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64 丢失的本子
    西餐厅冷库内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市局刑警队,消防队,在销售冷库门的公司技术员指导下,捅咕了将近四十分钟,才彻底将门打开,而沈金宏和王铎被众人从里面抬出来的时候,浑身冒着白烟,身上衣物上挂着的霜花,在棚灯的照射下显得非常耀眼,就跟身上沾满了钻石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沈总,你这是玩啥呢?!”邱家龙被杀案的专案组副组长,看了一眼沈金宏后,冷笑着调侃道:“喝多了啊?拿冷库当厕所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沈金宏认出此人是何维绪得力干将,所以阴着脸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给……给我点……热水……冻……冻死我了。”王铎直哆嗦的抱着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缓一会在喝,适应一下室外温度。”消防队的人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把人抬救护车上去吧。”专案组副组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五分钟,沈金宏感觉稍微缓过来一些后,就立马叫了那个最先发现自己在冷库里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“卫,过来……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哥?”

    “你在门外的时候看没看见有一个下本子,棕色的!”沈金宏声音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青年一愣后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想想!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印象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现在回大冷库里,在门口仔细找一遍,看看有没有棕色的小本子,躲着点警察,如果找到了,马上拿过来。”沈金宏话语严肃的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青年点头后,就再次奔着冷库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金宏躺在救护车上,再次等了十多分钟后,就看见青年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找着了吗?”沈金宏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在大冷库里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,都没看见!”青年语气坚定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沈金宏听到这话后,就忍不住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你出来之前,我是一步都没离开过大冷库的,我也没看见警察和消防队的人,捡到过啥本子。”青年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这个该死王铎真他妈的能给我找事儿。”沈金宏依然无法释怀王铎傻bb的给自己拽到冷库里的举动,并且越想越生气的骂了一句后,就直接拔掉检测身体状况的仪器,迈步下车就拨通了白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老沈?”

    “恩,是我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了?”白涛听到沈金宏的声音后,才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没冻死在冷库里,王铎这傻b,唉,不提了。”沈金宏无奈的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就行,有话回来再说!”白涛点头回应道:“我这边摸到老杜和小杜的线索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金宏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出事儿的时候,我派出去取文件的人正好到门口,看见老杜和小杜出来,所以他们就跟上了,不过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俩人具体住在哪儿。”白涛话语简洁:“不过应该很快就会有效果,我让大龙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太好了!”沈金宏立即激动的回应道:“涛,你告诉大龙,办事儿的时候,一定要检查一下老杜和小杜身上,或者是住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本子丢了一个!”沈金宏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艹!”白涛听到这话,顿时眉头紧皱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半后,凌晨一点多钟,道里区老式住宅楼内。

    “你老在哪儿捅咕那个相机和本子干啥啊?”杜德伟端着一盆方便面,皱眉冲儿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杜子勋放下相机后,抬头问道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吃口面把!”杜德伟把方便面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儿啊?”杜子勋拿起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出去一趟。”杜德伟坐在床上,轻声回应道:“那屋的小姑娘,从下午就发烧了,一直39°多,我给她吃了点家里的感冒药,也没什么效果!这不退烧,真容易给她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杜子勋吃着面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而且屋里也没什么吃的了,咱们得整点口粮啊!”杜德伟扫了一眼手表:“这个点出去,应该没啥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出门就是冒险。”杜子勋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儿子,这赵胖子是个篮子,但跟人家姑娘又没多大关系!咱俩办事儿归办事儿,但不能做损啊……这孩子要真烧出病来,咱不也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子勋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啊?”

    “积德的话,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。”杜子勋连续几大口后,就将一包方便面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我都多大岁数了?现在积德是不是晚了点啊?”杜德伟龇牙一笑,扒拉着儿子的脑袋说道:“我是想着,凡事儿事儿别做绝,留个福报,弄到最后……能让咱老杜家有个后……!”

    杜子勋听到这话一愣,随即笑着回应道:“听我的,咱俩最后都能跑出去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一会我出去买东西!”杜子勋喝完方便汤之后,就站起来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你办事儿总马虎,还是我去吧。”杜子勋坚持着说道:“把车钥匙给我!”

    “我去吧?!”杜德伟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弩听我的吧,我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路上加点小心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杜德伟就将摩托车钥匙递给了儿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杜子勋穿着一件皮夹克,抱着肩膀就出了楼栋子,随即向四周扫了两眼,迈步就奔着另外一个大院走去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杜子勋来到临近院内的摩托车旁,伸手将钥匙插在了锁眼内,并且还用袖子擦了擦摩托车座子上的积雪。

    “米子,你那车上还有蒜没?给我拿来两瓣,我这熬的嘴里一点味儿都没有……!”就在这时,一声叫喊从院门口处传来。

    杜子勋顿时一愣,随即转身就奔着院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门口处,一个身材肥胖的人影,在看到杜子勋之后,瞬间就躲到了楼体侧面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杜子勋眨着眼睛,右手松开了摩托车把,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后,就拔下了车钥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内,某树下的面包车内,大龙棱着眼珠子骂道:“艹你妈的,刚才谁喊的话?!长脑子没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杜子勋左手插在裤兜里,右手掏出手机,一边慢步往回走,一边拨通了杜德伟的手机:“钱包你是拿走了?!……啊,我都下来了,才发现没带钱,你等着我昂,我回去取一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