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02 归来时,我已是完整女人
    林军跟凌涵谈完的第二天,就独自一人去了珲c林场。ranw?en w?w?w?.ranwena`com而这里现在虽然已经不归融府所有了,但以前的一些关系还都在这儿,并且融府内部有不少人,也都在这儿有承包的林地,用于赚点外快,所以这里依旧算是融府的龙兴之地,第二老家。

    到了林场之后,林军在木头方子里看见了杜子勋,而对方依旧是胡子拉碴,精神状态十分萎靡,看样还是没有从老爹入狱的事情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军喘息了一声后,伸手拽过来凳子,一边掏出烟盒,一边问道:“你后半辈就准备在这儿干耗啊?醒了喝,喝完睡啊?!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还能干什么?”杜子勋此刻感觉自己的人生毫无奔头,老爹一进去,他就完全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知道,你爹为啥明知是个死,也不跟你一块跑吗?”林军点了根烟,舔着嘴唇说道:“他宁可挨枪子,也想给你换个机会,让你能留在我这儿,重新开始生活!那你呢?你就像条赖皮狗似的,准备在这儿用杀身成仁的办法报答他吗?”

    杜子勋眼神呆愣的躺在床垫子上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我提前跟你说好昂,我没有义务白养着你一辈子,你想在我这儿吃饭,就得自己挣。”林军抽着烟,表情严肃的补充道:“……事情已经出了,你天天在这儿喝酒逃避,能解决什么问题呢?你爸要知道你这个样,他得后悔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是觉得……他挺苦的……一辈子没折腾成什么事儿……临了还弄出一个这样的结果。”杜子勋躺在地上呆愣的流着眼泪,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沉默着静静倾听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道理我都懂,但我就是忍不住总想他……!”杜子勋喝了口白酒,歪脖回应道:“他一进去,我就感觉自己身边没人了……好像他妈的整个世界……就我一个人在溜达,唉,挺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拒绝跟任何人接触,当然会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跟我爸一块干的那天,就想过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……你知道吗,我是一个心特别狠的人,我甚至幻想过,假如有一天,我和爸要真是折在了警察手里,跑不过去了,我宁可开枪打死他的那个人是我,也不是其他什么人。”杜子勋眉头皱成个疙瘩:“但我没想到,事儿真的来了……想和做,有的时候是两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起来,我带你出去!”林军想了一下后,摆手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这个世界上,另外一个挂念你的人。”林军不容分说的抓着杜子勋的胳膊,使劲儿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。

    黎雨落在父亲入狱将近半个月后,终于偷偷的返了回来。因为在这之前,他刚刚做完割jj的手术,需要静养,再加上国内什么情况她不清楚,所以才没有贸然返回。

    如今,老黎的政治生涯基本断送,短时间内很难出来的事儿也是板上钉钉了,所以她才偷着回来了,没跟母亲联系,也暂时没找季康,只给白涛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道l区,某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厅内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黎姐姐声音委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北j,还没回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一两天吧。”白涛皱眉反问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我不让人告诉你,你先在国外待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儿和你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国内的情况很复杂,你爸现在什么结果还不好说,这时候你不该露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咱俩见面说吧!”黎姐的语气很急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这几天,我先让人去接你吧。”白涛想了一下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在新阳路的老四游戏厅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b,某新建的高尔夫球场内,白涛摘掉手套,皱眉嘀咕了一句:“他怎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大龙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权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找你啊?”

    “恩!”白涛想了一下后,挥手喊道:“你叫宝熊和武邵阳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大龙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宝熊和武邵阳从休息室内跑了出来,站在白涛旁边问道:“怎么了,哥?”

    “你俩去接一下黎小权,他在老四游戏厅。”白涛沉吟半晌后补充道:“我跟他说,我还在北j,你俩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宝熊一愣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恩,去吧!”白涛点头后,就立马换上笑脸,一边拍手鼓掌,一边冲前面的中年捧着说道:“哎呦,领导你这球技真是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和占年比怎么样?”中年回过头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听到这话一愣,立马回应道:“在京城他打的不错,但在东北还是您打的好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中年顿时大笑:“你要是走仕途啊,真的是前途无量!”

    白涛矜持一笑后,就陪着领导继续玩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宝熊和武邵阳接上了黎姐。

    “涛哥让我先送你去爱建那儿呆着,你有什么事儿,给我俩谁打电话都行。但最近一段时间,你最好别出去,涛哥说中??纪??委那边好像一直想找你了解点情况,万一让你他们叫去了,哪句话说不对,事情就会很麻烦。”武邵阳回头冲黎雨落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黎雨落看着武邵阳手里的半瓶矿泉水,轻声问道:“你俩从哪儿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市区啊,怎么了?”武邵阳一愣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黎雨落再次扫了一眼,那个印有高尔夫球场logo和价签的矿泉水瓶子,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!”

    “那咱过去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人开车就往爱建公寓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黎雨落一个人住在公寓内,再次给白涛发了条短信:“订了什么时候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尽快,就这几天!”白涛很快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黎雨落看着手机,伸手抽出一根女士香烟,几次想给季康打电话,但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速路上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儿啊?!”杜子勋怔怔的望着车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河b!”林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