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09 打赌
    中午,绵阳郊外,雁湖鱼庄饭店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m

    “叔,我得敬你一杯。”凯凯面色红润的端着白酒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敬我啊?呵呵!”王先生饶有意味的看着凯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,我虽然混的不行,但也明白一个道理。在现在这个社会里,这人都喜欢帮急不帮穷,所以你对我每一分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……!”凯凯很动情的端着酒杯,满嘴社会话的说道:“咱们都是在外面玩的,这恩情有多大,我心里有数!叔,从今往后,你只要说一句话,我们哥几个,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,肯定给你冲在最前面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先生听到这话一笑,摆手回应道:“凯凯啊,我这里没有刀山,也没有火海,只有一点挣钱的买卖!你呢,是我最好哥们的儿子,所以我就是真有事儿,也用不到你们。之所以让你过来,我是怕你在家里瞎嘚瑟,惹出大祸,跟在我身边,我还能照顾照顾你!”

    “叔,你看不起我?”凯凯挺不乐意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一小孩,我看不起你什么?”王先生轻笑着端起酒杯,拽着凯凯的胳膊,让他坐下,随即补充道:“你们先在我的浴池帮帮忙,工资,住的地方,都不会亏待你们!再等等,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我掏钱帮你们干点小买卖,这都没问题!剩下的事儿,那都不是你们该操心的,来吧,喝酒吧!”

    “叔,我们来是要跟你在一块……!”凯凯急迫的还想插嘴。

    “喝酒!”王先生端着酒杯,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随即只能端起酒杯,闷声与王先生喝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顿饭凯凯吃的并不高兴,因为他总觉得王先生老拿小孩眼光看他,不想留自己在他身边“混社会”,而这一点也是让老肥他们比较失望的。大家心里都迫切的希望出人头地,像王先生一样有自己兄弟,有豪车,有买卖,可在浴池干普通服务员干的活儿,这明显是不能实现“梦想”的,所以大家这顿酒都喝的比较扎心。

    酒席散了之后,建东就将凯凯等人送了回去,而王先生则是坐在车里,回拨了黎小权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事儿你研究的怎么样啊?”黎小权话语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几天时间,我安排一下!”王先生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几天?”

    “最多不超过一周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好,这一周我就在四c等你!”黎小权扔下一句后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吉l,融府工地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下午准备干啥去啊?!哎,咱们几个找小忠,洗澡去啊?”李英姬龇牙冲小崔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小崔摇头。

    “艹,不让你花钱啊,这次我花!”

    “别说花钱了,你就是白给我钱,我都不去。”小崔看着手机回应道:“我晚上得看看,内蒙那边有啥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辞职养羊去啊?”小岩瘸着一条腿,走过来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咱们几个打个赌咋样?堵一千块钱!”小崔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李英姬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赌这一个月之内,咱们肯定得去一趟内蒙,你们信不信?!”小崔神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现在为了对付我,都开始算卦了吗?”李英姬谨慎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赌不赌吧?!”小崔追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为啥去内蒙啊?”小岩挺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别管了,我就肯定的说,一个月内,咱们百分百得去内蒙!”小崔神叨叨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耗子嘬猫b,这是要作死啊?你难道现在膨胀到已经都想在我身上赚点钱了吗?”李英姬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不敢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你,一个大脑袋,我要在有生之年,不给你俩整傻了,算我他妈的道行浅!”李英姬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我跟你赌了!”

    “岩哥,你玩不玩!”

    “玩啊!”小岩点头:“李英姬在你这儿都没输过,伸手就拿钱的事儿,我为啥不玩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有眼光的!”李英姬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小崔胸有成竹的一笑,就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就这样,崔半仙断言融府各位大佬,会在一个月之内去内蒙的事儿,很快就在公司里传开了,而且大脑袋等人,也纷纷加入赌局。但林军听小忠说起这事儿后,莫名其妙的骂了一句:“这个小崔啊……让李英姬忽悠一万次也没脸,就愿意跟他玩……你说这不是贱吗?我他妈自己都不知道,我去内蒙干啥,他倒是替我提前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眨眼过了三天,在这段时间内,凯凯等人在四c也没有马上去王先生的浴池上班,而是在司机建东的带领下,各种游山玩水的旅游,花了老王不少钱。

    凯凯为此还挺不好意思,偷着跟王先生说过几次:“叔,你还是让我们先干活吧,老这么花你钱不太好!”

    王先生每次听到这话都是一笑,轻声回应道:“敢让你来,就不怕你花钱!你们没来过四c,好好玩一玩吧,其他的事儿不用想!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凯凯心里对王先生更加感激到爆炸。他认为王先生办事儿讲究,让他在朋友面前十分有面子。

    又玩了两天后,王先生才通知凯凯等人来浴池熟悉一下环境,准备在这儿上班。而就在双方见面的当天,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等一会,我和老窦点谈事儿。”王先生冲着凯凯等人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忙,叔!”凯凯等人坐在沙发上应了一声,随即就小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办公桌内,王先生坐在椅子上,皱眉冲着窦旭安问道:“……妈了个b的,那个老贾到底啥意思,上个月就说要结水钱,怎么还没动静?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他两次,他说最近手头有点紧,但这钱马上就会还回来!”窦旭安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但我听说,上个月在皇马对拜仁的那场比赛上,他收了四百多万的单,但却没跟咱报,自己押下了,不过当天晚上拜仁就输了比赛……他一下爆单了,听说现在都没给下面接单的小庄返钱,我估计啊,这小子可能是要跑!”

    “那咱这钱不黄了吗?!”王先生有些上火的叨咕了一句:“就他那身板,上哪儿堵上这四百多万的窟窿!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小子是个滚刀肉,你硬要,他就是不给,咱也很麻烦!”窦旭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愁人,咋整呢,公司这边也缺钱呢。”王先生搓着脸蛋子,眉头紧锁的叨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沙发上,凯凯抽着烟,脸颊在烟雾中,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先生用余光扫了一眼凯凯后,就摆手冲窦旭安说道:“行,这事儿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,我带着这个几个孩子去一趟楼下,让经理给他们安排点活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