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03 帮帮我,曾经的朋友!
    黎小权等到了第二天晚上五点多,白涛依旧没有给他回来的准信儿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a `com中途黎小权几次给他发短信,但白涛回的全部都是“就这一两天”“你先等一等”“很快”“回去提前告诉你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站在公寓窗口,黎小权抽了两根烟后,就决定不在这儿死等了,直接打车赶到了白涛的公司总部。但由于他从国外回来,没有应季衣物,所以只能穿着单薄的皮夹克,站在东北初春,十分阴冷的室外等待着。

    将近六个小时过去,黎小权冻的直打喷嚏,刚做完手术的身体也是十分不舒服,但他依旧坚持着。

    也许是老天照顾,原本今天准备参加一个酒局的白涛,临时有事儿没去上,所以就返回了公司,但人刚到就碰上了黎小权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你回不来吗?”黎小权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涛一愣后关上车门,轻声回应道:“临时有点急事儿,刚飞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黎小权看着他,嘴唇冻的发青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在公寓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在公寓等两月,也见不到你!”

    “走吧,上楼去说!”白涛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在这儿说吧。”黎小权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白涛闻声沉默数秒,随即摆了摆手让司机走开后说道:“小权,你爸的事儿,我在尽全力办着,但一时半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个混吃等死的败家子,但好歹也算有些眼界。我爸还能不能出来,不用你说,我心里也有数!”黎小权双眼看着白涛,话语简洁的回应道:“我找你,不是说这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爸走到今天这步,是林军背后整的,所以我想问问你,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办?什么时候收拾融府,收拾林军?”黎小权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白涛眉头轻皱的挠了挠头:“小权,融府我早晚会收拾,但现在不是时候!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是时候呢?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一段时间,家里的情况你不了解!现在马书记很可能接省z的位置,而他一直跟你爸不和,所以未来一段时间内,我的公司会很难做!”白涛极力解释道:“而且你爸的案子很复杂,牵扯了很多人和很多事儿,我需要一定时间,才能把这些隐患……!”

    “白涛!我不是公司老总,我考虑不到你想的那些事儿!”黎小权语气有些激动的打断白涛,话语直接的说道:“我能来找你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你受过我黎家的恩,从我爸手里拿过大量的利益,甚至在生意上对你的照顾,比对我都多!所以,我才来找你,因为我自己办不了这个事儿,你明白吗?!”

    白涛摆手回应道:“小权,你说的,我都明白,但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的不是什么但是!!”黎小权再次打断白涛的话:“我想听的是,你能做还是不能做!没错,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h市的大公子,我就一个即将没了爹,没了家庭的普通人!我们曾经是朋友,而你现在这个朋友走投无路了,跪到你的门下,想让你帮他出了这口气,行不行?白涛,林军废了我,我都没逼过你做什么……因为我知道你不欠我任何东西!但老黎不一样,他帮过你,帮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对吗?”

    白涛沉默,双眼有些躲闪的看着黎小权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黎小权站在原地,足足等了半分钟后,才咬牙继续说道:“好!你有你的难处,你干不了这个事儿!那这样行不行,你借给我点人,钱我掏,事情我自己做!如果有一天真出事儿了,我黎小权对天发誓,不会咬你兄弟,更不会咬你!哪怕我被判死了,我他妈也认了!”

    “小权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一件杀人报复的事儿,又他妈有多复杂?”黎小权攥着拳头的回应道:“你就告诉我,人,你能不能借给我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是强逼着我和你一起跳楼,你懂吗?!”白涛也有些激动的回应道:“现在全省都在盯着你爸的案子,我已经足够焦头烂额的了,这时候凭什么让我的兄弟陪你去玩命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凭什么……!”黎小权眼泪在眼圈的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权,你把人情关系解读的太浅了。我白涛不是一个人在外面干事儿,身后还跟着一大堆人呢!我明告诉你,昨天你一到家,公司里就有无数高层给我打电话,让我把你送走,你明白吗?!”白涛指着地面解释道:“我和你爸是一样的,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!”

    “身不由己?!白涛,如果我爸没进去,或者说还有一点点重新起来的可能!我让你去办个人,你还会说什么身不由己吗?!”黎小权流着眼泪,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白涛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公司的人,拿你都当祖宗供着,我真的不相信,你做出的决定有谁敢去反驳你!”黎小权伸出胳膊,指着白涛的胸口回应道:“在你的世界里,没有什么他妈的狗屁身不由己,只有利益够不够,值不值得!今天的我,在你眼里已经一毛钱利用价值都没有了,所以,你连一丁点的风险,都不愿意承担!”

    白涛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白涛,我佩服你,因为你比谁活的都明白,但我也恶心你,因为你tm连王铎都不如。他再损篮子,还知道在里面不吐口,保他大哥沈金宏呢!可你呢?!你已经活的一点人味都没有了!”黎小权声音颤抖,用力戳着白涛继续说道:“你就是不想办这个事儿,你哪怕让两个人过来,跟我演演戏,我黎小权都他妈跪地下给你磕头,感激你,让我觉得,我在外面为老黎做了一些事儿!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权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曾经拿你当过亲哥哥,你不想办,直接跟我说,我也比现在舒服!”黎小权说完这句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”

    “白涛,你记住我的话,如果有一天,你要是不行了,你他妈会比我今天还惨!”黎小权扔下一句后,就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望着他远去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黎小权去了四川某地,准备见一个他曾经帮住过,并且也与林军有着极深矛盾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