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76 大小便失禁
    林军刚说完自己有些担忧沙红刚,手机就接到了一条短信,内容很简洁,就三个字:我没事!

    看到这条由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后,林军才算松了口气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?m

    “是老沙发过来的吗?”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生号,既没说自己名儿,也没点出我身份,所以应该是他发的。”林军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就好。”周天同样松了口气后,扭头看向林军:“军,现在有个机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军皱眉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周天观察着林军的表情,有些欲言又止的回了一句:“算了,见到小军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林军双眼盯着天叔数秒,面无表情的叹了一声,就没再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半小时后,h市平f区旭光村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明权……!”刘小军躺在床上看见林军后,非常虚弱的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救他出来!”林军心里清楚他想说什么,所以抢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军,有一件事儿我要和你商量一下。”周天沉吟半晌后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叔……你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如果拖下去,那结果就是白涛会以王明权为要挟,跟咱们换杜子勋。”周天冷静的叙述道:“这样一来,王明权不一定能安全回来,而杜子勋也有可能被白涛在交换的时候干掉。而只要子勋一没,老杜就绝对不可能再回融府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……!”

    “王明权咱们是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救的,但现在我有一个想法,即可以让他在白涛那儿的风险降低,咱们也可以借着这个事儿……!”周天思路清晰的冲着刘小军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东风镇,某粮食站仓库内。

    白涛,郭贯麟,二哥,沈金宏等人站在门外面,透过玻璃看向屋内被绑在凳子上的王明权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嘴挺硬啊!”沈金宏背手冲白涛问道:“大龙能不能扣出来消息啊?”

    “回屋再等一会吧。”白涛沉默半晌后,面无表情的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溜溜达达的就离开了仓库。

    “你这嘴是钢焊的是不?!”大龙光着膀子,一边擦着汗水,一边冲王明权骂道:“皮带都抽折三条了,就是不说,是不?”

    王明权脑袋怂搭着,汗水混着血水从头发上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,整个人就宛若死掉了一般,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,把修车的锯条给我拿来。”大龙扭头吐了口痰,眉头轻皱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玉哥迈步走过来,趴在大龙耳朵旁边说了一句:“歇一会吧,连着整我看这小子够呛能扛过去了,万一弄死了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大龙喘息着再次擦了擦汗水。

    “让那个大夫进来给他枪伤处理一下,咱歇一会再弄?”玉哥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麻了隔壁的,行,那就歇一会,正好我他妈也饿了。”大龙斟酌再三过后,决定听从玉哥的建议,让王明权先缓一缓。因为这人一旦心里升起对抗情绪,那连着弄反而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迈步离去,屋内只留下了三四个人看守。

    二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涛坐在沙发上,冲着曾经给沙红刚等人治过抢伤的黑大夫问道:“那小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,脊椎有重创,下半身都没反应了……!”医生轻声劝说道:“轻点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能不能死屋里?”郭贯麟很焦躁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倒不至于死,但继续弄下去,也不太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就行,他瘫不瘫的能咋地。”郭贯麟根本就没听医生后面说的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粮仓内。

    沙红刚,宝熊,武邵阳等人斜眼扫了几眼王明权,正一边抽着烟,一边闲聊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龙手挺狠啊,人都快捅咕废了。”沙红刚背手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也挺狠,咋揍就是不说。”宝熊头上缠着纱布,弯腰看着王明权喊道:“融府一年给你开多少钱啊,咱命都不要了啊?都他妈给你整到这儿来了,你还坚持啥呢?能跑了咋地?”

    王明权低着脑袋,依旧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杜子勋在哪儿,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啊?知道你就说了呗,我让大夫给你看看脊椎是咋回事儿,行不?”宝熊弯腰继续喊道。

    “滴滴答答!”

    王明权嘴角淌着血水,眼球充血的看了一眼宝熊,随即就再次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不说啊?那不说,你就等着遭罪吧!”宝熊挺无语的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沙红刚刚才也看见了王明权被收拾的全部过程,并且一直注意他的神态和反应,所以此刻他在心里犹豫了半天后,就突然弯腰说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尿裤兜子里了,身上咋这么骚呢?”

    王明权依旧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沙红刚用手扒拉了一下王明权的脑袋: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是不是尿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王明权被扒拉的向左一歪,眯着眼睛就看向了沙红刚。

    “艹!”沙红刚左手扶着凳子把手,弯腰看向凳子底下骂道:“这他妈都尿裤兜子里了,你怎么不吱声呢?全是味儿!你是还拉了?”

    王明权目光呆滞的看着沙红刚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拉了?!”沙红刚再次扒拉了一下王明权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!”王明权回了一句:“没感觉!”

    “真拉了?”武邵阳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闻不着啊?”沙红刚摆手冲大龙的兄弟招呼了一声:“他要上厕所就给他整出去,要不拉屋里,这全是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没说啊!”大龙的兄弟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呲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王明权的裤裆就瞬间潮湿一片,尿液从凳子上滴滴答答的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真尿了。”宝熊立即往后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屋里没法呆了。”沙红刚转身就往外走,并且喊道:“饭好没好呢?别往屋里端了,这都快成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尿了,艹,给他整出去!”大龙的兄弟招呼着身边的同伴,伸手就架起了王明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