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77 吐了
    粮仓走廊的厕所外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a `com

    “你他妈慢一点,都整我身上了!”一个青年左臂架着王明权的胳膊,右手使劲扒拉了一下他的脑袋骂道:“给头转过去,血在粘我衣服上,我他妈整死你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给他扶进去得了!”旁边岁数稍大一些的中年,叹息一声嘀咕道:“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图啥啊?!身体是你自己的,三条皮带在你身上都抽折了,这疼不疼你自己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明权就被塞进了厕所,而那个青年则是擦了擦裤子上粘的血,扭头冲同伴问道:“艹,还真给他脱裤子擦啊?!恶不恶心啊,我还没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不擦咋整啊?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真他妈丧气。”青年骂了一声后,摆手回应道: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接个水管子,给按在地上泚一泚就得了!”

    “这天儿泚凉水啊?!那泚完人还不得废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他死不死跟我有啥关系,你等着吧。”青年冷漠的回了一句后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把……把门关上……我自己来……!”王明权双手扶着洗脸盆边角,手臂颤抖,咬牙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能行吗,能站住吗?”

    “关……关上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厕所门就被外面的青年顺手带上,但也没关严,就只是虚掩着。

    “你去吃一口啊?”青年点了根烟后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厕所门口,你问我吃不吃一口,你他妈挺会说话啊?!”中年伸手就扒拉了一下对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问你去不去吃饭!”

    “你先去吧,我也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艹!”青年骂了一句后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粮仓走廊尽头的房间内,大龙吃完饭,喝了二两白酒,刚准备要回到临时“审讯室”就看见青年头摇尾巴晃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咋过来了呢,我不让你看着他吗?”大龙一愣后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尿裤兜子里了,我和老齐给他整厕所去了,他自己在那儿擦呢,我过来吃口饭!”青年大咧咧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就自己在厕所呢?”大龙拔高声调儿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走廊里有人,他跑不了。”青年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龙一拳怼在青年的肩膀上骂道:“没事儿个jb!!人他妈要在里面自杀了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青年听到这话,当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 你们是啥都干不了!”大龙扔下一句后,迈步就窜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大龙冲到厕所门口,猛然间拽开了门,呼哧带喘的观察着汪明权,见他没有做出任何过激反应后,才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吧,这走廊里全是人,他在里面要真搞事儿,咱肯定能听见……!”青年在旁边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再告诉你们一遍,我说他二十四小时身边不能没人,你们就一分钟都不能离开。让我发现谁偷懒,别说我翻脸!”大龙脸色极为严肃的冲众人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眨了眨眼睛,都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龙伸手就掐住了王明权脖子,歪脖问了一句:“歇一个多小时了吧?尿也给你擦, 屎也让你拉,你他妈想没想好啊!”

    王明权扶着洗手盆,依旧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还他妈挺着是吧?来,给他整屋去,咱继续唠唠!”大龙薅着王明权的头发,就将他硬拽出了厕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旁边,民房院内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!”

    郭贯麟叼着冰-壶吸-管,一边用火机燎着锡纸上化开的冰儿,一边玩命吸着里面的气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二哥冷眼看着郭贯麟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来一口!”沈金宏沉默许久后,就冲着郭贯麟打了个指响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沈金宏和郭贯麟是极少极少碰这种东西的。但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内,二人不光没遇见过一件顺心的事儿,而且心里也都在为自己的前景担忧,那种因为害怕失去而产生的压抑感,是常人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白涛刚开始想劝两句,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,因为他也理解二人的处境。

    屋内就这样的再次沉默了半个多小时,随即玉哥推门进来,小声招呼了一句:“涛哥,你们过去吃一口吧,要不饭凉了!”

    白涛转过身,张嘴问道:“还没吐?”

    “龙……龙哥吃完饭就过去问了,但这小子嘴太他妈硬了。”玉哥替大龙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不知道,还是不想说?”二哥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说话,一句都不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说?!”郭贯麟猛然抬头:“那还是知道呗?”

    玉哥看着郭贯麟通红的眼珠子,没敢瞎接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让大龙出来,我去整他!”郭贯麟咬牙站起身:“我他妈咋就不信他那么有刚呢?!”

    “审人就没jb这么审的,光打就有用的话,那公安局就没有破不了的案了。”沙红刚站在门外,吃着西瓜眉头轻皱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?”二哥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照大龙这么打下去,人还没等张嘴,就让他给祸害死了。”沙红刚吐着西瓜籽,言语随意的回应道:“拿个管钳子,二十分钟就夹他一根手指头,骨头碎了,肉还连着,你看他能不能挺的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行!这个是个路子!!”郭贯麟立即指着沙红刚喊道:“你去弄,他要吐口了,我给你拿钱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沙红刚毫不犹豫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 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融府的人,我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,别回头弄出什么事儿,我再说不清楚。”沙红刚非常理智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!”郭贯麟迈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让大龙办吧!”白涛皱眉拦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他,我亲自弄!”郭贯麟焦躁的摆了摆手,抬脚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老郭啊,这真是急了!”二哥皱眉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涛站在原地,背着手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玉哥冲进屋内,张嘴喊了一句:“你别说老沙这个招真他妈好使,手指头夹一根,这小子就吐了!”

    “吐了?”白涛一愣。

    “吐了,他说了杜子勋在哪儿!”玉哥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几亿的买卖我都干了,我还整不了你了?!”郭贯麟爽朗的声音在走廊内泛起:“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