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2 寒光四射响马刀
    杜家的老房子就在县城旁边的徐家村里,以前从县城到这边,大概得坐四十分钟的线车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但随着h市大力开发江北,宾县,呼l等地之后,这边的路也是一年比一年好,交通很便利,坐个三轮车,不到半小时就能进村里。

    前些年,杜家在这边是有两套房子的,一套是杜家祖房,另外一套是杜德伟结婚的时候,老头子特意张罗一万多块钱给他盖的。但当时杜德伟还不同意,他想在老头身边伺候着,不过杜老爷子却坚持让他搬出去住,因为儿媳妇的性格挺冷,而他又是个直肠子,所以人家杜老爷子说了:“……咱家名声本身就不太好,你能找到媳妇,就算祖坟冒烟了。日子好好过,有空领着孩子过来看看我,我就当你孝顺了。等我真不能动的那天,就去养老院,不用你媳妇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后来,杜德伟和他媳妇的婚姻,总共维持了不到八年时间,而邻居谈起来这家人的时候,总会说一句:“老杜家,那是生了一窝狼崽子,一个比一个能折腾!这些年要不是杜老爷子在中间压着,德伟跟他媳妇那是一天都过不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媳妇跟杜德伟离婚之后没多久,杜德伟就带着儿子搬县里住去了。他跟杜老爷子说是去打工,但老爷子也从来没有细问过,因为他知道杜德伟想干啥,那是自己根本就管不了的。

    前些年村里有一部分地皮划到了新投资的风景区里,而杜德伟的房子正好在圈里,所以他就让杜老爷子把房卖了,供他养老。杜老爷子听后只叹息一声,也没再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,在养老院住了好几年的老爷子,重新回到了祖房。当他佝偻着腰站在三间歪歪斜斜的土房门口,浑浊的双眼看着满院积雪的房子,非常孤独的叹息一声:“唉,老杜家,没香火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杜叔,你回来了?”旁边院内,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扯脖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子啊?”杜大爷声若洪钟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啊,我听见门口有车的动静了,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爸挺好的啊?”杜大爷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爸去年就没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走我前头了。”杜大爷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杜叔,回来长住啊?”中年又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啊,德伟呢?”

    “他在…… 市里干活的……得一段时间能回来。”杜大爷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中年也叹息一声:“你那屋里都没有煤了吧?你等着昂,我一会给你拿车推一点过去!”

    “行!”杜大爷十分爽快的点了点头:“我晚上请你喝酒!”

    “我腰间盘犯了,要不你先来我家吧,一会我儿子回来,我让他帮你收拾收拾!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,我进屋看看,明天实在不行,我就雇俩人收拾收拾房子。”杜大爷迈步就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这院里全是雪,你别滑倒了!”

    “你甭管了,我一会就过去!”杜大爷雷厉风行,说话时人就已经进屋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老头。”中年一笑,随即掏出手机,就给儿子打了一个:“中午早点回来,帮你杜爷爷收拾收拾屋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大爷进了祖房之后,就把行李放在了冰凉的炕上,随即去仓房找点破木头板子,先在屋里生点火,烧点水。

    进了仓房之后,杜大爷刚迈步,就看见了左侧墙壁上,挂着的一把刀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都给你忘了……!”老头看见刀之后一愣,随即左手扶着墙壁,右手就把刀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把血统极为纯正的响马刀,刀身一米多长,柄窄头宽,整体弧度非常漂亮,而且柄手也很长,两手合握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杜老爷子拿下刀之后,先是抖了抖刀柄后红绸子上的灰尘,随即直接拔下了刀鞘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刀鞘口上一阵灰尘泛起,刺鼻的机油味弥漫开来后,那寒光四射,刃口锃亮的刀身就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老玩应就是好啊,三四年前抹的油,鞘口竟然一点都没绣!”杜老爷子挺高兴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内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老杜啊,你在那儿摆弄啥呢?”

    “小红,你咋来了呢?”杜大爷拿着响马刀,挺惊讶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屋里都几年没住人了?!没人帮你收拾收拾,你晚上咋住啊?”红阿姨手里挎着个三角兜子,嗓门依旧很大的回应道:“我请了一天假,帮你收拾收拾,晚上赶末班车回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请假帮我收拾屋,那狗艹的院长知道了,不得扣你钱啊?”

    “一天就五十,扣就扣吧!”红阿姨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下午我请你和旁边院的李子吃饭!”杜大爷不太会说客气的话,而且对亲近的人,表达情感的方式一向简单直接,不啰嗦。

    “你把那玩应放在,别扎着自己。”红阿姨看见一米多长的响马刀,有点眼晕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玩它的时候还没你呢!你甭管我了,这刀放时间长了,我上旁边院借点油,给它擦擦……!”杜大爷挺开心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哈哈!”杜老爷子拿着刀,就去了邻居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县城内,某家常菜馆。

    肖二愣子拿着牙签扣着牙,翘着二郎腿冲电话问道:“在徐家村是不?行,我们马上就过去,嗯,一会给你打电话,好叻!”

    “哥,还喝点不?”旁边的纹龙画虎的青年,满脸通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,咱几个大中午的就整一斤多,可以了,一会还办事儿呢。”肖二愣子打着饱嗝,嘴里喷着酒气的催促道:“快点吃,吃完赶紧过去!”

    “哥,晚上还去星海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儿要是成了,我带你们去国会,一人给你们叫个俄.罗斯大洋.马,b毛金黄的那种。”肖二愣子话语粗鄙的冲着众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妥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笑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肖二愣子领着七个人,开了两台车,急匆匆的就赶往了徐家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光养老院门口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问道:“我到这儿了,但院里的人说,你二爷没在!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杜子腾一愣。

    “啊,说是今天早上走的。”林军轻声问道:“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,能去哪儿啊?会不会让杜德伟给接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说!”杜子腾思考半晌后应道:“哎,哥,要不你去我二爷老家看看吧!他说不定回那儿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”徐家村!你要在那儿找不到他,那说不定他真就让我二大爷给安排到别地去了。”杜子腾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