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82 豪宅,枪,一个犯错的人
    粮食站内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丹哥,波战神,南征,还有另外两个融府兄弟,一块冲进走廊之后,就奔着最里面的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给丹哥等人开车的司机,低头刚拿起烟盒,就听到车辆后方传来了一阵马达声响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司机瞬间回头,只见后风挡玻璃传来一阵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嘭,咣当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一阵闷响泛起,后面一辆厢货货车呼啸着撞在了面包车车尾,司机身体猛然向前一晃,脑袋砸在了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厢货货车后门被推开,十几个手持砍刀,稿把子,钢管的青年宛若饿狼一般冲下,瞬间就冲着面包车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砍死他!”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给他拽下来!”

    “嘭,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一拥而上,围着面包车连打带砸,车内司机额头冒血的向四周扫了一眼,右手仓促的抓起手枪,胡乱冲着车外就是一顿乱崩。枪声响起之后,人群暂时轰散,但很快对伙手里有枪的小伙,也冲着面包车驾驶室乱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秒前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丹哥一脚踹开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,迅速往里扫了一眼后,立即回头说道:“没人?”

    南征顿时一愣,摆手招呼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室外的枪声传进屋内,波-波立即伸手拦了一下后面的人,并且喊道:“事儿不对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与波-波默契十足的南征,连续往前跑了两步后,低头一枪就打开了另外一个屋的房门:“这里有窗户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五人转身进屋,而走廊两头则是传来了激烈的脚步之声。

    “从窗户跑!”南征站在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头还在外面呢!”丹哥窜上窗台后,毫不犹豫的喊道:“回去救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外号叫老头的司机,在急眼之后,开着已经被打碎两条轮胎的面包车,往前冲了十几米后,车身失去平衡,难以控制的就撞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老头推开车门,迈步刚冲下去,腿上就被崩了一枪,随即六七个人冲上来,拿着稿把子和片刀,就往他身上一顿猛拍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给他架起来!”一个脸上满是疤瘌的男子,手持片刀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丹哥等人从窗户跑出来后,第一时间冲到了门前,乱枪打散人群之后,南征单手将老头从地上拽起,直接架在了肩上。

    “走了,走了,丹哥!”波-波拽着已经红眼的丹哥,连续喊了n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一行人狼狈不堪的就冲着院外跑去,而丹哥为了掩护南征,胳膊上也挨了一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市局内,何维绪盯着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拨通了一个备注为“政委老张”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张政委很快就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,在家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市里要临时开个会,你回来一趟,咱俩过去啊?!”何维绪看着他年轻时候和张政委的合照,眼神有些发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政委在电话另外一头,沉默了得有十几秒后,才笑着回应道:“行,那我一会过去!”

    何维绪双眼盯着照片,再次补充了一句:“你回来吧,我陪你去市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政委再次停顿半晌后,点头应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豪华公寓内,一直被沈金宏,白涛等人称作“二哥”的张政委,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,低头看着手机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就在二十多分钟之前,他从一些关系那里得知,旅游局的老佟等人已经被检察院叫走,黎裕华也准备动身去北京。而在体制内干了半辈子的张政委,自然不难从这些信息中分析出,自己所在的黎裕华派系,可能要迎来一场大灾……

    但在这场由马书记反击引起的大灾中,黎裕华和白涛最终是什么结果,张政委可能不好说,但自己如果留下,那绝对会是被弃掉的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二哥不准备坐以待毙,他在国外有私人账户,里面存有大量贪污款,足够他后半辈子活的了。而现在家里肯定也已经让检察院和局里盯上了,所以他也暂时顾不上老婆和孩子了,只准备自己先走再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将电话揣进兜里后,二哥提起脚边的皮箱,迈步就要往公寓外面走,但双脚刚迈两步,手机就在裤兜里响起了短信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二哥收住脚步,低头扫了一眼手机后愣住。

    “警察已经去了,你跑不了,但怎样取舍,你要心中有数!”

    短信内容毫无情感,电话号码也是陌生的,但二哥不难猜出给他发短信的是谁。

    房门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二哥看着防盗门,脸如死灰,闭着眼睛杵立半晌,就转身再次回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再次催命一般的响起,二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左手搭在额头上,宛若喘不过气来一般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

    电话另外一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!”二哥喘息着再次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张,回来吧!回来还有机会,相信我!!”何维绪声音颤抖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政法大学毕业的,我会不知道,自己不至于被判死吗?”张政委脸色苍白的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老张!!错了就是错了,但你得认!我们搭班子干这么多年……!”

    “老何,你是让我去跟那些,曾经被我抓过的犯人,呆在一个监号里吗?”张政委眼圈通红的回问道。

    何维绪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何,下辈子吧,下辈子如果还有机会,我给你好好当一回政委!”二哥眯着眼睛,从腰里掏出了手枪。

    “上去了吗?!”何维绪听到这话,猛然站起后,冲着办公桌旁边的刑警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可说她们已经上去了!”

    “老何,想死的人你拦不住……!”张政委擦着眼泪,咬牙说道:“早点退了吧,老黎不对,马书记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。老何,念在朋友一场,别难为我家里人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张政委吞枪死在了自己金碧辉煌,但却永远也无法见光的豪宅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h。

    林军接起电话:“喂?!”

    “粮站是个套,没有人!”丹哥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ps:还有一章,11点之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