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14 葬礼开始(2更)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内蒙呢,谁告诉你的?”黎小权反应过来后,立即问道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a`com

    “你个小骚.彪子!”季康言语粗鄙的骂道:“你他妈回来了,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?你是不是傻啊?咱俩什么关系啊,你还至于瞒着我?”

    黎小权听到这话沉默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宝熊告诉我,你回来了,我他妈还不知道呢。”季康破马张飞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找家里在夜场玩的那帮小孩,去长c盯着林军了?”

    “康,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你不用管我啦,我办完了就去找你,你听话……!”黎小权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听个jb,你这家里出事儿,我别的忙帮不上,这点忙还帮不上吗?!”季康直接打断着回应道:“别墨迹了,赶紧告诉我,你在哪儿呢?!我过去找你,帮你把事儿办了!”

    黎小权听着季康的话,右手捂着涂抹唇膏的小嘴,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,但眼泪还是从脸颊两侧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h市,假如一万个人认识季康,那就有一万个人骂他是个精神病,是个傻b,完全没法相处。但黎小权家遭变故之后,那些所谓的兄弟,精明到骨子里的朋友,似乎一夜之间都消失在了他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找白涛,白涛冷漠的告诉他,你把人情冷暖看的太浅了。

    找自己曾经帮过的王先生,也必须得用卑鄙下.流的胁迫手段,才能让对方不情愿的出手相助……

    可是今天,当所有关系,朋友远去之时,那个被称为傻子的季康,却偏偏要逆流而上,亲口告诉自己:“你在哪儿呢?我过去帮你把事儿办了!”

    黎小权不是傻子,他明白自己和季康的关系是病态的,也同样知道季康虽然男女通吃,有精神问题,但却在骨子里是抗拒自己和他的这种关系的。可黎小权依旧感动,感动在这艹蛋的世界中,还是有纯粹的情感存在的,而自己很幸运,因为他得到了这样的情感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那儿哼哼唧唧的干啥呢?到底在哪儿呢,我车上有东西,碰到警察就麻烦了。”季康听黎小权一直也不吭声,就再次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好,我找你吧。”黎小权赶紧擦了擦眼泪,轻声问道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下午,乌兰cb市境内,国境线边缘处的右前旗蒙古包群周围,豪车云集,数十人站在由蒙古包组成的院内,正三五成群的在聊着天,而院子正中间的位置,也搭好了灵堂。

    林军众人抵达的时候,夏华胜,夏华宇,还有夏青凝等人已经提前到了,并且陪同他们一块来这偏远地区的人里,还有不少当地领导。李英姬看了一眼门口停着的车,暗自乍舌的冲小崔说道:“老夏还是有能量啊……看这车牌号,省里市里的人来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没能量,咱能跟他合作吗?”小崔有点膨胀的回应道:“所以说啊,他越牛b,就能越凸显出咱们的段位!你说是这个道理不,军哥?”

    “小忠,子勋,你俩得防着点这个王八蛋昂!他现在是啥恶心说啥,已经完全不要脸了,弄不好我看哪天他能把你俩活儿给抢了!”李英姬斜眼冲小崔骂道:“滚,你滚远点,我看你他妈的就像个奸臣!”

    “别嘚瑟了!”林军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交谈之时,夏华胜领着青凝亲自出来接了一下林军,并且伸手说道:“折腾你了昂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林军摆手回了一句:“老人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市区,明天运回来。”夏华胜略显疲惫的招呼道:“走吧,进去说吧,省里市里来了一些朋友,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很小母亲就没了,所以我们家这仨孩子,都在我二姨家吃过饭。这老人没了,我们怎么也得送送。”夏华胜一边走着,一边随口跟林军聊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岁数也大了,你看开点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病危一年多了,我们这些儿女也尽力了。”夏华胜叹息一声后,就领着林军进了最大的一处蒙古包,而林军一边跟他走着,一边冲着穿的很素的夏青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给你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。”夏青凝戴着墨镜也看不清楚表情,只声音沙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急!”林军拍了拍她的肩膀,表示安慰。

    夏青凝轻点了点头,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林军和夏华胜进去忙于应酬的时候,小崔就立即找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助理雪菲,俩人黏黏糊糊的站在蒙古包外面,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而李英姬等人闲着没事儿,则是在蒙古包周围四处溜达了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夏华胜的二姨在内蒙这儿当过知青,并且结婚生子也是在这儿,所以老人生前对这里很是留恋。儿女们为了完成她的遗愿,就特意在这儿买了块地,准备将她的尸体葬在这儿。

    这老天对谁都是公平的,条件不好的人家办事儿,有着自己的烦恼,而条件好的人家,也并不是什么事儿都顺心。由于夏华胜的社会地位在这儿摆着,所以,即使有些时候他不愿意张扬的去处理某件事儿时,也必须得硬着头皮去面对。

    二姨的葬礼举行的很隆重,省里市里的一些高官,老板,总共到场了五六十人,但大多数都是冲着夏华胜来的。说句难听的,这里面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人,都不认识死者是谁,但还是纷纷到场吊唁,各种挽联,花圈也几乎都将蒙古包群围满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极尽哀荣的场面中,不知为何总让人感觉少了一些人情味,整个葬礼似乎一直弥漫在商业利益当中。院内西装革履的人群,张嘴闭嘴谈的都是生意,而且说到关键问题时,脸上还难掩笑意……

    林军来之前也没想到,夏华胜在内蒙有着这样的关系网,所以他到这儿之后,也是疲惫不堪,因为夏华胜几乎不停在给他介绍着关系,朋友。一场葬礼搞的像酒会似的烦人,但林军还必须得强迫自己适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季康与黎小权碰面后,大咧咧的问道:“你找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不到六七个!”

    “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黎小权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地方不在这儿,是吧?”季康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,在草原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座子下面的那个袋子拿起来,放后备箱的备胎下面,这边路上全他妈是临检的!”季康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黎小权弯腰就从凳子下面拽出一个袋子,本能打开看了一眼,随即惊愕的拿出了两个椭圆形物体问道:“你在哪儿弄的?”

    “在白涛那儿偷的,呵呵!”季康咧嘴一笑:“妈了个b的,咱有这俩玩应在,他就是绿巨人也完犊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