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35 相册里留下的影像
    长c,融府康年包房内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or?m?

    “胜哥已经从北j回去了?”林军拿着灌啤酒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昨天就飞回去了。”夏华宇点头应道:“……本来他回国就准备呆一周,参加完我二姨的葬礼,直接就去北j见见朋友,但没想到会出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完这话后,沉默数秒:“……你们回国,我原本想着招待一下,但这招待没成,还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事儿,唉……!”

    夏华宇喝了口酒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但你放心,不管是为了我们家的小岩,还是你外甥女!黎小权和季康这俩主犯,我肯定得抓到。”林军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直性子,如果出事儿之后,你态度确实有问题,那华胜肯定不干!”夏华宇看着窗外:“但说实话,我没想到你能因为一马仔和不相干的人,亲自去一趟四c和h龙江……这事儿他妈的确实让我挺揪心……但怨你也没用啊,你也差点没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心里依旧很难受,一为兄弟小岩,二为横遭劫难的夏家亲戚。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,有个事儿我问你。”夏华宇喝了口红酒,突然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和青凝除了工作之外,到底有没有其他联系?”夏华宇脸色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叫为什么这么说?你是真听不见啊,还是装听不见啊?不管是你公司,还是我公司,这风言风语的还少吗?”夏华宇没有一丝隐晦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青凝没什么。”林军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有必要撒谎吗?有了就是有了,没有就是没有。”林军没有任何思考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夏华宇一听林军这么说,也就没在接话。

    “她好一点了吗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会自己去问吗?青凝性格比较独立,生活上的事儿很少跟我和大哥谈,我问,也问不出来。”夏华宇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去看看她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夏华宇思考了一下后,端起酒杯就与林军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林军和夏华宇分开后,就按了青凝房间的门铃,随即等了能有半分钟,对方才梳着丸子头,眼睛红肿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们明天就走了,我过来看看!”林军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夏青凝让开了身位。

    林军迈步走进屋内,扫了一眼客房后,看见所有东西都摆放的很整洁,唯独床上放了不少影集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门还带相册啊?”林军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照片是手机里的,我今天刚洗出来。”夏青凝声音很软,整个人照平常相比,显得柔弱不少:“手机长换,相册不长换。”

    林军扫了一眼相册上多多的照片,心里也不是滋味的劝了一句:“……怪我,我不去内蒙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已经有了,一味的追求原因,除了会伤害其他遇难的人,根本没有丝毫意义。”夏青凝坐在床角,低头回应道:“……更何况,是我要躲酒,你才跟着的,他们才跟着的。”

    林军沉默半晌后,迈步就坐在了夏青凝身边,张嘴还想劝几句,但没想到夏青凝像是丢了魂一样,将脑袋一歪靠在林军的肩膀上,大眼睛呆愣的说道:“你不用开导我,我能调整……也能慢慢克服心里很疼的状态……亲人刚没,我们总要一点一点的适应……而且,我现在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害怕看见我姐……害怕手机响了,是她给我打来的电话……!”夏青凝怔怔的流着眼泪,声音沙哑的应道:“多多是她的骄傲,是她唯一的孩子……交给我不到三天,我却没有照顾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们喝点酒吧?”林军听到夏青凝的话,心中瞬间升起共鸣的情绪,因为他想到了小岩,想到了那些倒在前进路上的兄弟,曾几何时,林军又何尝不是怕接到他们亲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好,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,醉一场,好好看看相册!”林军咬着钢牙,声音沙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茂名返回看守所之后,黎小权就找到了白涛,低着头说了一句:“……我什么都没有了,但还有钱,安排大旗家里需要多少,全部我拿!”

    “他不缺钱,我也不缺。”白涛抽着烟,话语阴冷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对不起他。”黎小权咬牙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死了,你说啥,他都听不见了。”白涛摆了摆手,话语简洁的应道:“你得走,跟着付饶一块走!”

    “林军我还没办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白涛伸手猛然拍在桌子上,抬头后眼睛通红的骂道:“你还办个jb?你有什么?你会干什么?你是能找到人啊?还是自己能端起枪啊?!在办?在办季康都得死在你身上!”

    黎小权抿着嘴唇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什么都不干,别在拖累我们这帮人,就他妈是最大的帮忙了!林军哪里我会处理的,明白吗?”白涛指着黎小权再次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黎小权被怼的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赶紧走!”白涛低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黎小权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半晌后,抬头回了一句:“……好,你说让我走,我听你的。但在办林军的事儿上,你是你,我是我。我力出不了,但我可以拿钱,不白用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白涛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这样。”黎小权站起身后,转身就离开了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大龙在付饶的授意下,主动给大龙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外面,和大旗的几个朋友吃饭呢,回去说吧。”白涛硬邦邦的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大龙愣了半天后,无语的冲付饶说道:“……他是真生气了,我话还没等说,他就把电话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付饶抽着烟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茂名回来说的那些话,这是起作用了,呵呵!”大龙一笑,摇头说了一句:“但大旗的死,跟咱有啥关系啊?咱是说不去了,但我也没让大旗去啊?”

    “涛哥是一个心里只要有数,那谁说啥话都没作用的人,你不用多想,该打电话打电话,该说点软话就说点软话!”付饶抽着烟,叹息一声回应道:“唉,我是真没想到……大旗能折在这事儿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