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43 神秘的口罩男(四)
    融府楼下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a `c?om

    凌涵擦了擦脸上的虚汗,眼神飘忽的扫了一眼四周后,就迈步奔着室外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男子的声音从后方响起。

    凌涵猛然回头后,就看见一瘸着腿,头上戴着鸭舌帽,脸上捂着口罩的男人,双手插兜的奔着自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三天没东西了,滋味不好受吧?”男子走到凌涵身前,笑呵呵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啊?”凌涵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定期在你门口放东西的好心人。”男子语气调侃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让人去的那个酒吧?”凌涵一阵惊愕后,吼着抡起包包喊道:“为什么害我?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男子伸出胳膊抓住凌涵的手腕,歪脖看着她问了一句:“……我给你的东西,是能上天堂的!你怎么还说我害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凌涵看着对方,莫名的感觉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东西,比之前的更好,你要不要?”男子说话间就从兜里拿出一个黑色小铁盒。

    凌涵看着东西,站在原地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办件事儿,我就把这盒子给你!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!”凌涵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放心,我他妈现在对男人女人都没兴趣,呵呵,根本不想把你咋样!”男子指着凌涵继续说道:“只要你能在关键时刻透露给我一些林军的消息,以后这些东西,我保证你随时想要,随时就能看见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天真!”凌涵磨牙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天真,还是你天真啊?!你等了林军这么多年,他扯你了吗?我就不明白,你心里能一点都不恨他吗?”男子双眼盯着凌涵的俏脸,继续补充道:“更何况,除了我之外,谁能长时间给你提供这些东西呢?融府的人吗?你敢找他们要吗?呵呵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!”凌涵双眼通红的盯着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特别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!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男子抬手扯掉脸上的口罩,笑容诡异的问道:“你还能认出我吗?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当凌涵看见男子的面容后,顿时吓的后退了两步。男子左侧半张脸上,已经布满了被烫伤后,留下的红粉色疙瘩,并且左侧嘴角也扭曲的向上吊着,看着非常诡异和惊悚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能认出我吗?”男子一只耳朵上挂着口罩,弯腰又提起裤腿,指着有些变形的左腿和密密麻麻的烫伤疤瘌,脸颊笑容非常怪异的问道:“……你认不得认出我,其实不要紧,只要我能记住你就行!!记住我有今天这个下场,全是拜你所赐就行!凌涵,时间还长,咱们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凌涵看着男子,目光惊惧,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“东西你不要,我就拿走了。但你记住,如果有一天你缺货了,一定要找我,我非常愿意帮助你!”男子语气轻柔到有些变态的说了一句后,伸手就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扔在地上:“电话在上面,我天天什么都不干,就等着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放过我好吗?我求求你过我!”凌涵几乎崩溃的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?呵呵!”男子摇了摇头,一瘸一拐的就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涵抱着脑袋,摊坐在路边花坛的台阶上,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刘小军带着小宏等人来到长c,开始与林军商谈重新注资飞龙公司的事儿。而他们抵达后,融府核心成员基本也都从吉l赶了回来,因为这是小军回归后,第一次的正式见面,所以谁缺席了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喝酒寒暄的节目暂且不提,只说即将散场时,丹哥这瘾又犯了的事儿。

    酒店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们一块去玩一玩呗。”李英姬冲着丹哥邀请道:“小军晚上肯定要跟这帮boss谈事儿,而咱们其他人没事儿,就一块招待一下耿浩,范勇他们,行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,困了!”丹哥打着哈欠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那么不合群呢?”大脑袋也劝了一句:“一块玩吧,没你都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俩能不能不给自己脸上贴金,我和你们是一个群的吗?”丹哥无语的应道:“我这么大岁数了,跟你们一帮孩子有啥扯的?!不去,你们去吧!”

    “晚上我给你安排个妞!”李英姬使出了杀手锏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快拉倒吧,你那眼光还他妈不如我喝多了呢!我真不去了,回去睡觉了,你们去吧!”丹哥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轻点嘚瑟昂,少玩点,要不我可告诉军boss。”大脑袋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嗮脸,是不?”丹哥顿时一瞪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揍我,我也得告诉他。你定量昂!”大脑袋坚持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滚,别墨迹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就在走廊内分开,随即丹哥迈步就回了ktv包房,伸手冲阿莱喊了一句:“来,你送我回去,把我包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阿莱点头后,就从沙发上站起,并且拿着丹哥的包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,你跟他们玩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少玩点吧!”阿莱也劝。

    “恩,本来包里也没多少了,就剩点底儿了!”丹哥说话间就打开了包,低头回应道:“你看,就这么一小袋了……恩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阿莱一看丹哥愣住,顿时出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?”丹哥眨着眼睛,伸手就在包里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真他妈见鬼了哈!”丹哥连续在包里摸了三遍,最后皱眉骂道:“我东西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艹,你说什么东西?!”丹哥抬头骂了一句,伸手又拉开手包外侧拉链,但仔细翻找了一下后,还是没看见自己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落家里了?!”阿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脑袋落家里,都不带给它落家里的。”丹哥翻了翻白眼:“哎,艹他妈的,真奇怪了哈?!我明明就放这儿了,怎么就没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玩应还能丢吗?”阿莱也十分奇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