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97 求爱
    “你不说你胃疼吗?”凌涵被熊梓龙扯着胳膊,满脸疑惑的问了一句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“我有两个朋友在这儿,咱过去跟他们喝杯酒就走。”熊梓龙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胃疼还喝酒?你撒谎!”凌涵黛眉微皱的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撒谎,也是善意的谎言,嘿嘿!”熊梓龙表情十分温暖的看着凌涵:“跟我进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以为你真的病了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凌涵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!”熊梓龙拽着凌涵胳膊,就顺着走廊,去了酒吧二楼卡台。

    二人到的时候,卡台上已经坐了六七对男男女女,众人见到凌涵过来后,都嬉笑着称呼对方为嫂子。但凌涵听的十分反感,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扫了一眼熊梓龙回应道:“我们就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里有我公司员工,也有好朋友,这是……!”熊梓龙站在卡台边上,先是将众人相互介绍了一下,随后招呼着凌涵说道:“坐!”

    “……熊总,我明天要回我爸妈那儿,票都订好了,你要是没什么事儿,我就先走了。”凌涵小声冲熊梓龙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安心坐在这儿,听我把话说完,我明天让车送你回老家都行!”熊梓龙满眼炙热的看着凌涵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凌涵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熊梓龙打了个指响后,抬头冲着走过来的服务员说道:“你去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熊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服务员离开。

    “涵涵,我敬你一杯哈。”熊梓龙一男性朋友,端起酒杯就冲凌涵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太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都来酒吧了,你少喝一点。”熊梓龙的朋友弯腰就给凌涵倒了半杯,满是英文的鸡尾酒预调酒。

    这个酒是国外生产的,很受当下年轻人的追捧,因为它还有个中文名叫失-身酒,近几年在夜场内非常流行。

    熊梓龙准备这种酒,倒不是说心里想把凌涵怎么样,而是他觉得凌涵如果稍微喝的晕晕乎乎一些,有利于接下来的节目。

    凌涵由于工作原因很少玩夜店,也不知道这酒的劲儿有多大,所以一看对方就给自己倒了半杯,那她也不好意思拒绝,站起来就跟对方撞了一下杯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第一次见面,那有一个人敬完,自然就会有另外一个人,所以凌涵喝了一圈下来,就消灭掉了一灌半的**酒,并且紧跟着就有点迷糊,俏脸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熊梓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“不能喝就别喝了。”熊梓龙还真怕凌涵喝的断片,所以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要干嘛?”凌涵扶额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,灯光打到dj台,大屏幕给我亮起来!”就在这时帅气的男dj,嗓音低沉的在楼下喊了一声:“腊月寒冬,你我初见,阳春二月,不抵你一眼望来的温柔……不知何时,我心弦被你撩动,如今,在这激情澎湃的夜晚,在杰克酒吧,我的无名指为你跳动……我想说,随着音乐的节奏,我想说,随着耀眼灯光,我想说……想说……涵涵,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呦吼!!”

    熊梓龙的朋友全部站起来,挥动双手,吹着口哨。

    “来,灯光师把灯光打给我们的男主角!”dj拿着麦克,激情澎湃的喊道:“熊总牛b!!杰克全体员工,祝您今晚开心,快乐!当然,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!我们的涵涵小姐能接受你这份诚挚的爱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熊总转身看向凌涵,满脸真挚的说道:“不是摆谱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和你在一块要让全世界知道!我不是玩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凌涵一脸懵圈的看着熊梓龙,惊愕地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十几位充当啦啦队的盆友,开始卖力的起哄。

    凌涵眨着大眼睛,努力让自己清醒后,伸手拽着熊梓龙说道:“你别闹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样很尴尬!”凌涵狂汗的回应道:“我……我是……不能答应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做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,熊总,你没有做的不好,只是我……我们是不可能的,你明白吗?”凌涵摆手解释道:“你难道没有听懂,我曾经跟你说的那些话吗?”

    熊梓龙单膝跪地,身体僵硬的回应道:“你等了这么多年没有结果,为什么不试着接受一下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们就在一块吧,熊总真的很喜欢你。”劝凌涵酒的那个男生,抓着凌涵的胳膊,就要把她的手掌放在熊梓龙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是你嫂子!”凌涵皱眉甩开了那个伸手的胳膊,沉吟半晌后,再次倒满了一杯鸡尾酒,低头看着熊梓龙说道:“熊总,你对我很好,我能感受得到。但……可能我比较傻……在认识你的很多年以前,我就爱上了他……我这么说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这么多年,并没有任何结果啊!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我的问题。”凌涵仰脖喝掉杯中的鸡尾酒,站起身来说道:“对不起,熊总,我们还是保持工作关系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凌涵站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涵涵,涵涵,你听我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可能的。你觉得,我会为了一个认识不到半年的人,去放弃支撑我走了六年的感情吗?”凌涵声音颤抖的回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毛的感情啊,不就是林军的条件在那儿摆着呢吗?!”劝酒的那个青年,有些激动的回应道:“你不想跟着林军,能在融府混成现在这样吗?!我跟你说昂,女人不能太他妈的有心眼,你想睡大哥,也得问问大哥能对你保持几分热度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松开我!”凌涵听到这话后,没搭理那个男的,而是扭头冲熊梓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?”熊梓龙咬着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!”

    “熊哥,你就让她走吧!!这地球没女人了是咋地?人家要当融府少奶奶,你场面整的再大,有他妈啥用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刚说一半,青年的头发就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抓住。

    “艹!”青年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你这嘴吃大粪了,怎么这么脏呢?”张世忠压着青年的脑袋,直接插在了硕大的冰块桶内:“来,我给你好好洗洗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卡台内的所有男生全部围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