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89 老黎眼中的白涛
    第二日上午,h市市郊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马书记检查完某项目施工地点后,就让秘书给他安排出了十几分钟的私人时间,见了一下特意赶过来的林军,不过二人在见面过程中,并没有谈出什么有营养的话题,也就是马书记问了几句融府目前的现状,林军如实的应付而已。

    二人初次见面,而且又是在h市“政治台风”刮的猛烈之时,所以谁嘴里也不想说出太过格的话,但马书记能在这个关口公开与林军碰面,也等于是告诉其他人,融府的城头上插的是他老马的旗,而林军能亲自露面,看重的也是这一点。

    简单的交谈了能有十多分钟后,老马话语委婉的提点了一句林军:“沈金宏,郭贯麟,包括白涛都不是脑袋冲动的蠢人,他们善于利用规则,善于用人情办事儿,所以才有今天。对于政府和社会来说,能给城市带来推动的资本企业,在规则之内,适当给予照顾,开个绿灯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但如果太懂规则,又不停的破坏规则,结果往往会难以控制。林军啊,你也不缺钱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林军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!”马书记微笑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到这里,二人这次见面就算结束,而林军送马书记上车之后,就与他的秘书站在路边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黎现在很被动,马书记这与你一见面,飞龙公司的压力就会减少很多。”秘书笑着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万分感谢。”林军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的要看住,不要让事情在发生变化了。”秘书嘱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林军轻声回了一句,就从兜里掏出了李英姬和小崔取回来的胶卷:“这个是邱家龙保险柜里藏着的一本帐,内容很详尽,怎么用,你做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秘书满意的拍了拍林军肩膀后,就动作隐秘的将胶卷揣进了兜内,紧跟着二人握手,相互寒暄几句后,就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j市郊,黎裕华与一位比他小起码五六岁的中年,相对而坐,一边喝茶,一边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,下面出的问题,会把你弄的这么被动?”中年眉头轻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宋调任一把之后,除了我之外,老马最有可能和他搭班子,而我和老马一直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矛盾。政治这东西你也清楚,有的时候不争,你也很难在事情中心内脱身啊!……我的问题,不是在下层爆发的,而是宋更看重老马啊!”黎裕华长叹一声,满脸疲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宋支持,案子到了中-纪委,就真的很难办。”中年眉头紧皱,低声回应道:“中-纪委手腕在硬,也要充分考虑当地一把的态度,所以宋如果在你的事儿上多说话,这事儿难办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领导的意思呢?”黎裕华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一脉的人,立场是有没问题的。”中年拉了个长音后,身体往前坐了坐,才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来之前,我爸说的是,在事情上尽力而为,在心理上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黎裕华听到这话愣了半天后,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状态最佳的过了一关,那事情不能在继续发酵,那些已经被抓走,并且准备被处理的人,在里面要把嘴巴闭好。”中年再次嘱咐道:“如果这样,就还有一线希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黎裕华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分开后,黎裕华被白涛带来的人接走。

    夜里,市郊某私人会所内,白涛与黎裕华吃着精致的小菜,喝起了价格不菲的红酒。

    “……领导,老徐这边我打过招呼了,应该很快就有回复。”白涛给黎裕华续着杯中酒,话语轻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”小涛啊?我问你个问题。”黎裕华脸色红润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您问。”白涛一愣后,就放下酒瓶,准备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”你真的希望我过了这一关吗?”黎裕华满脸笑意的看着白涛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白涛听到这话,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变的极为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。”黎裕华一笑:“有了老徐,还需要老黎吗?!”

    “领导……”白涛张嘴就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黎裕华直接摆手打断,一边夹着菜,一边继续说道:“……我刚升县长的那一年,老领导问我,你想在哪儿干,我直接就告诉她,在哪儿干都行,但就不想在您身边干!他笑着问,为啥呀,我就跟他直说,有您在上面,我就永远都是个秘书啊!”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后,嘴唇蠕动着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涛啊,这些年我没少帮你,你也没少给我支持,咱们之间如果说一句亏欠,可能在你心里,你早就觉得,我给你的资源,已经远远比不上你为我付出的了。”黎裕华眼神睿智的看着白涛,依旧笑着冲他说道:“赵胖子不好说,但郭贯麟你绝对能救,却没救,对吗?”

    白涛咬了咬牙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极度厌烦了,我给你资源不够的同时,又给你带来的麻烦。比如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,比如你明明不想掏的投资,却要看在我的面子上,微笑的把钱掏出来,还有那些你不想干,但又不得不干的事儿……”黎裕华指着白涛,笑容灿烂的评价道:“白涛啊,你比谁都清楚,只有我倒了,你才能摆脱这种病态的关系,暂时会很难受,但却有个健康的未来啊!”

    白涛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会找徐占年帮我?因为我不能折的太彻底,那样会牵连到你和你的公司。”黎裕华沉吟数秒后,插手问道:“我说的对吗?!”

    白涛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你,你是个干事儿的料……换做是我,我也会这么干!”黎裕华端起酒杯,拍着白涛肩膀招呼道:“话唠七分透,留着三分脸!来吧, 到此打住,咱俩喝酒!”

    白涛停顿一下后,眼圈通红的拿起酒瓶,仰脖就大口灌着。

    ps:提前发一章,一点左右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