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1 后……后悔了
    公安局内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张政委下完命令之后,专案组的同事就架着郭锐动的往外面走,但这一运动,郭锐东的疼痛反应似乎就更加剧烈,嘴里不停的吐着血泡子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吞了什么硬物!来,都别架着了,给他抬起来,让他平躺!”领头的刑警喊了一声:“要不东西卡在食道里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取担架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噪杂的对话声响起,提审室门口略显慌乱,而张政委看着众人走出去了之后,就冲其中一名刑警问道:“郑可呢?郑可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去分局取材料了。”刑警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她抓紧回来,确保犯罪嫌疑人安全。”张政委皱眉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外分局内。

    郑可伸手小手说道:“谢了昂,让你等这么晚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媳妇出去串门了,我回家也是打麻将,呵呵!”值班的刑警回了一句后,笑着说道:“行,那你忙,你就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

    郑可笑着与对方寒暄了几句后,就手里拿着卷宗资料离开办公室,并且刚她刚准备在走路的时看两眼,这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怎么了?小李?”

    “郑组,郭锐东抗拒审讯,嘴里吞了东西,张政委整好回局里的时候看到了,所以让我们把人送往公安医院,而且让我给你打个电话,赶紧回来……!”小李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……吞东西了?你们怎么监管的?!”郑可俏脸通红,暴跳如雷的训斥道:“我没跟你们说过,要二十四小时监控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监控了啊!他身上的手表,皮带,打火机,烟盒什么的全部都被收走了,甚至连衣服扣子都给他拽下来了,我真不知道他能吞什么……!”小李略显委屈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现在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往公安医院走!”

    “一定注意保护郭锐东安全,我马上赶过去!”郑可收好卷宗资料,随即挂断电话,就如龙卷风一般奔着分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道里区某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人记清楚了吗?”赵胖子坐在车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一个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赵胖子从车杂物箱内拿出了一个密封档案袋,随即轻声回应道:“找个机会,把这东西放到他房间里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干完你就去外地旅旅游吧。”赵胖子话语简洁:“钱我让人打你卡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赵总!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青年拿着档案袋就离开了汽车,而紧跟着司机就从外面回到了车内,扭头冲赵胖子问道:“赵总,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打车回家吧,我自己开车回去!”赵胖子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赵胖子独自一人开着奔驰,驱车就赶往道里区江边某老式小区,并且在路上的时候,还特意拨通了一相好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老公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弄点吃的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呦,今儿不出去浪呀?怎么想起来翻我牌子了呢?”姑娘阴阳怪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我最近晚上都在你这儿住。”赵胖子此刻跟郭贯麟一样,心里十分不托底,所以才选择了这个外人谁都不知道的相好这里,准备最近一段时间,晚上都到这儿来居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局门口。

    十几个警察抬着郭锐东就出了正门,随即步伐很快的就奔着台阶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路边车内。

    “哥,有动静了。”司机雷子扭头就冲郭贯麟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贯麟沉默半晌后,面无表情的降下车窗喊道:“雷子!!把楼上的啤酒搬下来,一会咱回宾县老家跟他们喝点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市局门口的众人都没在意,可唯独躺在担架上的郭锐东用余光扫了一眼街对面,并且嘴角带血的抽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车窗升上,郭贯麟坐在车内,透过颜色很深的车膜望着远处的堂弟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市局门口。

    “来,来,把后座全部放到,从后备箱给他放进去!”领头的刑警,指着一辆警用面包车喊道。

    “腿伸直,别卷着!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费力的抬着郭锐东,就要将他塞进车内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郭锐*然红着眼睛从担架上坐起,随即猛然用力扑倒一个扶他头的刑警,伸手就要抢他的腰间插着的配枪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刑警反应非常迅速,身体往后一躲,直接护住了腰间,而郭锐东并没有接触过刑警专用的枪套,所以他连续拽了两下,都没有将枪套打开,将枪抢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按住他!”

    领头刑警伸手就抓,郭锐东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郭锐东一个甩头,直接撞在了车玻璃上,而贴着车膜的玻璃,瞬间碎裂,不少玻璃碴子挂在车膜上,并没有全部掉落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郭锐东伸手拽下一块玻璃碴子,直接戳到脖子上,半拉身子躺在担架上,怒吼着指着刑警喊道:“都你妈b的给我退后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一愣后,领头的刑警右手摸枪劝阻道:“郭锐东,你别犯浑!你觉得你能跑出去吗?!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想跑出去吗?!是吗?!”郭锐东精神崩溃,眼圈通红的吼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你还有机会,千万不要冲动……!”

    “机会?!我他妈有个jb机会!”郭锐东流着眼泪,余光扫向窗外:“谁也救不了我了……我就一马仔……从进来开始,就注定我走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领头刑警冲着车内的司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!我要不是你弟弟该有多好!!”郭锐东流着眼泪喊了一声:“不是你弟弟,我就把你撂了!”

    郭贯麟插手看着车外,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郭锐东喊完之后,闭着眼睛,拿着三角玻璃狠扎在脖子上,随即向左一拉。

    “呲呲!”

    鲜血瞬间喷满警车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刑警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想……死,谁……谁能拦住……!”郭锐东身体蠕动,眼珠子瞪着呢喃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就……不该从宾县出……出来……哥……我后……后悔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路边,雷子开着汽车离去,十几分钟后,郑可赶回来的时候,郭锐东就已经断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瞿正道晚上在公司处理完刘小军交代给他的工作后,就回到了常住的万d城酒店,而他刚进屋,门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需要打扫一下房间吗?”男服务员满面笑意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