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67 邱家龙死因
    凌晨,平房区三中旁黑诊所内,曾经给刘小军等人治伤的马大夫,一边喝着白酒,一边抬着杜子勋的胳膊问道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太疼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呢?”马大夫再次换了个角度掰着杜子勋胳膊问道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a`com

    “有点疼!”

    “胳膊麻不,自己能动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麻,能轻动。”杜子勋认真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行,没伤到骨头,等一会吧,我准备准备。”马大夫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,手里拿着酒壶指着刘小军说了一句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,门外。

    “马哥,他怎么样,伤的不太重吧?”刘小军轻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治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“费用五万!”马大夫开了价。

    范勇在旁边一听这个数字后,顿时炸了:“你有点黑吧?上回我们好几个人加一块,都没花上五万块钱!这回就他一个,你管我们要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回和上回一样吗?”马大夫喝着酒,话语简洁的回应道:“你们自己身上背多少事儿,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!警察在市区查的这么严,你去问问别的诊所,谁敢给你们治枪伤?五万?五万我都要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旁边屋的房间门就被推开了,随即耿浩手里拿了三万块钱走出来,直接递给马大夫说道:“病你先看着,一会我再给你拿五万。只要人没事儿,钱多点少点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马大夫回头,看见了屋里坐着的林军后,笑着调侃了一句:“还是老板敞亮!”

    林军同样笑着冲马大夫点了点头,坐在沙发上也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多给我三万,我也不能白拿。人可以在这儿住几天,但出事儿了,可跟我没关系。”马大夫办事儿地道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林军插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马大夫摆了摆手后,喝着酒就再次进了诊室屋内,开始给杜子勋治伤,而刘小军等人则是进了林军的房间,跟他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喝着茶水,抽着烟,一直等了两三个小时后,杜子勋才脸色苍白,浑身冒着虚汗从诊室屋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扣我给你糊的药昂,枪伤想好得快,就指着我这点药呢!”马大夫冲着杜子勋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“给钱了,有啥可谢的。你们聊吧,但八点前,该走的就别在这儿呆着了。”马大夫扔下一句后,就迈步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杜子勋点了点头后,就被刘小军和耿浩扶着走进了林军的屋内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林军放下茶杯,面无表情的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杜子勋用余光扫了一眼林军,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没啥跟我说的?”林军翘着二郎腿,等了一小会后,就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哥,去工地的事儿,我们做的确实不对,但那时候也是没办法,我们爷俩也不敢冒懵就往外地跑。”杜子勋看着林军解释道:“但我也确实没有想到,警察能找来的这么快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添的可不是小麻烦。就这几天,你知道我接到了多少找你们的电话吗?”林军皱眉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杜子勋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是子腾的弟弟,现在人已经在看守所里了,你明白吗?”林军语气里蕴藏着怒意,阴着脸继续说道:“抢劫杀人,案子闹的这么轰动,你来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这事儿干的挺损啊!”

    “军哥,你真以为死的那个邱家龙是我们爷俩干的吗?”杜子勋点了根烟后,轻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军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“邱家龙的死,跟我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!”林军眉头轻皱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起来话就长了。”杜子勋组织了一下语言后,就话语简洁的叙述道:“我爸最开始是跟着邱家龙他爸邱小豪玩的,五六年时间内,我爸给他办过不少事儿,但他也没亏待过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之前,你爸帮邱小豪干过命案吗?”林军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杜子勋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还没跟着我爸一块做事儿!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问你呢,你爸怎么会带着儿子一块干这事儿?”林军问出了心里一直很纳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爸有一次办事儿的时候差点折了,是我救的他!”杜子勋也没隐瞒的回应道:“而这一救,我就在警察那儿上线了,不跟他干,也逃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里后,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原本呢,我们爷俩想的是帮着邱小豪干几年,攒点钱就换个地方呆呆。但没想到,我刚刚加入,邱小豪就出事儿了,被检察院抓了!而在他被抓之前,邱小豪欠了我们爷俩两次款没结!这钱呢,对我们来说不是小数,而且我们爷俩也给他玩了命,理所应道的该拿到报酬!”

    林军听着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邱小豪进去了,我就想着管他儿子邱家龙要钱!第一,他手里不缺我们这点;第二,之前我们爷俩见过这小子,他也掺合了他爸的很多事儿,所以,我们管他要这钱是一点毛病都没有!但没想到我爸给这小子打了很多次电话,他都不接,自己开着一百多万的跑车,但就赖着我们这几十个不给……最后,我们爷俩一商量,他躲着不露面,那我们就找找他呗!”

    “他死的那天,你们在场?”刘小军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爷俩进屋之后,他已经被人拿锤子干死了!”杜子勋如实回应道:“当时我俩以为杀他的人肯定已经跑了,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就把屋里保险柜内的东西,还有其他一些贵重物品全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干脏活的人走了,然后呢?”林军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“翻东西的时候,我突然注意到,干脏活那人的锤子压在了邱家龙的身体底下,然后我马上就意识到,人可能没走!因为但凡长点脑子的人,都不可能把作案工具落在现场,所以肯定是他听到我俩上楼的脚步声,心里一慌就藏起来了!”杜子勋逻辑缜密的叙述道:“但我和我爸刚想在屋里找他,就听见里屋门被关上,等我们再追过去的时候,他已经从正门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人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肯定是郭贯麟的人!”杜子勋坚定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林军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江北去往市区的路上,一台奔驰停在路灯下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警察甩开了吗?”郭贯麟上车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雷子点了点头后问道:“咱们去哪儿,哥?”

    郭贯麟坐在后座内想了半天后,右手摸着风衣兜里的枪,双眼盯着雷子后脑回道:“先往东风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那儿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小杜可能被林军那边抓了,白涛让我过去一趟。”郭贯麟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雷子从到车镜内看了一眼郭贯麟后,笑着点头:“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