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0 两条腿走路
    晚上,八点多钟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a `com

    国会娱乐会所的顶层茶室内,麒麟集团老板郭贯麟,双肘戳在真皮包裹的落地窗围栏上,一边抽着雪茄,一边笑着调侃道:“老白啊,我听说你去国外溜达一趟,这体格又壮实了不少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管我呢?”白涛喝了口茶水,直接岔开话题问道:“姓杜的那俩抢劫犯到现在都没抓到影呢,上面心气儿不顺,你要注意一下领导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气儿不顺,就拿我泻火,那我他妈心里有气儿,该往谁身上撒呢?”郭贯麟转过身,皱眉骂道:“咱俩是拜在一个门下的,所以,这些年我给他做了多少事儿,你是看在眼里的。他要进市委常委,我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了他搞的开发区上,三年回本钱,五年才算彻底盈利。进省里的时候,他一说要牵头搞呼兰景区,我他妈连地产都不做了,资本全部变现,一次性砸在了二l山,公司最困难的时候,我连工资都开不下去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后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在邱小豪的事儿上,我确实有点大意了。但事情的起因,可是他要通过邱小豪私吞国有……!”郭贯麟说到这里时,立马刹闸,只摆手叹息一声:“算了,不叨叨了!事儿都出了,现在说啥也没用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 牢骚话咱俩说说就行了,但事情总得有解决的办法啊。”白涛放下茶杯,轻声补充道:“这事儿需要两条腿走路,我找关系给飞龙公司施压的同时,你也得继续找这俩抢劫犯。要早出结果,尽量在邱小豪的事儿尘埃落定之前,让这俩抢劫犯消失,闭嘴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已经在弄了。”郭贯麟抽着雪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个事儿,我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这俩抢劫犯在杀邱小豪儿子之前,你私下用没用过他们?”白涛非常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过!”郭贯麟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,撇嘴说道:“但邱小豪好像是用过。”

    白涛看着郭贯麟的表情,沉默半晌后,就笑着回应道:“没用过就行啊。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,这俩抢劫犯之前给你们办过事儿,如果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,那事儿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贯麟眨了眨眼睛,就立即龇牙回应道:“就是需要有人干脏活,那也不用我亲自接触啊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对!”

    “咱都是一家人,所以我也不跟你客气了,给飞龙公司施压的事儿,就交给你了。我这边也不闲着,咱们尽快把这俩抢劫犯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白涛托着下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郭贯麟离开了国会会所,上了自己的宾利汽车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,老板!”

    “回公司!”郭贯麟想了一下后应道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汽车启动,随即郭贯麟坐在车上就打起了电话:“老肖啊,杜德伟家里的情况都摸清楚了。嗯,你联系一下当地的关系,做做那个老头的工作。哎呀,这种事儿你不比我懂多了吗?态度上先客气点,实在不行了,你再耍流氓呗。呵呵,行,那就先这样……!”

    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郭贯麟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要吃点宵夜吗?”司机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饿。”郭贯麟摆了摆手后,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,突然说了一句:“雷子,邱家龙死的那天晚上的事儿,你要烂在肚子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雷子一愣后,就话语干脆的回应道: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郭贯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杜子腾在监狱管教室拨通了林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联系上了吗?”林军接通电话后,就话语简单明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杜子腾摇了摇头:“能联系的人,我都联系了,但都找不到我二大爷和子勋。哥,他俩要真犯事儿了,那现在肯定是谁都不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后,顿时挺无语的骂道:“不是,我就纳闷了,你说你们老杜家,怎么就没一个好人呢!?个个犯案,而且还全是大案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纳闷呢。”杜子腾皱着眉头回应道:“我虽然很长时间没跟我二大爷家有走动了,但在我印象里,我二大爷就愿意喝点酒,平时挺老实的啊。还有子勋,那小时候学习可好了,别说犯案了,就是跟别人打个架,那都得提前吃速效救心丸……我是真不相信他俩能去干抢劫杀人的案子,而且还是爷俩一块去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也没用,警察现在已经锁定他们了,而且上面也有人要提前找到他俩。”林军话语简洁:“所以,你最好是马上想法联系到他们,我和他们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!“杜子腾想了半天后,才眨眼回应道:“他们如果真要跑,那很有可能得先回一趟呼l!”

    “回呼l干什么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二爷还在,他住呼l养老院,子勋和他感情挺深的,所以他俩要跑之前,很可能回去看看我二爷。毕竟老头岁数大了,都快八十了。”杜子腾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二爷还在世呢?”林军惊讶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爷哥五个,就我二爷年轻的时候吃喝嫖.赌啥都干,但也就他活到现在,另外四个全没了……老头身体硬朗着呢!”

    “那我过去一趟,看看你二爷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养老院的地址,但是……!”杜子腾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就带身边的人去,不会把消息露出去的。”林军立即意识到了杜子腾的担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“老杜啊,老杜……赶紧起来,今天有县领导来咱敬老院慰问。”负责照顾老人的红阿姨,风风火火的就闯进了杜老爷子的房间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市里有领导来视察了?”杜老爷子眯缝着眼睛,躺在床上话语慵懒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电视台又整什么尊老爱幼的节目了!”

    “也没听说啊!”

    “那狗日的老汪,来这儿扯什么犊子?!”杜老爷子斜眼骂道:“闲着啦?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,人都到门口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骂他咋地?!我家老房子拆迁都快五年了,县里还有好几万块钱尾款没给我结呢!“杜老爷子声音洪亮的回应道:“这王八蛋就会演节目,一点正事儿不干,招人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汪县长领着七八个人和两个穿刑警制服的中年,跟敬老院院长握了一下手后,才笑容矜持的问道:“老杜在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!”院长一愣。

    “一会吃饭叫上他,有点事儿和他谈谈,顺便给他发点慰问品。”县长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院长立即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