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5 一把带血的锤子
    “嗡嗡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”

    街道上警笛声音翁鸣,数十名围观群众站在街道两侧观望,一台奔驰打着双闪和一台奇瑞斜对着停在路中央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领头警车停滞,郑可戴着白手套迈步从车内走了下来,与专案组的同事一起来到了奔驰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……死者身份确定了吗?”郑可扭头冲着已经先到的派出所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者叫赵铭,麒麟集团景区的合伙人之一,铭海建材公司老板,身中五枪……脑……脑袋都给打碎了。”民警之前已经看过了奔驰车内的景象,所以身体极为不适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郑可听到这话后,也弯腰扫了一眼车内,只见赵铭身体斜着躺在后座座椅上,血肉模糊,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“警戒线拉上,技术科先检查车内和车辆周围。”郑可看见赵铭的惨像后,也是黛眉紧皱的回过神冲同事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技术科的人拎着设备和相机就来到了奔驰车旁边,而其他刑警则是将围观的群众劝到远处,随即拉上了警戒线。

    “现场有直接的目击证人吗?!”郑可再次冲民警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车里一共五个人,除了赵铭死了之外,还有两个受伤的已经去了医院,剩下的两个在我车里呢。”民警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走,带我过去。”郑可一听有直接目击证人,就立即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迈步就走到了不远处的警用巡逻车旁边,而赵铭的那两个兄弟也压根就没坐在车内,而是蹲在车后面,哇哇的低头吐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和赵铭是坐在一个车里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司机擦着鼻涕和眼泪,精神状态极为不佳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见事情经过了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给他拿瓶水,洗洗脸。”郑可扭头冲民警吩咐了一句后,俏脸严肃的冲二人补充道:“我需要找你们了解一下情况,你们稍微调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司机和赵铭的一个小兄弟用冰冷的矿泉水洗完脸,点了根烟,就与郑可交流起了当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赵总今天要去参加一个聚会,所以我们是往道l那边走,但车刚到这儿,就被一台奇瑞给别停了,我还没等反应过来,奇瑞车里就下来俩人,拿枪就给我们车的轮胎打爆了……!”司机脸色苍白的冲郑可叙述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俩人,手里拿着两把枪,一把长的,一把短的……人到了我们车的旁边,就给车窗户砸开,拿枪给赵总支上了。”另外一小伙也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赵铭遇害之前跟他们发生对话了吗?”郑可拿着录音笔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说了两句!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都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岁数比较大的枪手跟赵总说,你是不是找我呢?赵总回他一句说,你爸死可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,然后那个枪手就骂了一句,提到了一句郭贯麟后,就开枪了……!”司机回忆了一下后,言语略显激动的冲郑可说道。

    “郭贯麟?他怎么提到郭贯麟的?”

    “他说,你下去别着急走,路上等等郭贯麟,他就这两天活头了。”小伙插了一句:“我就坐在副驾驶,所以听的比较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赵总认出对方是谁了吗?”郑可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了,赵总跟对方说话的时候,管那个岁数大的枪手叫杜德伟。”司机猛然回想起这个细节后,就如实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郑可听到这话后,心里没有多大意外,但还是谨慎的问道:“你确定赵铭管对方叫的是杜德伟吗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司机点头:“车也不大,他就站在车外面,所以我听的真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他们冲着赵总得打了七.八枪,看见人死了之后才走,而且都根本都没跑,就溜溜达达的回了奇瑞车上一趟,奔着胡同就钻了进去。”司机指着同伴,继续回应道:“我和他辛亏是坐在前面,所以没受到伤,但我们另外两个同伴是和赵总坐在后面的,所以也挨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俩人没为难你们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都跟我们说话,打死赵总就走了。”司机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临走的时候,回了一下奇瑞轿车里面是吗?”郑可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小伙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俩今天得麻烦一趟,把身份证交给我们的同事,先跟着回一趟市局,如果没什么问题,我们再做一下纸录的口供,然后你们签个字,就可以走了。”郑可冲二人轻声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音落,郑可关上录音笔就去了那台被弃了的奇瑞轿车旁边,随即戴着手套一拽车门,发现门并没有被锁上,而正驾驶的座位上,端端正正的摆了一个帆布兜子。

    郑可弯腰冲着车内扫了两眼后,就把兜子在正驾驶位上打开,随即低头一看,只见里面有一把带血的锤子,用透明塑料袋包裹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郑可俏脸满是狐疑的把锤子拿出来看了一下,只见锤子头和手柄上的血迹早已经干涸,但不难看出这锤子还是新的,锤柄上的商标还没有被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专案组的同事蹲在奇瑞轿车旁边,也不停的打量着锤子问道:“遗落的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。”郑可摇头:“好像是杜德伟和杜子勋故意放在车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专案组的同事一愣:“他们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邱家龙怎么死的?”郑可沉默半晌后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锤子……!”专案组的同事本能就要回话,但刚说到一半后,就瞬间反映了过来:“难道是这一把?!那他们也太猖狂了,把作案工具故意留在现场,这是跟咱们叫板啊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看没那么简单。”郑可再次摇了摇头,随即迅速回头喊道:“技术科来个人,马上把这个锤子送回去,取上面的血迹,跟邱家龙的dna做个比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政府对面的小区内,坚持猥琐发育不浪的郭贯麟,刚吃完安眠药要睡下时,手机铃声就将他吵醒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赵死了……!”

    扑棱!

    郭贯麟听到这话后,猛然就从床上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杜德伟裹着军大衣,一边走,一边冲儿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地方呆。”杜子勋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把那个锤子留在哪儿,有啥用?”

    “郭锐东死了,警方线索就断了。”杜子勋阴着脸,铿锵有力的回应道:“咱把那个锤子留下,警察就会怀疑邱家龙的真正死因,我就是要把他们的视线,再次引到郭贯麟身上!!要让他不光害怕咱俩,还害怕警察半夜敲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