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90 男尸
    当天晚上,白涛和黎裕华喝到断片后才睡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a`com而这可能是白涛近几年内,唯一一次喝到懵圈,因为黎裕华晚上跟他说的话,可谓是字字诛心,句句说到了他心坎里。

    郭贯麟究竟能不能救,这没法假设,因为人已经死了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白涛那天见完黎裕华的秘书,跟大旗唠嗑之时,心里应该就已经有了决定。而对于白涛来说,只要是他做的决定,那就很难再更改……

    曾经对待太和他是这样,如今对待黎裕华他也是这样。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无情和决绝,只有果断和不可挽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的抓人行动依旧在继续,有了杜子勋提供的第二本账本,那些准备跑的,或者每晚都在忐忑中入睡的人,大多数还是没能躲过这早晚要来的一刀。而黎裕华想控制局面,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    与马书记见完面之后,林军就准备返回吉l,静观事态发展,但他刚准备要走,郑可的电话就打到了他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郑可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江上的冰窟窿里发现一具男尸,死亡时间就是最近几天。”郑可皱着黛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确认身份了吗?!”林军声调拔高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需要你过来辨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江边的封锁线外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路虎停滞,林军,大脑袋,张世忠等人迈步就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外围的刑警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郑可戴着白手套,白口罩站在积雪旁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林军掀开警戒线就冲了过去,神色略有些慌乱的冲郑可问道:“人呢!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呢。”郑可指了指担架上,蒙着白布的尸体。

    林军咽了口唾沫后,手掌颤抖的就抓起白布,掀开一角看去!

    尸体不是老沙,但林军却依旧怔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明……明权?”张世忠脸色铁青的叫出了尸体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王明权满是伤痕的尸体和脖子上,胸口上明晃晃的刀口,枪伤,脑袋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“哥,先别告诉小军了!”大脑袋回过神来之后,轻声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瞒住吗?!能……能吗?”林军脸色苍白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f区,旭光村。

    阿哲躺在炕上正在睡觉之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!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阿哲听出对方是谁之后,立即睁开眼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从黑h回来之后,我们就让大龙全部带走了,这几天我们一直在一块,我没办法联系你。”对方语速很快的叙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怀疑你了吗?”阿哲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齐霄云递给你之后,我应该没事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阿哲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打电话,是想跟你说一声,不要想着去救王明权了。”对方停顿半晌后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?”阿哲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听大龙打电话说,王明权在黑h事儿出的当天晚上,就被处理了!”对方声音低沉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阿哲久久无语,心中瞬间联想到,如果刘小军听到这个消息,会是怎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阿哲,这事儿谁都没招。白涛如果提前真有防备,那王明权就是这个结果……谁也改变不了……!”对方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哲咬了咬牙,脸色阴沉的回应道:“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阿哲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有个事儿想问你。”对方似乎斟酌再三后,才硬着头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阿哲一愣。

    “沙红刚到底是不是自己人?”对方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违规,但他还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阿哲听到这个问题后,立即目露精光的反问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该不该说!”对方再次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和我你有什么不该说的?”阿哲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听大龙说,捅死王明权的就是沙红刚。”对方语气略有些急促的补充道:“人命关天的事儿,我不好瞎说。但我又确实听到大龙说,是沙红刚亲手做的王明权,而且白涛就在旁边!你跟我交个实底儿,沙红刚到底是不是自己人?!”

    阿哲听到这话后,瞬间呆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s海,某娱乐会所。

    “曾哥好!”

    “曾哥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曾洪强穿着阿玛尼的风衣,脚上踩着古驰的皮鞋,手里攥着宝马5系的车钥匙,迈步走到大厅时,立即就有n个销售经理围上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曾哥,今晚还开大包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找人,在v15!”曾洪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,您跟我来!”

    “把我的存酒拿过去。”曾洪强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曾洪强被众人拥簇着就去了二楼,进了低消五千多的包房。

    “哎呦,来了,强哥!”一个膀大腰圆,脸上全是横肉的中年,龇牙就冲曾洪强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话音落,跟着中年一块来的朋友,也都起立冲曾洪强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曾洪强一笑,摆手应道:“都坐!”

    “哎,儿子撒谎,我谁都不佩服就佩服你!!这一年多的功夫,你算是又活过来了!这阿玛尼穿的太有样了!”中年捏着曾洪强的风衣,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明儿我送一件不就完了吗?”曾洪强笑着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出来嘚瑟,那个女大款不收拾你啊?”中年小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出国旅游了。”曾洪强随口回了一句后,立马岔开话题说道:“不聊她,说说你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中年点头后,就给曾洪强倒了杯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确定是老沙干的?”阿哲再次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龙没必要撒谎啊!”对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:“而且我是偷着听到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件事儿你要给我烂在肚子里,跟谁都不能说,明白吗?!”阿哲语气十分严肃的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ps:还有四章,晚上八点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