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9 郭锐动的同犯
    沈y,郊区某度假村主楼门口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苏润穿着厚厚的登山装,迈步就从会所院内自用的观景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是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呗?遛弯去了?!”林军双手插兜的在门口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天天在市区里吸着霾,这好不容易出来一踏,咋地也得照顾照顾肺啊。”苏润一笑搓着手掌赞叹道:“这溜达一圈,整个人的精神头都不一样了,你休息一会,下午咱们去冰窟窿里捞鱼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这心跟你一样大呢?正事儿没谈完,我哪有心思捞鱼啊。”林军无奈一笑后,张嘴问道:“马书记的钦差啥时候到啊?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沈阳了,但估计也在忙着拜年呢,估计晚上能来。”苏润拍着林军肩膀说道:“走吧,先进去,吃个饭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??话音落,二人就进了度假村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市局内。

    郭锐东被抓过来,已经有快十二个小时了,在这期间郑可曾经审过他,但此人态度恶劣,拒不配合,最后郑可一急眼,干脆采用熬鹰战术,既不审他,也不让他睡觉,就把他晾在了审讯室内。如此一来,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没休息的郭锐东,困的鼻涕眼泪横流,整个人的精神极度疲惫,但偏偏又一直紧绷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郭贯麟在得知堂弟被抓之后,也是急的一夜没睡,早晨直接去了沈金宏在郊区的小院,跟白涛,还有三四个身处在大利益集团内部的重要人物,进行了简单的商量。

    “……郭锐东的嘴到底严不严?他能不能瞎咬?”沈金宏冲着郭贯麟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堂弟,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不会在里面瞎说话的。”郭贯麟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刑警队能对付他的招可太多了,如果咱迟迟不给他递进去消息,我看他能挺到啥时候,也不好说。”一位中年坐在窗帘旁边,整个人藏在阴影里,皱眉补充道:“他知道的太多,一旦要是吐口了,那就事儿大了,马书记和老何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郭贯麟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何的人敢抓他,那说明手里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,你觉得就以目前的状况来看,郭锐东还能出来吗?”中年饭问道。

    郭贯麟听到这话后,继续焦躁的抽着烟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有个事儿,我挺纳闷!”白涛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全部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用车撞死兴华国有钢厂老尹的事儿,已经都过去一年了,为啥老何就突然把他翻出来呢?!”白涛皱着眉头,看着郭贯麟问道:“你当时不是跟我们说,这事儿干的天衣无缝吗?”

    郭贯麟愣了一下后:“……我……当时这事儿确实办的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没问题,老何又是怎么知道,这事儿是郭锐东干的呢?”白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郭贯麟嘬着烟头,表情依旧很焦躁。

    “郭锐东自己不可能往外说这个事儿,那是谁说的呢?”白涛看着郭贯麟,话语清晰的补充道:“老郭,你不跟我们说实话,我们怎么想办法?”

    郭贯麟沉默许久后,搓着脸蛋子回应道:“当初办兴华老尹的时候,是我和邱小豪一块出的人!”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一愣,稍微想了一下后,就试探着问道:“邱小豪找的人,就是杜德伟,还有他儿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!”郭贯麟咬着牙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”艹!”白涛站起身转了一圈后,皱眉骂道:“我就说嘛,何维旭不会无缘无故的盯上一起一年多以前发生的造事逃逸,所以他抓郭锐东,肯定是受人指点了!贯麟啊,我问没问过你,杜家爷俩到底给没给你办过事儿?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我?”

    郭贯麟无奈的回应道:“老白,我也有我的考虑!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难听点,杜德伟他爸就是死在你的手上的!你就没想过,杜德伟会报复吗?如果你提前把这事儿说了,咱们一商量,可能就不会让郭锐东被抓了,你明白吗?”白涛叉着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锐东当初跟我说,证物是他亲自处理的,杜德伟他们并不知道啊。”郭贯麟也是极为无奈的回应道:“所以,我根本没想到,杜德伟他们也会知道这个事儿,而且还会通过警方这边报复……!”

    白涛皱着眉头,在屋内来回走了两步后,继续问道:“杜德伟还知道啥?”

    郭贯麟听到这话后,就看了一眼坐在窗帘旁的那个中年。

    中年一愣,立即阴着脸问道:“他不会知道我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说,办事儿老尹的那天,你来酒店找过我和邱小豪。”郭贯麟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。”中年立即站起来骂道:“你要办脏事儿,还让我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天是你自己来的!!别他妈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推!”郭贯麟也有些怒气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中年在屋内来回走了数步,咬牙说道:“必须马上找到杜德伟和他儿子!而且郭锐动不能留着了!”

    “不能留着?你要干什么?”郭贯麟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犯了杀人罪,肯定已经出不来了!老何能抓他,就一定有把握撬开他的嘴,你留着他,就是个给自己添事儿,明白吗?”中年低着吼着回应道:“我会想办法给他送个消息,至于怎么做他的工作,只能你来办!”

    郭贯麟听完之后,立即话语干脆的回应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”中年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堂弟!”

    “我明告诉你,他只要在老何手里,那吐口就是早晚的事儿!”中年铿锵有力的回应道:“这时候,你是保自己,还是要保一个已经必死了的堂弟,你心里最好想清楚!”

    郭贯麟咬牙愣仔原地。

    “贯麟,他确实已经出不来了,僵持下去,大家就的全露了。”一个胖子也站起来符合了一句。

    郭贯麟看着屋内的众人,双拳紧握着问道:“那杜德伟和他儿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赵总,你想个招,圈一下飞龙公司的那个小老板。”白涛扭头冲着那个胖子说道:“不能再拖下去了,要尽快让林军那边找到杜家爷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市局提审室门口,食堂的一位掌勺师傅端着饭菜,冲负责监管的刑警说道:“我给他送点吃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马书记的秘书去了沈阳郊区的渡假村,而苏润和林军等人则是出来迎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