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06 稳,我们要稳
    绵y,罗浮山某度假村五星级酒店内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王先生坐在客房的沙发上,表情震惊,不解,疑惑的看着黎小权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还不认识了?”黎小权风情万种的撩了撩一头秀发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先生尴尬的一笑,挠着鼻子回了一句:“你这变化也太大了……咱俩要在大街上碰上,我都不敢认你。”

    黎小权喝了口红酒,轻声回了一句:“老王,我过来找你,是有事儿说?!”

    “小权,我能出来是受你照顾,在外面这段时间,我几次在钱上遇到困难,你也都帮我了,所以,你跟我只要吭声,那肯定好使。”王先生弹了弹烟灰,翘着二郎腿回应道:“你说吧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老王,当初我帮你,是为了啥,你还记得吗?”黎小权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王先生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黎小权看见老王是这个表情之后,眉头的不由得一皱,心里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记得!”王先生回过神来之后,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和林军有仇,我和他也有仇,所以你愿意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!”黎小权一点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一直也没提这个事儿,我还心思你看开了呢。”王先生掐灭了烟头,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“老王,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,就是因为林军……!”黎小权没有跟老王说自己家里发生的事儿,只称是自己和林军有仇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权,我刚出来那会,想的是找两个兄弟,弄点钱,回去就办了林军,但等我找到兄弟,手里也有俩钱了,我听说林军五星级酒店都干了三四个了。”王先生抿着茶水,笑着回应道:“他现在确实是起来了,不太好整,呵呵!”

    “你亲弟弟可是让林军在沈y给整死了,你也因为林军进去了……!”黎小权眯着眼睛回应道:“你别跟我说,你忘了这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王先生托着下巴,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我没忘,只是想说,林军确实不好整,呵呵,我怕事儿没干成,再把自己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黎小权听到这话后,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发浓烈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小权,当初你借我多少钱来着?”王先生停顿了几秒后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黎小权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有下面五家游戏厅,两家洗浴中心,今年下半年,我准备在加盟一个连锁品牌的洗浴会所,在成都开一家。”王先生放下茶杯,言语很客气的说道:“虽然现在我也很吃钱,但两三百万的现款,凑一凑,还是能拿出来的。小权,别多想昂,这个钱呢,我早该还给你,所以它跟你来找我说的这个事儿,没有直接关系!”

    黎小权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至于林军,你等我几个兄弟从号里和国外回来,咱们在研究这个事儿,你看行不?”王先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朋友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很快,也就一年半载的。”王先生插手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黎小权眨了眨眼睛,指着王先生身旁的小伙说道:“你出去,帮我要杯咖啡!”

    小伙扭头就看向了王先生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小伙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老王,我给你讲个故事!”黎小权舔了舔嘴唇,身体向前坐了坐说道:“四年前,我有个朋友在国外回来,混的非常惨,所以求到我,让我帮他找个能快来钱的事儿干……我看他可怜,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在成都开游戏厅,也做赌球的老板……而我这个朋友去了之后,就在这游戏厅负责抽水,放款,和收账……朋友干了不到三个月,这个游戏厅就出事儿了,被三个外地人持枪给抢了,据说现金丢了一百多万,一天后,外出要账的老板听到个信,往家走的时候,连车带人掉山涧里摔死了……而他老婆跟我说,老板的车上还有一百多万要回来的账款,但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王先生听到这话,摸了摸鼻子:“这案子我听过,后来不说主犯畏罪自杀了吗?呵呵!”

    “是自杀的吗?”黎小权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案子都结了啊!”王先生手掌略微颤抖的拿起了烟盒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死的主犯也是东北的,而且我还认识,呵呵!”黎小权一笑:“我知道他为什么死,而且跟警察说了,警察马上就会信。”

    王先生听到这话后,停顿了数秒,低头点了根烟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王,我他妈现在一点都不怕死,你信不信?”黎小权毫不犹豫的点了一句后,歪脖问道:“四年前的两百万,能在老家江北买套别墅,现在的两百万,连首付都不一定够!老王,通货膨胀了,凡事儿都是有利息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先生一笑:“你说得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速路出口处不远的派出所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那个什么大哥,能不能来捞咱啊?!”老肥坐在地上,手上戴着手铐冲凯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打电话了,但他没接!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吹牛b呢?他能管你吗?”旁边的一小伙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点破事儿,对他来说打个电话就ok了。”凯凯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后,轻声冲众人问道:“要不咱几个先凑一凑,凑出八千块钱来,把罚款和赔偿交了,先出去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我上哪儿整钱去啊?再说,你不说你大哥罩得住吗?怎么还让我们掏这钱呢?”老肥十分不愿意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是不接电话吗?!”凯凯也有点急了的骂道:“再说了,我他妈都告诉你了!来这边别嘚瑟,咱们老要张狂少要稳,办事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你二大爷的吧?咱到底是谁不稳呐?!我他妈还没等说话呢,你一鞋底子就抽人家脸上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凯凯一听这话,顿时炸毛了,伸出纹着一个“忍”字的胳膊,一把就掐住了老肥的脖子:“你在骂我一个?!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哥说话,是不?”

    “去你爹了篮子的,我他妈干死你!”老肥抬脚就踹凯凯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,派出所的警察张嘴喊道:“小点声!当这是你们家呢?到底能不能调节,不能调节,你们得拘留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林军和杜子勋返回了长c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