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2 跟着倒霉的小宏
    瞿正道看见服务员后,随口问了一句:“怎么晚上收拾房间呢?”

    “白天我们同事来的时候,您房间没人,而这是商务房,所以没有客户允许,我们也不能进去收拾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a`com”服务员微笑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瞿正道点了点头后,就让开了身位,随即服务员推着保洁车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把被子换一下吧。”瞿正道扔下一句后,就掏出笔记本,坐在沙发上处理起了公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沈y。

    林军,苏润,李英姬等人与马书记的秘书交谈了不到一小时后,对方就去了度假村客房休息,而剩下的自己人,则是在会客室内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沈秘书这边提的条件,也不比老黎宽松多少。”苏润双手搓着脸蛋子,也是挺疲惫的看着林军补充道:“没有杜家父子,咱们也很难搭上马书记这条线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杜和小杜能跑到哪儿去呢?”李英姬也是挺上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啊,你找到他们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找完之后怎么办!”苏润一针见血的回应道:“沈秘书明显是要这两个人,而你能交吗?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后,沉默的点了根烟:“我觉得还能谈!”

    “怎么谈啊!大哥!沈秘书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?人家是要拿老杜和小杜当污点证人,去整该整的人,你还没明白吗?”苏润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啊!马书记的终极诉求,是要整老黎!可如果杜家父子不用进去,也能起到污点证人的作用,那咱是不是能谈呢?”林军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觉得这个杜家父子手里本身就握着猛料?!”苏润明白了林军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直觉得,杜家爷俩掺合的比咱们想象的要深。”林军点头后,也有些上火的回应道:“但问题是,现在要怎么能找到他俩呢?”

    “艹,那还难吗?”丹哥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林军一愣,扭头就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杜家爷俩是什么人?!亡命徒,杀手,职业干脏活的!这种人要是让人害死了爹,你说会是啥反应?”丹哥打着哈欠,话语随意的翻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后,双眼冒光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他俩,以前得罪过我的,一个都别想好,我能找到的,全他妈干死。”丹哥话语十分简洁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李英姬恍然大悟:“丹哥解释的一点毛病没有啊!下一步,老杜和小杜肯定是要报仇的啊!那咱们找不到她俩,还不到和他俩有仇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个思路对!”苏润也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丹哥,还是你反应快……!”李英姬捧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快个jb,你们心思事儿就是太复杂。”丹哥喝了口茶,提了提精神。

    “一会我掏钱给你白貂做个保养!”李英姬龇牙说了一句后,扭头又看着林军问道:“咱可以盯着点最有可能被干的对伙儿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!”林军拿着手机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万d城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房间收拾好了,您早点休息。”男服务员弯腰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瞿正道略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房门关上,服务员推着保洁车就走了,而瞿正道则是抻了个懒腰,拿着浴巾和浴袍就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瞿正道洗完澡等了一会后,客房服务就送来了几个精致的小菜,还有一瓶红酒,随即瞿正道掏出手机,就给小宏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门铃声响起,瞿正道起身就去拽开了门,并且看见小宏后龇牙叫了一句:“来,进屋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的事儿忙完了?”小宏进屋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早都弄完了!”瞿正道伸手推上了门。

    小宏进屋扫了一眼后,伸手就拿起桌上摆的红酒瓶,看了一眼logo,皱眉问了一句:“……又签公司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签公司单,我喝这酒不冤大头吗?”瞿正道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宏听到这话,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,语气无奈的说道:“小舅啊,公司在这边已经扎根了,你也差不多收敛一下吧,行吗?你说现在写字楼都租完了,那里的环境和装修,规格都很高,你谈事儿也不用把关系叫到这儿来,那这酒店你为啥不提议退了呢?一天连吃带喝,消费起码五六千!军哥不说,你也不能心里没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找好房子呢吗?”瞿正道拍着大肚皮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公司不给你安排秘书了吗?找房子你跟她打个招呼,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?”小宏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行,我知道了。”瞿正道虽然辈分比小宏大,但姿态却摆的很低,跟小宏说话时总是脸上挂着笑意:“来,吃点饭,咱俩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我也饿了。”小宏挽起袖口,拿起筷子一边夹着菜,一边低声再次嘱咐道:“这次选你当这个老总,是因为军哥觉得我不同意回h市,所以才卖我一个面子,但咱自己得明白,这凡事儿不能过火,人要太招摇,那惹人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瞿正道吃着捞饭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趁着这个机会你好好学一学,看看公司平时都是怎么运营的,别老想着靠关系,靠人情办事儿,这样是走不长的,真想留在飞龙,必须得自己有能力。如果你真把事儿做到位了,那我下回再让你办什么事儿,就不是军哥卖给我面子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瞿正道举杯说道:“来,喝一个!”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二人撞杯后,就小抿了一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哎,咱工地的手续是一步一卡壳啊!小军那边想办法了吗?我看这个满北伐在这边的能量,也跟他自己说的不一样啊,咱从到这儿来办事儿就没顺过,还有吉l那边的大老板,他死啥意思啊?有动静呢没?”瞿正道闲聊天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着事儿……!”小宏夹着菜,略微思考了一下就要回话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包房们突然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十多个穿着便衣的男子,蜂拥着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小宏愣住。

    “香坊缉。毒大队的,临检,别动!”领头的警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宏一愣后,扭头看着瞿正道就喊了一声:“该说的说昂!!”

    “闭嘴,艹你妈的!”旁边的警察上去一脚就踹在了小宏的脸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赵总去了相好家吃了晚饭后,二人就没羞没臊的在床上大。干。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老像是有心事儿呢?”姑娘的大长腿一边在赵总裤裆摩擦,一边脸颊红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最近事儿事儿不顺,我都不想在这边呆了。”赵总抽着烟,眉头紧皱的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