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1 倔犟的八旬老人
    上午,汪县长拎着慰问品,就开始与随行人员,挨个屋子视察孤寡老人,中途有专人负责摄影留念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a`com

    时近中午,阳光养老院院长设宴款待前来慰问的领导,但汪县长特意嘱咐了一句,吃饭的费用由他自己私掏腰包,并且不可铺张浪费,要厉行勤俭节约作风,贯彻落实八项规定。

    汪县长这一通哔哔,直接导致已经准备好的大鱼大肉,毫无用武之地,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清汤寡水的农家菜,所以杜老爷子一上桌就骂了一句:“这他妈的,以后能不能尽量别让他来了,这他一慰问,伙食还没平常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。”红阿姨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白菜梆子炖酸菜,真绝了。”杜老子回头问道:“谁研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汪县长亲自下勺炖的。”

    杜老爷子憋了半天后,竖起大拇指:“汪县长有大才啊!!”

    众人坐在桌上聊了一会后,汪县长就领着县公安局的两个刑警,和其他随行人员一块上了桌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别动筷,都围绕着汪县长做好,让咱们的记者同志拍照留念!”养老院院长摆手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!”杜老爷子两三个玩的好的老朋友,齐刷刷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饭时的琐碎闲言暂且不叙,只说汪县长讲完话,众人挨个敬完酒之后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杜老啊,在这儿感觉怎么样啊?”汪县长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杜老爷子身体虽然硬朗,但依然抗不过岁月的流逝,他今年七十九了,嘴里的牙都掉了三分之一了,所以吃饭很慢,而且还不时的小口抿点白酒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就行,咱这事半公立的养老院,每年县里都有补贴,所以你生活上有啥困难,就跟院里提,院里解决不了的,还有县里呢。”汪县长语重心长的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杜老爷子想说说拆迁款的事儿,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,因为她知道提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杜老啊,今天我过来,一是慰问,二也是公安局找到了我,想让我做做你的思想工作……!”汪县长说出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做我工作,我咋的了?”杜老爷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儿子杜德伟的事儿。”养老院院长补充了一句:“他和杜子勋在外面犯案了,事儿也不小,现在一直在逃……县公安局的意思是,你看你能不能联系上他,做做他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老爷子听到这话后一笑,抬手就喝了一大口白酒,辣的直往嘴里嘶嘶的抽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当爹的,你劝他肯定有用!他要自首了,也能判的轻一点。”汪县长旁边的刑警,也是出言劝说道:“现在的大案破案率都是有要求的,全国联网,这边一给他们挂在逃,他们身份证都用不了,住的地方也没有。在外面很遭罪,还不如回来自首,争取减轻处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老爷子越笑越冷。

    “杜老,你这一辈子经历的事儿,那都能写本书了,所以这件事儿的轻重缓急,你心里肯定有数,对吧?”养老院的院长,捧着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知道杜德伟是我儿子啊?”杜老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后一愣。

    “哎,我问问你们哈,你们见过哪个当爹的,能祸害儿子的?”杜老爷子瞪着滴溜圆的眼珠子,满嘴酒气的回应道:“他们在外面犯罪了,你抓住了,直接把他毙了,这叫伏法!但我要给儿子,孙子叫回来,让你们这帮狗日的给突突了,那就叫傻b。他俩在外面干啥事儿,我管不了,也没心思问,所以你们也别来捅咕我。再说了,国家一年给你们拨那么老些钱,这两个文盲你们都抓不住,那你们都忙啥呢?天天慰问呐?“

    话音落,汪县长等人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老杜啊,这事儿咱们得讲道理,你儿子犯罪了……!”养老院院长张嘴就要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“讲鸡毛道理啊?去年你儿子开车给人碰了,那你咋没给他亲自送看守所伏法呢?为啥还要挨家送礼,找人往外捞他呢?”杜老爷子放下酒杯皱眉喝问道:“你的思想觉悟呢?”

