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28 人在庆安
    一天后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a`com

    晚上九点,h市新麦莎夜场内,大旗领着六七个人刚坐在卡台内,销售经理就走过来打了声招呼:“旗哥,今儿没事儿哈?”

    “恩,过来溜达溜达。”大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我看着安排呗?”经理非常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整吧。”大旗点头:“你给我拿啥我喝啥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,那你们先坐着,我一会就给东西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经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一个叫小毛的孩子,是不是经常在你这儿玩啊?”大旗笑呵呵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经理一愣:“怎么了?旗哥?找他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晚上我们想冒会烟儿,他是不是倒腾这个的?”大旗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是,但这两天他一直没过来。”经理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打电话,就说有人要买东西,但别说是我。”大旗思考半晌后,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到底怎么了,旗哥?”经理有点懵圈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给你惹麻烦,你就叫他来就行,我找他买点东西,顺便问点事儿。”大旗也挺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去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经理迈步离开,先是给大旗这桌安排了东西,随即就去夜场外面打了电话,而大旗等人则是坐在屋内该吃吃,该喝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两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,开着一辆破奇瑞轿车就到了酒吧门口,随即从手扣箱内拿出两盒胖大海咽炎片的盒子,揣在怀兜里,就走进了夜场。

    “谁买货啊?”身材稍微瘦弱的青年找到经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卡6,我一朋友,你过去谈吧。”经理话语简洁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!”青年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经理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两个青年进了舞池,迈步就来到了卡6,伸手扒拉了一下最边上的中年问道:“哥,买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买啊。”中年回过头,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往那边坐坐,我给你看看东西!”青年说话就要坐到沙发上,但这时一扭头就看见了大旗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俩青年一愣,脸色顿时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“来,往我这儿坐!”大旗拍了拍沙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啥,我好想走错地方了。”瘦弱青年回了一句,迈步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旗两个朋友顿时起身,伸手就拽住了小毛和他朋友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,哥?!”小毛有点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认不认识我?”大旗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认识你……旗哥!”小毛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认识我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毛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就走到了卡台里面,坐在了大旗旁边。

    “找你打听点事儿。”大旗抽着烟,眯眼问道:“前段时间黎小权是不是找你办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啊,哥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旗笑呵呵的伸手楸住小毛耳朵,使劲儿往下拽,张嘴又问:“你他妈抽糊涂了啊?到底有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哎,哥,哥别拽……耳朵,耳朵……!”小毛龇牙咧嘴的喊了两声:“有,好像有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去吉林蹲融府老板!!旗哥,我们什么都没干,就从吉l跟着融府老板去了一趟内蒙……小权跟我说这是两个月的活儿,但我们刚去融府老板就去了内蒙……所以这活儿提前就结束了……他给我了五万块钱,到了内蒙,我们就回来了!大哥,我是真不知道隧道爆炸的事儿。”小毛语无伦次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恩,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现在和小权还有联系吗?”大旗再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有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?”大旗掐着小毛的耳朵,再次往下一拽。

    “有,我说有啊!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呢?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地方是我给租的。”小毛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带多少东西过来?”大旗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十克!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我不亏待你,一克一千五,我全买了。”大旗松开小毛的耳朵,扭头冲朋友说道:“给他三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旗哥!”小毛捂着耳朵,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大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,摆手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b绥h市,q安县。

    季康坐在床上,扭头看着黎小权问道:“去内蒙的时候,王志找的那几个小孩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,是王志的人。”黎小权摇了摇头后,主动问了一句:“我还想问你呢,那几个孩子最后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建东说那几个孩子跟他玩路子,让我开车追了一段,后来也没追上。”季康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不能联系这几个人呢?咱们可以用一用啊!”黎小权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jb倒吧,那天要是没有那几个孩子,林军就死哪儿了。”季康毫不犹豫的回应道:“带他们几个,还不如我自己干呢,再说王志过来了,他也得带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王志跟我玩路子。”黎小权谨慎的回了一句后,掏出电话补充道:“算了,我给小毛打个电话,让他给我介绍俩人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黎小权就拨通了小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天真的结拜三人组,凯凯,老肥,还有竹子,在乘坐线车出了东北后,终于明白过来,仅凭三个人的智商和兜里不到两千块的现金,想自己抵达上h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要这么去,路上就得被抓!”老肥十分谨慎的冲凯凯说道:“这他妈的路上说不上啥时候就碰上临检的,而且咱们身份证都不能用,就算到了上h,那连住的地方都没有!仨小伙子在大街上晃荡,让巡警碰上了,肯定是事儿!”

    “滋滋!”凯凯抽了口烟,心里愁的也是发慌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整啊?”竹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上h的人打个电话,问他能不能过来接!要是能,咱就去,要是不能,咱直接换条道去山x,找个煤矿先干一段吧。”老肥舔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打!”凯凯立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上h芳姐家里。

    “喂?怎么了?”曾洪强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上回说我跟你说的那几个孩子,他们自己过不来,让我去接一趟,你咋看?”电话内的人话语简洁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