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11 不计后果的生慌子
    “你他妈在哪儿弄的管刀?!”老肥惊愕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a`com

    “……真想办事儿,还他妈能缺家伙吗?我在王叔办公室偷的。”凯凯目露凶光的回了一句后,张嘴喊道:“哥几个,怼他!”

    “怼他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提了提士气之后,凯凯第一个就冲向了棋牌室,而后面四匹刚入江湖的小饿狼,也毫不犹豫的跟随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棋牌社内。

    老贾这次来店里就是专门取钱的,并且提前买好了车票,准备从这儿离开后,直接蹬车就跑,短时间内也不准备回来了。但好死不死的是,他好运早已败光,赶上了五个横空出世的愣头青,要拿他当做加入王先生“社团”的投名状。

    “老板,今儿生意还行……!”棋牌社的经理跟在老贾身边就要介绍一下,最近几日的经营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看管着点就行,我还有事儿,去一趟办公室。”老贾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,迈步就要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老贾!”凯凯脸也没蒙,刀也没藏,进屋后直接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恩?”老贾闻声回头,人还没等反应过来,眼前就是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纤细的管刀,眨眼间就捅进了老贾的肚子,并且扎的非常深,刀身没入身体起码三分之二!

    “艹!”老贾赶忙右手一推凯凯,迈步就要后退。

    凯凯左手上去就抓住老贾的脖领子,右手拔出刀,棱着眼珠子喊道:“艹你妈的,别动!”

    “你个龟儿子!”

    “打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刚发生碰撞,棋牌社内的老贾兄弟,顿时抄起板凳,抽出藏在吧台内的砍刀,乌泱泱的就要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老肥跑在最后,身体笨拙的拽下了门口的卷帘门,随即手里拿着个大剪子,冲着赌徒们喊道:“没你们的事儿,脑袋都给我插裤裆里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狭窄的大厅内,两伙人瞬间打在了一块,但双方斗殴风格却略有不同。因为这帮混在棋牌社的小伙,全都是社会上混的不怎么好的老油子,要不也不可能拿着廉价工资,心甘情愿的窝在这儿,所以他们打人,习惯性的往腿上,后背上招呼,斗殴时都给自己留着余地……

    但凯凯的队伍却不是这个风格,他们刚刚出道,做事儿全凭一股热血,而且还都处于好勇斗狠的年纪,完全不考虑一刀扎肚子上和一刀捅在腿上,分别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来啊!”竹子别看身材瘦弱,但下手又黑又狠,手里攥着一把厚背菜刀,闭着眼睛就是一通乱.抡,而且专门往对方脖子上,脑袋上,脸上猛剁。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老肥太胖,行动相当笨拙,所以他也不找棋牌社内的这些混子,只宛若疯狗一般冲到老贾身旁,左手按着他的胳膊,脑袋顶着对方胸口,右手不停的挥动着剪刀,一边疯狂捅着,一边喊道:“艹你妈的,都给把东西扔了,不然我他妈捅死他!!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,都住手!!”老贾被怼在吧台不到二十秒,这身上就被凯凯和老肥扎的宛若血葫芦一般。当利器不停的扎到他身体内的时候,老贾感觉自己只要再挺几秒,就得让眼前这俩小崽子给弄死在这儿。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两拨人分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兄弟,什么事儿啊,玩的这么大?!”老贾喘息着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差谁的事儿,你自己心里没b数吗?”凯凯棱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贾一听这话都他妈快哭了,因为他干的这个行当,就他妈是坑别人的活儿,所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多少人,只能咬牙回了一句:“小兄弟,你给提个醒,告诉我,你吃哪家的饭!”

    “我姓王!”凯凯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明白了!”老贾额头冒汗的点了点头:“但现在确实没那么多钱,我都输了!”

    “输了是吗?来,咱上那边谈谈!”凯凯拽着老贾的脖领子,与老肥一起就把他拽到了楼上。而竹子等人则是拎着凶器,堵在楼梯口,冷眼看着大厅内的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,楼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老贾泛起杀猪般的惨叫,右腿抽搐,脸上的表情疼到扭曲。

    “你听过扒皮抽筋吗?!”凯凯蹲在地上,右手攥着已经扎到老贾脚腕里的管刀,眯着眼珠子骂道:“今天,你要不把钱给我,我他妈挑折你的脚筋,拿钳子给它拽出来!你信不信?!”

    老贾趴在地上,喘息两声后,一咬牙就从裤兜里掏出了钥匙,扔在地上说道:“山水画后面有个保险柜……!”

    “看着他!”

    凯凯拿起钥匙就跑到了办公桌后面,随即粗暴的拽下墙上挂的山水画,用钥匙就打开了镶嵌在墙壁里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凯凯看着半柜子的人民币,美钞,欧元等货币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“别jb看了,拿啊!”老肥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凯凯咽了口唾沫,扭头扫了一下四周,但也没找到袋子,最后只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平铺在办公桌上,然后就开始疯狂的拿着保险柜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做人留一线,别把事儿干绝行吗?!我就欠老王一百多个,我求你,你别把柜子里的钱全拿走!要不,我一家老小就全完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老肥还没等老贾把话说完,就扬起一把实木凳子,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脑袋上,只见老贾脑袋一晃,顿时翻了白眼,口吐白沫的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!”

    老肥扔掉凳子,过去就帮凯凯拿钱。

    二人秋风扫落叶一般,没用半分钟,就把保险柜内洗劫一空。他们将装钱的衣服系上,又用老肥的外套包裹一遍,最后二人合力抬着钱,让竹子他们上楼胁迫住老贾,随即迅速逃离了棋牌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浴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喂,建东?”王先生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帮小子太他妈狠了,我在棋牌社安排的赌徒说……老贾挨了七八刀,都昏迷了!”建东话语迅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整这么大?”王先生惊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