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36 青年小吕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a `c?om

    大龙起床就给白涛打了电话,但第一遍被对方挂断了,第二遍则是更为干脆的直接关机了。大龙一看白涛是这个反应,心里不太舒服,也有一点小忐忑,因为他是觉得白涛这回可能是真怒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机场。

    白涛一边走着,一边冲司机问道:“……你和他有联系的事儿,别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您的事儿,我肯定不会瞎往外说啊。”司机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白涛点了点头后,就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左右,白涛和司机抵达x僵鄯s县,随即见了几个在本地的东北朋友后,让对方领着他们开了一百多公里,抵达了邻近一县城。

    众人抵达之后,东北朋友给白涛安排了一当地最好的饭店,然后众人坐在包房内,一边聊着,一边等待着。

    等了半小时左右,一位身材壮硕的青年,才领着三个朋友,溜溜达达的进了饭店包房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过来了,小吕。”白涛看见领头的青年后,主动站起身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住的地方有点远,来的晚了一会。”叫小吕的青年,声音稳健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也刚到,来吧,坐,都坐!”东北朋友热情的冲小吕等人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能喝点白的不?”白涛端起酒瓶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多长时间都没喝了。”小吕看着白涛,插着双手,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少来点吧!”

    “行!”小吕点头,依旧惜字如金。而此刻坐在白涛旁边的司机,扭头冲着东北朋友说道:“我艹,真jb傲,都混的家都不敢回了,也不知道他装什么玩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东北朋友一笑,没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白涛亲自给小吕倒了杯酒,随即二人碰杯后,白涛一口全闷了,而小吕则是象征性的只抿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司机一看到这个情况,顿时更加撇嘴。

    “……白老板,我这人性格比较直,所以有啥事儿咱们明说最好。”小吕放下酒杯后,一边擦嘴,一边轻声问了一句:“你这司机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到的我联系方式,已经找我好几回了,我想问问,咱这缘分是从哪儿起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吕,我能不能先问你一个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问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想踏实的过日子,还是想继续为以前的那些事儿要个说法,如果你想过日子,那剩下的话我就不说了,咱今天只喝酒唠嗑,但如果你还想着以前的那些事儿,咱就继续往下唠唠。”白涛脸色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小吕一笑,摸着平头问道:“没有我大哥,我活不到今天。事儿我肯定办,但你不会是想让我跟你干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是这么想的。”白涛一愣后,直接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吕旁边一壮汉,直接歪脖问道:“呵呵,你有多大能量啊,想让我们给你卖命!”

    白涛扫了一眼壮汉,脸上笑容不变的回应道:“我有多大能量,取决于你们能不能一块过来!”

    壮汉一愣,没想到自己一句话没有噎住白涛,更没想到对方能这么客气的回一句,所以一时间脸色有些意外的应道:“……你还真是能屈能伸啊,你不会就是装孙子起家的吧,呵呵!”

    小吕看着白涛,脸上泛着微笑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分跟谁。”白涛依旧面不改色的回应道:“小吕的事儿,我听过,他值我亲自过来一趟!”

    壮汉一听这话,顿时没语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白涛,先不说你跟我以前的大哥比咋样,单说我现在要吃有吃,要喝有喝的状态!凭啥放着好好的第一把交椅不要,非得跟你去当个打手呢?给钱吗?可我也不太缺钱啊。”小吕摸着下巴,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儿, 如果有事儿,你,茂名,付饶咱们一块商量着来,除了林军以外,其他你想干的事儿,只要吭声,我也一定会帮忙。”白涛话语清晰,面色非常认真的补充道“说句老实话哈,跟你干一样活儿的人,我花钱就能找,圈里也不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啥给我这么好的条件呢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刚才跟我说,你没忘了之前的事儿。”白涛话语简洁:“你对上任大哥有情有义,那说明你不是个白羊狼,而只要你不是白眼狼,我就有把能交下你!”

    小吕皱眉看着白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小吕,话说到这儿,你也清楚我想干啥了,剩下的时间,咱喝酒聊天,不谈其他的。”白涛笑着站起身,直接拧开一瓶自带的茅台,连倒了三杯白酒后,轻声说道:“我敬你三杯,不为别的,就为你刚才那句,没有你大哥,你活不到今天的话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白涛两干三杯二两半的白酒,中途连口气儿都没喘。

    小吕看着白涛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,吃饭喝酒,不谈事儿了!”白涛话语极为利落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酒席散去,司机站在门口问白涛:“东西还给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给啊!”白涛背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答应吗?给了那不就打水漂了吗?”司机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种人,不会差你事儿的。”白涛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街对面,车上。

    之前拿话损白涛的那个壮汉,坐在副驾驶上,扭头冲小吕问道:“……哥们,我看白涛办事儿是可以的,话说的也够明白,你到底咋想的,给我们透个底儿呗!”

    小吕面无表情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咱银行卡里可早都空了,在这么混当下去,就得想法赚快钱了,更何况咱们这帮人在一块,也没个稳定地点呆着,万一出事儿了,犯不上啊!”壮汉再次补充道:“我看差不多,咱就别端着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白涛司机穿过街道,迈步走到汽车旁边,伸手敲了敲窗户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”壮汉降下车窗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涛哥给你们的,一点心意!”司机说话间就把一封装有银行卡的信封,放在中控台上说道:“密码在右下角,路上慢点开!”

    说完司机转身就要走,而小吕摸了摸脑袋后,扭头喊了一声:“你让白涛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融府康年店内,夏华宇伸手敲着青凝房间的门铃喊道:“开门啊?这都几点了?快登机了不知道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