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22 志哥往事
    六年多以前,林军还在七处当特勤的时候,于亮因为给别人去送手机卡,而无意中掺和到一起刑事案件当中,并且有涉嫌贩.毒的嫌疑,所以被七处羁押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a`com

    林军当时为了证明于亮是被误抓的,所以无奈之下,才想办法找到了主犯之一的王志,逼迫他认罪伏法,从而才洗脱了于亮的嫌疑。

    最终,王志以窝藏罪犯,非法持有毒.p而被判了刑。他进去没多久,亲弟弟王涛也因为林军而死在了沈阳,所以他与林军在六年多之前,就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。后来黎小权能从监狱里给他捞出来,也正是看中了他和林军之间的这段矛盾。

    王志从监狱内出来之后,就先通过朋友去了越南,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,准备在外面好好混一把。但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他去了越南之后发现,自己在语言上很难跟别人沟通,而且介绍他去的朋友,在那儿地位也不高,所以二人如果想出头,那就只能用玩命的方式去搏机会。

    刚开始,王志以为自己是可以玩命并且不缺魄力的,但没想到他第一次干活,心态就崩了。有一次越南帮这边的大哥,让他和朋友,还有另外几个人,携带毒.p去云南与买家交易,但人刚过线就被特警扫了,同伴当场就被打死三个。王志站在最后面,亲眼看见其中一人的大腿被*打飞了三四米,狠狠的抽在了自己腰上……

    当场王志就傻b了,就跟关关在内蒙的状态一样,心里瞬间就明白过来,国外不是那么好混的,而自己也不带任何光环,越南人用他就是因为他是国内的,中文流利,所以如果一直这么干下去,那早晚得死在边境这儿……

    侥幸逃脱之后,王志就回国了,但对外却一直说,自己在那儿混的不错,不到半年就挣了几百万,而且还认识了不少亡命徒朋友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圈内人以讹传讹,最后不少人竟然说,王志回来的时候用麻袋扛了一千多万,牛b到爆炸……

    但实际上,王志回来之后,兜里连一万块钱都没有,不然也不会让黎小权借他钱,还给他介绍活儿。

    王志真正起家,是在成都抢游戏厅,杀游戏厅老板。那一把他带着两个同伴弄了不少钱,而这俩同伴里,一个是窦旭安,另外一个就是凯凯的父亲……

    窦旭安很聪明,没管王志要钱,只说以后我跟着你干,钱都放你那儿,而凯凯的父亲想回东北,拿钱养活孩子,所以最终结局……就是横死家里,并且把案子顶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王志从一个流寇,已经摇身一变成了老板,在绵y有兄弟,有钱,有温暖的小家庭。他原本以为自己过去的那些事儿,除了窦旭安,早都成了不解之谜,但却没想到,最终还是被黎小权找上门来,并且惹了内蒙的大祸……

    司机建东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之后,王志就藏了起来,但人没有离开绵y,因为他实在是舍不得自己的产业,家庭,还有这来之不易的钱,地位。

    可不走,就意味着他要时刻担忧着事情是否败露,融府会不会报复自己!所以他让媳妇给孩子办了休假,自己和他们,还有不少兄弟就在绵y近郊的一所小别墅内窝着,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续等待了十二天,王志终于等来了建东的电话!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王先生,我是建东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王志听完这话后,扭头看了一眼媳妇,迈步就走到楼上,低吼着问道:“你他妈跑哪儿去了?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我处理点私事儿!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王志逼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建东一笑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在哪儿呢?!”

    “志哥,我很安全,你不用惦记我。”建东沉默两秒后,轻声回应道:“我给你打这个电话,是想告诉你,司机这活儿我不干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跟我说,让我处理凯凯他们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。”建东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好哥们的孩子,你他妈说灭口就要灭口!那我这一非亲非故的司机,会不会有一天也步他们的后尘啊?”司机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王志听到这话,瞬间呆愣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你太狠了,我不太敢跟你玩了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建东,你和他们不一样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哪儿他妈的不一样?”建东反问。

    王志被噎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王先生,我给你办了杀人的事儿,你不能就这么让我辞职了吧?”建东话语简洁:“我也不多要,之前你说我干了凯凯他们,你给我一百个……但我后来合计了一下,一百个就他妈杀五个人,这有点不划算……你给我翻一倍,我就彻底消失在你的生活里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什么时候让你杀人了?”王志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怕录音?”建东嘴角挂起微笑:“行,那这样,你把钱准备好,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,咱们见面谈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王志沉默。

    “志哥,我要没有钱,那就得犯罪。而我要犯罪,只要被抓了,你就麻烦了!呵呵,你考虑好了昂。”建东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王志看着挂断的电话骂了一句,随即焦躁的点了根烟,就立即拨了窦旭安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没过多久,窦旭安就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窦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成都!”窦旭安话语简洁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妈的,建东给我来电话了,说是人不回来了,要管我要钱!”王志舔着嘴唇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猜他就不是个好东西!”窦旭安破口大骂:“这么长时间没回来,肯定是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”王志抽着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呢?”窦旭安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钱要给一次,就有第二次!更何况这小子知道的不少……!”王志眯着眼睛回应道:“干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看行!”窦旭安直接点头,张嘴问道:“我回去?”

    “行,你回来,咱们研究一下!”王志想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挂断手机,随即王志站在窗口思考半晌后,又马上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:“我给你们发个地址,你们马上过去,晚上办点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