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34 三个悍匪的街头碰撞
    挂车与两台盯梢车辆相撞点的两公里外,有一处由三类街道组成的十字路口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a`com此刻,一台出租车被路面上横着的垃圾桶逼停,而杜德伟坐在副驾驶上,手里拿着刚刚开过的仿六四手枪,胸口刀伤淌着血,冷眼看着窗外戴着口罩的陌生中年。

    车外,沙红刚左手拽着车门,右手拿着一把军刺,顶在了杜德伟的脖子上,毫不理会被子弹擦伤的肩膀,只话音低沉的喊道: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……!”杜德伟额头青筋冒起,手里攥着枪就要硬干。

    沙红刚虽然腰间有枪,但却坚持没有使用,宁可冒险让自己受伤,也用军刺逼着杜德伟喊道:“你可以活,也他妈可以死!我再说一遍,下车!”

    杜德伟盯着沙红刚的眼睛,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哥,跟我没关系啊!”司机抱着脑袋,趴在方向盘上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,我不敢动你啊?!”沙红刚心里知道警察随时有可能会来现场,所以手上也没有留情,刀尖直接在杜德伟脖子旁一划。

    “泚!”

    眨眼间,鲜血顺着杜德伟的脖领子就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他妈有刚,我下车!”杜德伟知道沙红刚肯定不是警察,所以暂时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“把枪扔地上!”沙红刚伸出左手抓住杜德伟的脖领子,一边往下拽着,一边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杜德伟扔了枪后,就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走你的。”

    沙红刚冲着司机轻声吩咐道:“敢回头,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司机二话没说,甚至连车门都没等关上,只低头挂挡,猛踩着油门,绕开垃圾桶后,就把车开的宛若火箭一般离去。

    路边。

    沙红刚根本没碰杜德伟的手枪,而是选择一脚踢到路边的车辆下方,随即拽着杜德伟喊道: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祸地点,几名刑警听到枪声后,迅速绕过挂车前去查看,现场只余两人继续交涉。

    “把车挪开!!”刑警急的嗷嗷直叫,红着眼珠子冲挂车司机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车长,这都横过来了,我不得把头先甩过来吗?!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“怎么快!要不你来开?”司机也急了,语气梆硬的冲刑警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的,信不信我给你抓回去!”刑警直接掏出了配枪。

    “……冷静点!”旁边的同事立即劝说了一句,随后冲着司机嚷道:“你快点挪开,耽误案情,你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司机点头后,就开始费力的调整挂车车头。

    “幺洞幺呼叫郑组,我们在盯梢过程中遇到了紧急事件,现嫌犯已脱离监控,乘坐一辆天鹅公司,尾号00451的出租车,往太阳岛转盘道方向逃窜,请求其他组进行协助……!”刑警拿着对讲机,话语简洁的就冲指挥中心报告己方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b,某胡同内。

    王铎坐在破捷达副驾驶内,双脚搭在操控台上,一边抽着烟,一边皱眉回应道:“你们慌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哥,沙红刚和邵阳那个方向有枪声,你没听到啊?”旁边的青年,面容有些紧张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开枪跟你有个jb关系?!”王铎表情很稳的回应道:“他干成了,咱就接他走;他要没干成,咱就自己走!”

    “沙红刚要被抓住了,张嘴咬咱们呢?”青年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jb一杀人犯,被抓住了,那说啥都正常!他说跟咱有关系,就跟咱有关系啊?”王铎撇嘴回应道:“更何况这是在h市,他又用的是自己犯过案的枪!想咬咱们?!呵呵,这好像有点难!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邵阳也在那边呢?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嘱咐完邵阳了,他要感觉事儿不对,肯定自己就撤了!”王铎心里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,那就是武邵阳是付饶的人,而之前的几次事儿,自己和付饶已经闹的不太愉快了,所以邵阳是死是活,他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话到这里,众人不再吭声,而王铎目前心里也是多少有些自得的。因为他这个损招能被白涛采纳,那就说明自己又重新走到了上层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,大雪纷飞,北风吹着晶莹的霜花,让整个城市都看着雾气蒙蒙的。

    “哥们,给句痛快话,咱俩这事儿能不能私下解决?!我把知道的告诉你一半,我有的也给你一半,行不行?”杜德伟额头冒汗的冲沙红刚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边!”沙红刚扫着四周,根本不接杜德伟话茬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辆车座子上还带着积雪的老款铃木摩托,熄着大灯,就从十字路口拐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沙红刚本能回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杜德伟趁着这个功夫,突然伸手就抓住了沙红刚握刀的手腕,猛然向下一拽。而沙红刚反应过来后,咬牙就往前一送军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刀刃穿透杜德伟的军大衣,直接捅进了他的肩胛骨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摩托车赶到,车上的杜子勋左手握着车把,右手扬起婴儿小臂粗的摩托车链锁,极狠,极快的就奔着沙红刚脑袋抽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沙红刚只能松开杜德伟,迈腿后退一步,同时抬起左臂一挡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带着冰坨子的摩托车链锁直接砸在了老沙的左小臂上,当场就让他感觉整条胳膊的骨头全都碎成了块,钻心痛感直冲脑门!

    “走!”杜子勋说话之时,就再次扬起了链锁,而杜德伟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沙红刚一个利索的后转身,抬脚直接踹在杜子勋的摩托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杜子勋跟着摩托车踉跄着后退几步,随即站稳,但摩托车则是咣当一声就倒在了雪壳子里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沙红刚双脚蹬着地面,几步就追上了杜德伟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杜子勋晃动了一下脖子,左手右手同时摸向后腰,拽出了两把乌黑锃亮,漆皮崭新的大黑星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沙红刚拽着杜德伟的衣服,使劲儿向后一拉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杜德伟衣怀敞开,露出了军大衣里面穿着的一套浅蓝色工地打更的工作服。而沙红刚右手将刀尖顶在杜德伟的喉结下方时,刚要说话,就无意中扫到了对方的蓝色工作服,随即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浅蓝色工作服上,端端正正的写着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飞龙公司!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刘小军的人?!”沙红刚拧着眉毛就冲杜德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p.s.:明早无更,剩下的章节晚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