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32 我用尽一切手段,只为回家
    大旗一声令下,楼栋子内的人瞬间冲了出来,集体向右侧跑去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a`com与此同时,张世忠躲在楼房拐角,拿着电话冲李英姬说道:“大旗,我看见是他了!”

    街道外围,车内。

    “大旗带队!”李英姬语速很快的冲林军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全给我扑住,黎小权就在人堆里,快点!”林军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数秒过后,丹哥,大脑袋,小崔,阿莱等人瞬间涌入了小区,奔着大旗的方向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区路上。

    “季康!救季康!!”黎小权话语急迫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先走!”大旗皱眉吼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救他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真是个娘们!”大旗烦躁的回应道:“你走你的,季康那边不用你说,我也肯定会管!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给他拽走!”大旗不耐的冲自己兄弟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两个中年扯着黎小权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字路口处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王志两脚将季康手里的枪踹开后,身上流着血,衣服上沾着玻璃碴子,模样看着极为狼狈,但还是双手拽着车窗口,用尽吃奶的劲儿,从侧翻着的汽车窗口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你还真是牲口!”季康眼珠子通红,甩了甩挡住眼睛的鲜血,也开始往车窗外爬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王志从车上掉下来之后,就双手扶着地面站起身,但刚走一步就发现自己左腿剧痛,根本无法踩在地面借力。可即使这样,他还是用右腿一蹦一跳的钻进了花坛内,双手一边扶着树干,一边奔着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人的话,此刻心里肯定会觉得,抓不抓住王志其实已经没啥用了,这时候赶紧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但偏偏季康是个精神病,脑子一根筋,他在车里找到枪之后,费劲巴力的刚爬出来,就准备钻进花坛去追王志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刚走没两步,小博的兄弟就开车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季康一头就载进了花坛,但这并不是子弹打到了他,而是他听到声音一回头,双脚就绊在铁栏杆上失去了平衡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车上窜下来四个人,迈步就冲季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季康趴在泥土地上,左手擦着眼睛上的鲜血,右手拿枪就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外围。

    林军拿着电话冲李英姬吩咐道:“王志最后说黎小权穿的是一件蓝色衣服,你注意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,你甭管了!”李英姬带着耳机,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“干打头的那辆车!”李英姬高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融府众人瞬间就扑向了刚要往外开的一辆suv,而跑在最前头的杜子勋,从花坛中跳出来,一枪就将轮胎打爆,致使车头侧推,直接怼在了道路边上的水泥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内四个人一看轮胎爆裂后,就立即推开车门准备跳车往外跑。但他们大腿还没等伸到车门外面,大脑袋等人就率先赶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闷响泛起,镐把子瞬间将suv车玻璃全部干碎,车内众人顿时慌乱,不停的拿着枪喊道“艹你妈,别过来!”“我他妈崩死你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枪放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丹哥等人围了上来后,枪管子第一时间插进车内,逼迫着众人挤成一团。紧跟着张世忠,小崔等人手里拿着军刺,冲着车内就是一通乱捅。但大旗带来的人素质确实比王铎那些货高上不止一个档次,他们四个被十几个人围住时依旧拿着枪把子,军刺还手,竟没有一个服软的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丹哥一咬牙,直接冲着车内喷了一枪,随即喊道:“艹你妈的,再jb嗮脸全给你们打成筛子眼!”

    枪声一枪,车内的人集体一愣,随即李英姬眼疾手快,伸手一把抓住穿蓝色外套那人的头发,紧跟着使劲儿往外一拽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穿蓝色外套的人脑袋磕在车窗上,露出了正脸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!黎小权在楼栋子换了两次衣服!”李英姬一愣过后,顿时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:“他没坐车跑!”

    是的,老练的大旗在楼栋子里第一次换衣服是给王志看的,但季康等人出去之后,他又马上让另外一人跟黎小权交换了衣服,以确保不被融府这边的人盯上。

    “艹!”丹哥反应过来之后,拎着枪就奔着小区外面追去。而其他人一看车内全是马仔,顿时就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,集体跟着丹哥往外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季康被小博的兄弟拖住之后,王志就趁此机会一瘸一拐的跑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,瘸着腿,手里拿着电话,一边扫视着四周,一边拨通了媳妇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“媳妇……媳妇,你在哪儿呢?”王志喘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老家呢,你怎么了,呼哧带喘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事儿,没事儿了,这回真没事儿了!”王志咽了口唾沫,语气急促的说道“你和孩子等着我,我马上赶回去,咱啥都不要了……马上走……找个地方过日子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什么事儿都没有!”王志伸手扶了一下墙壁,随即咬牙忍着腿上的疼痛,一边继续往前走,一边嘱咐道:“你给游戏厅的老吴打个电话,管他要钥匙,他就明白啥意思了。你把钥匙拿完之后,去咱们在茶城买的那个档口,在衣柜后面有个保险箱……咱家所有家底儿都在那儿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!”媳妇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着我,我马上就赶回去,孩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泛起,正在步行的王志当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街道拐角处,大旗面无表情的再次点了两枪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王志直接仰面栽倒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大旗走到王志身前,低头冲着他的胸口再开两枪,打的王志胸口凹陷,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媳……媳妇……孩……孩子……!”王志满口喷血,瞪着眼珠子看着天空,双脚猛蹬地面。

    “篮子!”大旗简短的评价了一句后,拎着枪,带着三个人,就往枪声响起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?老公,老公,你怎么了?”掉在血泊里的手机,不停的传来媳妇焦急的询问之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没事儿……!”王志说完这句,就瞪着眼珠子断了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