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34 茂名的质问
    大旗死后,庆q县公安局,h市公安局,包括内蒙的警方全部展开调查,而白涛处理并摆脱这些事儿后,时间已经过了两周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a`com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月中旬的一个周六下午,大旗被火化之后,白涛集团内的骨干,还有大旗生前在社会上的朋友,全部来他家里进行吊唁,准备明天出殡为他送行。但由于大旗是因为刑事案件而死的,而且案子还没有完全结掉,不宜太过声张,所以来的人也并不多,只限重要关系里的一小部分人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半左右,一台私家车停在路边,茂名坐在后座,脱掉了看守所内的马甲。

    “……六点换班,咱五点半就得往回走,你在里面最多能呆一个小时。”副驾驶的管教,轻声冲茂名交代道:“知道你和大旗关系好,但里面人挺杂,你也别太声张,万一让别人知道,你借着出来看病的机会,来参加葬礼,我们都不好做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茂名脸色极为憔悴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,你下去吧,我们就不跟你进去了。”管教知道茂名犯的事儿并不大,而且他的身份也摆在这儿,不可能因为一起聚众斗殴的案件就在逃,所以对他看管的并不严,不然绝对不会私自他带出来看病,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茂名点了点头后,推门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旗家内,付饶呆在二楼的卧室内,一直也没怎么出去,他是前天从国外赶回来的,专门为了参加大旗的葬礼,但由于他身上也有事儿,所以表现的非常低调,很少有人知道他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茂名顺着楼梯走到大旗家里的时候,白涛和七八个人正坐在客厅内聊天,而屋内正中央的墙壁上,已经挂上了大旗的遗像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茂名回来了。”沙发上一个中年看见茂名后,立即摆手冲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茂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涛扭头看去后一愣,因为茂名几次要求他找关系,让他在大旗出殡的这两天,想办法给自己办个外出就医,从而能过来亲自参加葬礼,但白涛考虑到茂名和大旗的关系,就一直没有这么做,不过这也是出于好心……

    “我上个香,你们聊!”茂名语气阴冷的扔下一句,迈步就走到遗像旁边,伸手抽出了案板上的香盒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一看茂名是这个态度,脸上表情也都挺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茂名点燃香之后,看着大旗的遗像,忍着眼泪骂了一句:“你他妈听我的,能给自己混死了吗?!……你跟别人讲究,别人跟你讲究了吗?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无声的看向茂名,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上香,祝你死不瞑目!”茂名咬牙说了一句,连续弯腰鞠躬,眼泪啪嗒啪嗒就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涛掐灭烟头,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,转身就往楼梯拐角走去,而茂名上完香,擦完手之后,就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楼梯拐角的格子间里,茂名低头点了根烟,脸色阴沉的冲白涛问道:“黎小权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屋里有人,咱自己家的事儿,回头关上门来自己说,但今天别闹,行吗?”白涛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护着他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护着他,而是事情已经都出了……!”白涛想解释两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儿?”茂名瞪着眼珠子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到了什么?”茂名低吼着问道:“大龙,武邵阳,宝熊都他妈在这边,这种事儿为什么会轮到大旗去?他们不能用吗?还是你已经没有钱去雇别的人办事儿拉?!啊?”

    白涛看着神色非常激动的茂名,咬牙沉默着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件接人的事儿,给谁干谁都不干,你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吗?!他妈了个b的,所有人心里都有小九九,你是没看明白,还是装不明白呢?!付饶人在国外,但家里的人全听他的,你敢说这帮人的决定,跟他没关系吗?!”茂名指着白涛的胸口,从未有过这么激动的喊道:“我就问你,你敢不敢说,大龙他们的态度跟付饶没有关系!!”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后,毫不犹疑的回应道:“这事儿跟付饶没关系!茂名,大旗没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扯淡!这事儿要跟付饶没关系,我他妈脑袋摘下来给你当尿壶!!”茂名话语粗暴的打断,指着白涛继续补充道:“你心里最清楚,他们的决定是谁做的!你最清楚!”

    白涛看着神色非常激动的茂名,再次沉默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季康是付饶那边的人,他们自己人都不救自己人,凭什么让大旗去办这个事儿?!凭什么?你是怎么当大哥的?”茂名含着眼泪,心里憋屈到爆炸的说道:“干咱们这个活儿……谁也不能期望着谁能长命百岁……折了,进笆篱子了,都正常……谁死了也不意外……但大旗没在这件事儿上憋屈,不公平!不公平明白吗?!黎小权就是个大傻b,他除了有俩b钱以外,一件正确的事儿都没干过!你要还老黎人情,怕他在里面说事儿,那你找别人干这事儿,干不了吗!?你是雇不起人吗?你雇不起和我说啊?我有钱,我他妈帮你掏啊!”

    茂名的话声音很大,楼上的付饶听的一清二楚,而藏在另外一间房内的黎小权,同样听的真切。

    “白涛,你记住,大旗这么死……我心里很怨你!!很不满!!”茂名双眼盯着白涛,一字一顿的把话说完,转身就走出了格子间。

    白涛站在原地,搓着脸长叹一声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h某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滨哥,谢谢你们了。”凯凯抱拳冲一中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小强和我在里面的时候关系就嘎嘎铁,我俩不分彼此。”滨哥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这段时间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啥麻烦不麻烦的。”滨哥摆了摆手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们在老家那边到底惹啥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是这样的……!”凯凯张嘴就要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他妈怨他。”老肥立马插了一句:“我盯上一奶站,想在里面拿点钱,但凯凯这个傻b喝多了,我们办事儿那天,他看我进去十多分钟没出来,就领枪进去了……给被害人崩了,事儿弄的不小,所以我们出来躲躲!”

    “哦,呵呵!”滨哥一笑后,点了点头就没在吭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