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7 举报人给的线索
    大年初八,晚上五点多钟,正在家过节的郑可被叫到了公安局内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郑可放下背包,解开围巾后,就黛眉轻皱的冲同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过来说。”同事招呼着郑可去了办公室外的走廊,随即轻声补充道:“我们接到一个匿名电话,是直接打给咱们队里的,他说他要举报一年前兴化工厂,副厂长被车撞死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恩?这案子我没听过啊?”郑可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没听过,但我查了一下,这案子在当时是按照交通逃逸处理的,咱压根就没有立案调查过。”同事再次补充道:“但这个举报人,声称副厂长的车祸不是偶然,而是被人谋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被人谋杀的?”郑可目光看似呆萌的沉默了半晌,继续问道:“举报人还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,他就啥也不说了,因为他要求这事儿必须和你在电话里谈,根本不跟我们细说。”同事面容严肃的补充道:“而且他还声称,副厂长被车撞了的案子,与那个前段时间被抓的邱小豪也有关系……!”

    郑可听到这里,俏脸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“郑组,凭我的直觉,这个举报人不像是打匿名骚扰电话的,而且他提供的信息,很可能跟邱家龙被杀有一定关系。”同事完全凭借办案经验和直觉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联系他?”

    “六点,他还会打电话,我把你手机留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郑可点头后,立即补充道:“这事儿暂时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咱们组的两个人知道,剩下的人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。

    郑可坐在办公室内,纠结了十几分钟后,才突然起身,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局长何维绪的手机。

    七点钟左右,原本开完会准备回家的何维绪,再次回到了市局自己的办公室内,而大约过了五分钟后,郑可就过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郑可推开门,进屋敬礼喊道:“局长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?这么急?家都不让我回?”何维绪穿着便装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情况,需要当面跟您汇报!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。”何维绪一愣后,就摆手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郑可看着局长喘息了一声后,就回身关上门,随即坐在了办公桌对面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何维绪抱起了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了一个举报电话,一小时前对方跟我直接沟通过,他说,一年前兴化国有钢厂,副厂长尹东国出车祸死亡,是被人蓄意谋杀的。”郑可话语间接的叙述道:“我们查了一下,这起案子当时交警部门是按照肇事逃逸处理的,但举报人却跟我说了详细的作案过程,甚至还有证物和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,我听着不像是编造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们查了一下?你们是谁?”何维绪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郑可一愣:“就我们专案组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何维绪听到这话后沉默。

    “局长,举报人还说,指使犯罪嫌疑人干这事儿的,总共有三个人,一个是麒麟集团老板郭贯麟,一个是已经被检察院抓了的邱小豪,还有一个人姓张,在体制内工作,但具体是干什么的,举报人并不知情。”郑可再次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接到电话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六点接的,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。”郑可看了一眼手表后回道。

    何维绪听到这话后,站起身,背手在屋内走了几步,轻声冲郑可问道:“这事儿你为什么直接找我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彭队跟我说过,放在您手里的权利,是公正的,是值得信赖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何维绪无语一笑,摆手回应道:“他是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,是我自己脑补的。”郑可眨着大眼睛,可爱的怂了怂肩:“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举报人已经说出了犯罪嫌疑人是谁了吗?”何维绪再次思考一下,随即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那就查吧,但有两个要求,第一,要先确认举报人提供的证据链条是否真实,第二,抓捕犯罪嫌疑人时,要确保证据链完整。”何维绪背手看着郑可,轻声补充道:“彭国强让你来找我,你也应该意识到了邱家龙被杀的案子,远不是表面那么简单……所以,案件在调查期间,你首先要保证自己和其它同事的安全,同时也要谨慎行事,一旦人抓不住,所有你能想到的线索,就一定会断……再想查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郑可站起身来,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恩,去吧!”何维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郑可离去,而何维绪则是坐在椅子上,拨通了市委马书记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老何!”

    “书记,兴化国有钢厂的案子被翻出来了。”何维绪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一个匿名电话举报的,车祸是人为的,我已经让人去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何,注意保密,注意用人呐。”马书记沉默半晌后,就立即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查出来线索和证据,那你就放手去干,遇到阻力,我来解决。”马书记再次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妥!”何维绪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十点四十分左右。

    市区外,某大荒地内,十几个警察和市里叫来的工人,轮着铁铲生生凿开了冰冻的土地,并且费力的挖掘了近两小时后,才发现土地内埋藏的黑漆漆铁架子。

    “副组,汽车门框出来了,是截开的。”一个刑警从坑里爬出来后,大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专案组副组长回头往坑里扫了一眼后:“还有其他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用过的铁锹,钢锯,车牌子都找到了,但衣服和手套什么的没看见,估计早都烂了。”刑警语速很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挖!”副组长扔下一句后,迈步走到旁边就拨通了郑可的电话:“这边证物找到了,你抓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某二手车倒卖的大院外,郑可推开车门,领着十几个人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叫王老六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二手倒卖的老板,放下碗筷,一脸茫然的看着郑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台夏利车,车牌号黑a09337,有印象吗?”郑可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还撒谎?!车加车牌子,一共卖了一万五!剩下的还用我说吗?”郑可旁边的刑警顿时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王老六楞了一下后,张嘴就喊:“我就是卖车的,一年都不知道往外倒腾多少台,我可能是真忘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郑可拿出一张照片:“那这个人,你忘没忘呢?”

    王老六当场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手车倒卖点的院外。

    杜德伟掐灭烟头,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警察听到咱的信儿,还真就抓人了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杜子勋低声招呼了一句:“咱俩去在踩踩他的点儿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父子二人扬长而去,而他们再回来之前,曾在路上商量过到底是谁害死了杜老爷子,但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才发现,很多人都有这个可能,当然也包括郭贯麟。

    所以,二人在意见上迅速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既然不确定到底都有谁参与了祸害老爷子,那就索性一个不留……全干死!

    ps:八点半之前,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