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9 他不会原谅我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林军结完账就看着郑可问道:“你脸色真的不太好,要不晚上在我这儿休息一下?明天早上再走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郑可一愣:“在你这儿休息一下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啊!你别多想,我的意思是在融府给你开个房,让你好好睡一觉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”林军意识到口误之后,就赶紧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郑可轻声一笑,小手系着淡黄色的棉围巾回应道:“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那点套路还没更新到2.0版呢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套路啊?”

    “吃饭,喝酒,看电影,开房呗!”郑可翻了翻白眼后,伸手就拿起了包包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拉倒吧,我可不敢套路你,我怕晚上你在跟我打军体拳。”林军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郑可笑骂了一句:“爷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状态不好,我找个司机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有同事,他们等着我呢!”郑可扫了一眼手表:“我开车过去,就和他们一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来这边就是为了问问杜德伟的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”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主要是给我过来拜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郑可大笑:“别傻了,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扎心了,哥们。”林军一边与郑可交谈,一边就将她送到了门外的车上。

    “军儿,如果杜德伟还有他儿子,真的跟你有一定关系的话,那现在能救他们的唯一一丝机会,就是要制止他们继续犯罪,这样的话,还有可能能保住一个,我的意思你明白吗?”郑可坐在车内,俏脸严肃的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林军双手插兜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找道人之后,即使你不通知我,也要劝他们自首,越拖越被动。”郑可在此叮嘱一句后,就启动汽车说道:“行了,不跟你墨迹了,我走了昂!”

    “路上慢点开,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“拜拜!”

    “嗯,拜拜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在饭店门口分开。紧跟着林军叫了一辆出租车,就回到了融府酒店,并且刚刚进门,就碰见了已经调到吉l这边的凌涵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?”凌涵化了淡妆,穿着紧身牛仔裤,高筒鹿皮靴,整个人看着青春靓丽,回头率爆表。

    “见了个朋友!”林军心里想着和郑可说过的话,并且还准备马上见一下天叔,所以也没空和凌涵寒暄,只扔下了一句,就要奔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!”凌晗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军转身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块吃个饭吧……!”凌涵捋着发梢,呼吸有点急促的邀请道:“好久没有一块吃过饭了,我想跟你说说话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晚上我有事儿,你找别人去吧!”林军听完之后,伸手就按了上楼的电梯键。

    “餐厅我都订好了。”凌涵把头低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晚上我真的有事儿,天叔在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”叮咚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电梯就到了一层,随即林军迈步走进电梯,抬头在此解释道:“最近我真的很忙,改天改天我请你!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,你永远都是很忙,但郑可叫你,只一个电话就可以办到……!”凌涵低着头,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军一愣后,电梯门闭合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!”站在电梯内,林军长叹一声:“怎么总是盯着我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十一,东北的街头依旧年味很足,鞭炮摊都在促销,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串门的礼品,凌涵裹着风衣走在路上,娇躯迎着风雪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哭了,行吗?!大过年的揪心不揪心啊!”黄晓彤在电话内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晓彤,我有一种预感,他不会在上次夏青凝的事情上原谅我了……!”凌涵满眼泪痕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黄晓彤沉默许久之后,叹息一声劝说道:“姐们,爱情是一个最经不起较真的东西,一件事情,你从两个角度看,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!你觉得林军是因为上次夏青凝的事情拒绝你,但他也有可能真的就是很忙的啊!两种可能,你非得选一个悲观的,那谁又能劝得了你呢?!”

    凌涵咬着嘴唇,心理无助的听着黄晓彤的话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郑可刚回到了h市市局,专案组的副组长就拿了一份快递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可,刚才咱接到一个盒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盒子?”郑可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打开看了,里面除了一份女孩用的保湿露以外,盒子里还夹了一张纸条。”专案组副组长说话时,就将纸条递给了郑可。

    “徐达山,焦鹏,单威,雷子……!”郑可眨着大眼睛,就读出了打印纸条上的几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小可,纸条后面还有个杜字!”专案组副组长提醒着问道:“你说这会是杜德伟让人送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他写了这几个名字的意思是……!”专案组副组长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他怕咱不知道用锤子的人是谁,所以故意送个纸条引导一下!”郑可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啊!”专案组副组长,似乎抓住了重点,抬头继续说道:“纸条上一共五个名字,如果这真的是杜家爷俩送过来的,那就说明,他们也不知道真正拿锤子的人是谁,所以才给了五个人备选!可根据咱们所掌握的线索来看,他们俩应该和拿锤子的人,同时都在现场,可为什么他们会不确定这个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郑可快速眨动眼睛,黛眉紧锁的嘀咕了一句:“是很奇怪呀!难到……咱们的推测和侦查方向时错的?杜德伟和杜子勋压根就不是杀害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某老式小区内。

    “饭喂了吗?”杜子勋坐在床上冲老杜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杜德伟点了根烟后,喝着茶水又问:“儿子,咱啥时候办下一个?!”

    “警察一时半会查不到这个房子,咱们还有几天时间,别着急,再等一等。”杜子勋轻声回了一句:“

    把下一个要做的点儿先踩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