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60 小事儿,扩散,恶化
    褚中正曾经在喝酒吹牛b的时候跟李英姬说过,当初他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,心里最哆嗦的时候,根本不是拿枪往敌人战壕里发起冲锋的那一刻,而是在冲锋前,政委再给他们做站前动员的时候,在那几个小时里,是他最害怕,最忐忑的时刻,并且至今仍然没有忘了那种感觉。ranw?en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李英姬问褚中正为什么,而褚中正则是非常有生活经验的说道:“这人呐,永远对未知的危险充满恐惧。你看那些押解在死人坑里的重刑犯,在判决下来之前,一个个都心事重重,眼神发直,但真到死刑判决下来的那一刻,反而有很多人轻松了!这是为啥?因为人都是这样,你要真知道自己那天死,可能就没那么可怕了,而真正让你恐惧的是,你明知道自己有危险,但却不知道危险啥时候发生,这他妈才是最吓人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跟我没回嫖.完娼,明知道莎莎怀疑了,但却不知道她啥时候跟我摊牌的时候一样,对不?”李英姬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很悟性,哈哈!”褚中正大笑。

    “那种感觉确实挺生不如死的。”李英姬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的,李英姬的这句生不如死简直是说到了郭贯麟的心坎里,自从赵胖子被崩了之后,他的精神压力,那就难以用言语表达了。

    公司外面有警察蹲坑,公司里面有白涛派来的人,身边有雷子贴身跟着,晚上回家的时候,住所对面还有市政府门前值班的武警,可即使这样,郭贯麟也依旧不放心,整个人宛若陷入到了神经的状态,外面一有点动静,他马上就醒,并且还经常被吓出一身汗水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,郭贯麟都在祈祷着杜家爷俩快点出现,但这俩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,完全没有一点要继续作案的苗头,为此郭贯麟被逼无奈的出了一件“板甲”,让雷子找朋友,花钱帮他整了一件极为厚重的老款警用防弹衣,整天穿在风衣里面,平时在公司热的直冒汗,但也不愿意脱下去,白涛中途见过他一次,并且摇头评价道:“在拖个几个月,这俩人就是不出现,我看贯麟也够呛了……!”

    白涛说的一点都没错,就照着郭贯麟的这种精神状态发展下去,在过个几个月,他可能熬都熬死了……

    这天中午,郭贯麟在雷子的逼迫下喝了一碗小米粥,随即刚准备躺在椅子上迷瞪一下会,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随即他扫了一眼号码,看见打来的电话备注是二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公司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个事儿!”二哥沉吟半晌后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邱家龙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贯麟听到这话愣了半晌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他是怎么死的!”二哥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吗?被杜德伟和他儿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实话!我要听实话!”二哥咬牙打断之后,继续说道:“我刚刚得到消息,在赵胖子的死亡现场内,郑可专案组翻到了打死邱家龙的那把锤子,跟锤子上面的指纹,压根就不是杜德伟和杜子勋的!”

    郭贯麟瞪着眼珠子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两天前郑可那边接到了一张纸条,上面有五个名字,全都是你的人!”二哥话语间接:“很明显,这是杜德伟故意给郑可提供的线索!而他为什么会提供这种线索,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郭贯麟眨着眼睛: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把事儿往杜德伟和杜子勋身上推吗?!你不跟我们说实话,谁能帮你?”二哥声调变高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贯麟沉默。

    二哥等了几秒后,就叹息一声,继续补充道:“窟窿现在越填越大,一旦堵不上,你和我都难以脱身,明白吗?!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,你心里肯定有数!郑可接下来就会想办法拿到这五个人的指纹,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,剩下的该怎么办,不用我提醒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让他走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要想好,如果这个人被抓了,那你就彻底难逃干系了!”二哥再次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二哥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郭贯麟放下电话,搓着脸蛋子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郊区,运粮河边上的沈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一猜,邱家龙的那个案子就跟老郭有关系,要不然他会急到能去呼兰找杜德伟他爸的地步吗?”沈金宏坐在沙发上,阴着脸回应道:“二哥啊,这案子越填越多,我看这一关难过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二哥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上面找过你了吗?”沈金宏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找我也能猜出来上面下一步要干什么。”二哥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能干什么?”沈金宏追问。

    “真要堵不住杜家爷俩这个窟窿,那就得有人站出来,把该抗的事儿扛了。”二哥声音低沉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站出来的人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知道,但白涛不可能。”二哥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只要上边不出事儿,白涛肯定不会倒!”

    “是你,是我,还是郭贯麟?”沈金宏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呵呵!”二哥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早做打算啊!”沈金宏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几率也不大。”二哥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跟吃人不吐骨头的上层,去堵几率吗?”沈金宏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直接就挂断了手机,随即沈金宏躺在沙发上思考许久后,就又拨通了白涛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老沈!”

    “涛,干嘛呢?!”沈金宏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国会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没什么事儿,只是饭店那边最近要装修,我想着把手里的几个本子,给你拿过去,先放在你那儿。”沈金宏话语简洁的回应道:“这老杜和小杜还没找到人影,咱们还是稳妥一点好!”

    “行,你把本子拿出来,我会让人去取!”白涛想了一下后,毫不犹豫的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恩,一会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叻,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随即沈金宏起身,一边往外走,一边就拨通了王铎手机:“你一会来一趟饭店,我跟你说点事儿,恩……就这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会娱乐会所内。

    “老沈突然要把本子放在你这儿是啥意思?”茂名在看守所内,拿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窟窿越堵越大,他也不托底了呗。”白涛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沈金宏坐车赶往市区,但不知道为啥,整个人莫名有点心慌,所以特意让司机给他在路面买了点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