡风羽绒服的刑警,喝着已经冻成冰溜子的矿泉水,打着哈欠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看是够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,这一点多钟了,应该不会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等着明儿一早换岗吧,有情况喊一声昂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车内的刑警就松开了对讲机的按键,并且扭头冲同事说道:“你俩盯一会昂,我眯半小时,再换你俩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车内另外两人,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领头的刑警往身上盖了外套后,就准备迷瞪一会,但他眼睛刚闭上,街道口就有一个人影出现。人影披着军大衣,戴着绒线帽,一边打电话,一边奔着工s银行的atm取款机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,大刘,有人去银行了!”同事立即扒拉了一下领头刑警。

    “快拿镜子看看!”刑警掀开身上的衣服后,立即揉着眼睛轻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