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8 演戏?
    下午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

    林军刚刚回到长c融府,郑可就开车赶了过来,但她没有去酒店内部与对方见面,而是坐在车内给林军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,但就不进去了,最近几起案子挺复杂的,我得避避嫌,呵呵,给你个机会,请我吃顿饭。”郑可坐在车内,打着哈欠冲电话说道:“恩,我就在门口呢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林军从酒店内独自一人走了出来,随即上了郑可的车:“想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请客,你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林军扭头看向郑可充满异域风情的俏脸,皱眉问了一句:“你这是掉面缸里了啊?脸怎么这么白呢?”

    “没睡好,有点累。”郑可仰面靠在座椅上,顺手拿起眼药水滴了两滴,并且依旧铁人似的说道:“木有事儿,走吧, 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前面有家鱼头饺子馆,去哪儿行吗?我这一正月都没怎么吃饺子。”林军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指路昂。”

    “往前走吧。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开车就奔着鱼头饺子馆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市局。

    专案组副组长,手里拿着杜家父子用过的奇瑞轿车排查资料,走进办公区内问道:“赵胖子死之前一周的活动规律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根据司机的口供来看,赵胖子死之前接触的人基本都是非富即贵,咱们去查,估计也查不出来什么。”刑警抬头回应道:“不过赵胖子的司机说,他出事儿的前两天,心里就跟有预感似的,每天晚上都不让司机送他,而是自己开车单独走,所以他那两天晚上住在哪儿,司机也不清楚,但肯定没有回家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赵胖子心里清楚,杜德伟和杜子勋有可能会报复他!”专案组组长回了一句后,就轻声继续问道:“赵胖子在外面有没有相好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问过司机,但他跟我说,赵胖子就让他在商场接过一个姑娘,但那也是很长时间的事儿了,所以他也不确定,那个女的是不是赵胖子的相好。”刑警认真回想了一下,随即应道。

    “查一下赵胖子生前的手机通话记录,主要时间就放在晚上,看看咱能不能找到他,被枪杀的前几晚都住在那儿。”专案组组长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联系移动公司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专案组副组长拿着资料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某老式小区楼房内。

    杜子勋坐在淡粉色的床单上,正皱眉抽着烟,低头看着手里的牛皮档案袋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想啥呢?”杜德伟手里端着两碗面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爸,郭贯麟身边都有一些什么办脏事儿的人?”杜子勋翘着二郎腿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也不缺钱,而且还认识白涛,沈金宏这样的朋友,那想找两个干脏活的还不容易吗?”杜德伟将面条放在桌上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杜子勋摇头回应道:“邱家龙没出事儿之前,所有人都认为案子是咱们干的,这说明郭贯麟跟自己人也没说实话,所以他找的人,应该不是从白涛和沈金宏哪儿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杜德伟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怕咱把锤子给警察了,但警察却确定不了拿锤子的人是谁!”杜子勋舔着嘴唇,皱眉反问道:“万一锤子上没有指纹怎么办?万一拿锤子的这个人没有前科,警察又怎么锁定他身份?”

    杜德伟听到这话后,也坐在床上点了根烟,沉默半天才回应道:“……郭贯麟跟白涛,还有沈金宏都不太一样,他主要是玩钱做买卖的,所以我还真不记得他身边有啥行的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在好好想想。”杜子勋提醒了一句:“这个人一定是跟他关系很近的,他能信赖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郭锐东以前有俩小兄弟,是给他办过事儿的,那次撞兴化钢厂副厂长的事儿,郭锐东就领了一个。”杜德伟皱着眉头叙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再有就是……他司机……!”杜德伟再次想了一下后,又摇头说道:“但我见过那小子,他娘们唧唧的,不像敢杀人,而且还他妈用锤子杀人!”

    “司机?!”杜子勋眨了眨眼睛: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!”杜子勋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y,鱼头饺子馆内。

    “你吃昂!”林军帮郑可倒了杯果汁之后,就拿着电话继续冲天叔说道:“恩,我见完苏润介绍的关系了,这刚回来,小可就过来了,我俩吃饭呢!恩,这个秘书的意思,也是要先找杜家爷俩,见到人之后,才能给咱照顾!是啊,我都快愁死了,小军那边已经要被逼疯了,他公司的那个法人,也让人给做局弄进去了,现在人关在里面,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……!”

    郑可坐在林军对面,一边吃着鱼头,一边俏脸面无表情的听着林军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先这样,回头再说,好!”林军又与天叔交谈了几分钟后,才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演戏给我看呢?”郑可笑吟吟的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祖宗啊,我到真是想演戏给你看啊!”林军双手合十,表情极为无奈的回应道:“你知道这俩人找不到,我这儿要抗多大的压力吗?来,我给你看看我的通话记录,全是你们h市打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郑可看着林军焦急的表情,点头表示理解的回应道:“我以为你能有点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有消息,飞龙公司的法人能说进去就进去吗?”林军吃着饺子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郑可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现在直系领导是谁啊?”林军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?!”郑可眨着大眼睛,谨慎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刺杀他,就是问问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案子,直接汇报给何局呀!”郑可想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何维绪?”

    “对!”郑可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估计啊,咱们最后是一条线上的人。”林军给郑可夹了一块鱼头,继续补充道:“你放心,如果有需要你知道的情况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谢谢你呗。”

    “来,切丝,吐鲁番妹妹!”

    “你滚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一笑,举起饮料就撞了一下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