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08 噩梦
    从派出所出来之后,王先生,窦旭安,还有两个司机,共开了两辆车,载着凯凯等人就来到了市区内一家装修豪华的酒楼门口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a`com

    “凯凯啊,今晚我还有些事情,就不陪你们了,一会我让你建东哥领着你们转转,然后明天白天,我找你们一块吃饭。”王先生坐在车内,翘着二郎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跟我们一块啊?”凯凯有点意外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还有点事儿。”王先生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忙吧,叔!”凯凯点头。

    “建东。”王先生叫了一句后,低头就从包里拿出了特意在店里取的三万现金,抬头说道:“晚上你辛苦一下,安排安排这几个崽儿,明儿一早接我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车内,凯凯,老肥俩人看着王先生手里的钱,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开心点玩,到叔这儿了,叔亏不了你的,呵呵!”王先生摸了摸凯凯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……叔,让你破费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先生一笑:“怕我破费你倒是别来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凯凯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王先生坐着窦旭安那辆车离去,随即凯凯,老肥等人跟着建东就去饭店吃了饭,喝了酒。

    众人闹腾到后半夜,建东又领着众人去了一家同样档次不低的商务ktv,并且还给这帮孩子一人找了一姑娘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我艹,这腿……这*……!”老肥看着一水水衣着暴.露的姑娘,咽着唾沫感叹道:“儿子撒谎!看见她们,我真感觉在上h偷的那一百多辆自行车,都喂了狗了……这才叫b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先生从饭店离开后,就准时回家睡觉了,但人刚躺在床上睡着,就做了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梦中!

    一个没脑袋的中年,站在漆黑阴冷的树荫下冲他喊道:“……老王啊,老王……我嗓子疼啊,脖子里全是毒药……烂了啊……给我脑袋都烂掉了。”

    画面一转,王先生已经死去的亲弟弟,捂着脖子吼道:“……你是不是忘了我了……你咋不给我报仇呢……我是你亲弟弟啊!”

    床上,王先生呼吸急促,全身都是汗水,连连摇头呢喃道:“……我没办法啊,你别怨我啊……别怨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喊什么呢?”媳妇躺在旁边,迷迷糊糊的推了一下老王。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王先生猛然惊醒,直愣愣的看着媳妇,脸色极为难看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说梦话了呢?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媳妇拿着床头柜上的纸巾,伸手帮老王擦了擦额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可能太累了……!”王先生回过神来,拿起水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!没事儿吧,是不是不舒服啊?你要不舒服,明天咱休息一天!”媳妇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儿……!”王先生放下水杯,躺在床上一闭眼,脑中就出现了刚刚噩梦里的场景,随即他宛若虚脱的休息了一会,掀开被子说道:“你先睡吧,我去冲个澡!”

    “……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累了!”王先生从来不跟媳妇说自己在外面的事儿,所以摆了摆手,拿着浴巾就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ktv内。

    凯凯喝的满面通红,身体里倒歪斜的靠在老肥身上,右手掐着他起码有c罩.杯的奶.子,言语里透着得意的问道:“艹,我就问你,这牌面,这种档次的消费!差不差事儿?!”

    “不差事儿……!”老肥摇着大脑袋,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吹没吹牛b?!”凯凯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就问你服不服?!你服不服我?”凯凯使劲儿揉搓着老肥的脸蛋子。

    “服你,你最牛b!!”

    “咱俩谁是大哥?”

    “艹,我不一直管你叫大哥吗?!来,大哥,我敬你一个,敬你牛b闪闪的二十一岁!”老肥立马提起酒杯说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凯凯听声后,踉踉跄跄的也端起酒杯,扯脖子冲屋内喊道:“哥几个!我王叔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连老肥在内的四人,毫不犹豫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人得跟着俊鸟走,才能成凤凰!咱能认识王叔是福分,以后大家抱一块好好干!就凭咱们几个,早早晚晚能窜起来!”凯凯攥着杯子,豪气冲云霄的说道:“来吧,为了明天,为了钱,为了马子……干杯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的站起身,撞着杯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司机建东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一边玩着手机,一边叹息一声嘀咕道:“唉,年轻真好啊,可以用脚后跟看世界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长c融府康年,林军和周天在办公室里碰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黎裕华那边还没有消息吗?”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军问过马书记的秘书,他跟小军说,老黎判肯定是会判,但结果可能会下的慢一点。”林军轻声回应道:“毕竟老黎上面也是有人的,来来回回的扯几个回合,也正常!”

    “马书记肯定是接省z位了?”周天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基本上吧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要是接了省z的位,飞龙算是在老家站稳脚跟了啊。”周天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恩,这算是这段时间,最顺心的事儿了。”林军搓了搓手掌,轻声继续说道:“叔,还得麻烦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子勋这趟跟我去完河b,虽然心态恢复了一点,但你老这么让他闲着,他该瞎寻思了。”林军沉吟半晌后,轻声补充道:“我在想给他安排点啥事儿干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的案子还没结,现在不适合公开露面!”周天插手回应道:“我的意思是,先别安排,就让他和小忠跟在你身边,跑跑腿,开开车!等过一段时间,他恢复一点了,咱再想招研究研究他这个案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我听小乐跟我说,子腾的事儿也有缓儿了?”周天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儿呢。”林军点头后,就跟周天轻声交流起了杜子腾的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c绵y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出来包夜可是真的亏不到哈,不到六小时……两盒避.孕.套都让你用完了……你看看我下面,都肿了呀……!”姑娘疲惫的躺在床上,无语的问道:“你这是多久没做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老兵,已经一年多没上战场了,姐们……我跟你说……你跟我睡一觉算他妈的捡着了……我这攒了一年多的液.态黄金……全给你了……你张嘴,喝进去养颜!”凯凯依旧在姑娘上.面运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毛.片看多了,喝你妹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咋开忌口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哈哈,你真贱!”姑娘大笑。

    二人躺在床上滚到了中午,姑娘才双腿发软的走出了客房。而干了一宿的凯凯,则是一点都没累,精神极度旺盛的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中午,王先生打电话来,叫凯凯带着他的人,一块出去吃口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