    院长听到这话后,也是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老杜,你要知情不报,那也是包庇罪,这事儿一旦定性,你也得摊事儿!”刑警面容严肃。

    ”……我等着你枪毙我。”杜老爷子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老杜,你别是非不分,赶紧坐下,县长在这儿呢,有事儿咱们边吃边说!”养老院院长站起来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杀我儿子了,我跟你吃了你妈了个b啊!“杜老爷子伸手直接扒拉开凳子,步伐硬朗的就奔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县长皱着眉头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老头倔,你们吃,我去看看!”红阿姨站起身就奔着杜老爷子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人呐,是真讲究出身的,你说就他这样的,能教育出来啥好玩应来?”刑警皱眉骂道:“都说他儿子杀人,有他这么个爹教唆,能不出去偷,出去抢吗?“

    ”县长……!”养老院院长出声就要解释两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汪县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县里的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郭贯麟在公司里接到了电话:“喂,老汪啊?”

    “郭总啊,你说的那个事儿我办了,但效果不太理想啊,这老头硬着呢,根本都不听咱说话啊!”汪县长话语直接。

    “哪个养老院院长没帮你劝吗?”

    “劝了啊,但完全没用啊,你多说话,那老杜张嘴就骂人!”

    “给脸不要脸!”郭贯麟皱着眉头,手里把玩着蜜蜡珠子回应道:“想法给他撵出养老院,剩下的我找人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把事儿弄大了!”汪县长有点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心有数!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回头跟养老院那边打个招呼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直接就挂断了手机,但紧跟着郭贯麟又拨通了他手下一铁杆狗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肖,明天你领俩人去一趟呼兰,帮我办点事儿,对,就是杜德伟他爸那边,嗯,你稳着点就行,咱们的目的是逼着杜德伟露面,好,那就这样……!”郭贯麟低声嘱咐几句后,就按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星海洗浴内。

    人送外号肖二愣子的郭贯麟狗腿,盘腿坐在大圆床上,一边扣着裤裆,一边扭头冲身旁纹龙画虎的小兄弟说道:“明天你叫点人,咱去呼兰办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小兄弟点头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一个姑娘双手合十的求着领班:“我求你了,你别让我进去了行不行,我真不上他钟!”

    “……给你加钱!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儿,我就是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呢?”

    “他有性。病,还不戴。套,而且贼能祸祸人,一个钟,他和他朋友俩人换着来,不歇气,谁能受得了啊!”姑娘非常抵触的回应道:“你跟他说我来事儿了,今天没在不行吗!”

    “他刚才看见你了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肖二愣子推门就从里面走了出来,随即斜眼问道:“研究啥呢?赶紧进来啊!”

    “肖哥,我来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!”肖二愣子说话就拽住了姑娘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肖哥,我今天真不行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行你妈了个b,我不给钱呐?”肖二愣子简单粗暴的抓着姑娘的胳膊,直接就往屋里生拽。

    “……肖哥,好好说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肖二愣子一脚就将领班踹了出去,完全没有人性的扯着姑娘头发,就将她甩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艹尼玛的,这b养的早晚得让人干死。”领班在门外一遍拍着裤子上的脚印,一边恶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“我交钱了,你因为啥不让我在这儿住啊?”杜老子背手冲院长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说不让你在这儿住,只是要给你换到分院去!”

    “去个几把毛分院,来,你把钱给我退了,我不在这儿了。”杜老爷子话语铿锵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杜老爷子退了养老院的钱后,打了个倒骑驴就往农村老家走,他也想好了,这块是呆不消停了,所以还不如拿着钱,回家雇个邻居照顾照顾他,平时给他做点饭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这边刚走,肖二愣子就领着两车人进了呼兰县,而坐在头车内副驾驶位上的青年,指着前方一台路虎揽胜,就说了一句:“我操,吉l的车?车牌号真牛b啊!全是7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台车就擦边而过,随即路虎车内的林军,扭头就冲李英姬说道:“你去吧,子腾说他二爷愿意吃这家驴肉,你给他整点。”

    “酒用买吗?”李英姬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来的时候小崔买完了。”林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李英姬推开车门,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ps:此章三千字,目前共欠八章。连续做完两次牵引,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,周一过去复查,如果得到医生的允许,我每天就可以坐一段时间了,那时候就会恢复每天的正常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