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51 偶然听到的消息
    河b某公安医院内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a `c?om

    “这么按疼吗?”医生按着杜子腾的腹部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疼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有点麻!”杜子腾想了一下后应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医生点了点头后,就将杜子腾身上的仪器拔掉,轻声喊道:“杜子腾的管教进来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外的管教就拿着一大堆档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给他办一下手续,让他入监吧。”医生走到桌子后面拿出钢笔,坐在椅子上说道:“现在鉴定审核比较严格,他先在这儿做一次大体检,然后等手续走完,可能还要去一下北j复检!我说的意思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北j那边的通知我们已经收到了。”管教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行,千万别整出不一样的单子,要不我麻烦,你也麻烦!”医生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管教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这一周他就在这儿住吧,等化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昂,杨医生!”杜子腾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没事儿!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杜子腾和管教走出诊室,就在办理入监手续之前,得空给张小乐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哥啊,你到哪儿了?!”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北j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啊,你敢不敢兜里揣着子弹快点来啊?我这都进医院了,就等着你支援呢。”杜子腾扫了一眼手表:“一小时能不能到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飞去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零五分钟呢?”

    “你滚犊子!”张小乐无语的骂道:“你晚上就在医院呆着吧,关系我在外面就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上点心昂!我这个名额得来实属不易,你知道我这几年焊了多少个配件才攒到的工分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行行,别絮叨了,等我电话!”

    “妥了,哥!”

    二人扯了几句后,就挂断了电话。当天晚上,张小乐赶到河b之后,就开始忙活起了子腾的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,一周时间过去后,满北伐在看守所内遥控外面公司,就已将二次投资的款项筹足。而他的钱一到位,飞龙公司的酒店项目就算正式启动,所以刘小军个人迎来了最忙碌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周五晚上,几个负责承建飞龙酒店会所的公司老总,一块请了刘小军去了某饭店吃饭,但中途推杯换盏,琐碎闲言暂且不提,只说老板内有一个叫王皮子的人,跟刘小军产生了怎样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刘总,我敬你一杯哈,这次活儿是你多关照了。”王皮子笑呵呵的坐在刘小军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都是相互关照,你活儿干的好,业内口碑不错,自然不会没事儿干。”刘小军笑着应道:“工程的事儿,您也多费费心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就你这个会所,我要不给你建的跟五角大楼一样结实,回头你收拾我!”王皮子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扯了,五角大楼让人炸过!你会说话不?”旁边的人调侃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比喻,比喻懂不!”王皮子喝的满面通红,摆手感叹了一句:“哎,说句实话昂,刘总!咱俩接触的比较少,这签合同之前,我一直是跟明权对接的……你说他这一走,弄的我心里还挺不得劲儿!”

    刘小军听到这话,顿时沉默。

    “刘总,我跟你说这话可没有别的意思。”王皮子放下酒杯继续补充道:“如果没有明权拉着我,说实话,这活儿我不一定能干上!对于你们来说,工程给谁干都行,但对于我来说,这活儿要黄了,今年夏天我公司真不好过……所以我特感激他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刘小军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,多好个人,就这么没了……真白瞎了!”王皮子再次叹息了一声后,扭头又看着小军说道:“哥们,你们融府跑掉的那个人,可挺jb狠啊,一点人味都没有!该死啊!”

    刘小军听到这话一愣:“什么融府跑掉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叫沙……沙什么来着?对,沙红刚!”王皮子眯眼睛想了一下:“我就说他挺狠的,挺没人味儿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刘小军反应了半天后,还是有些没明白对方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跟我还瞒着?”

    “我瞒着什么了?”刘小军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!”王皮子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没听懂你啥意思!”

    “艹!”王皮子挠了挠头,声音压的很低的说道:“你真不知道,明权咋死的啊?不就他干的吗?”

    刘小军听到这话后,满眼惊愕,脑袋翁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管怎么样,他以前也是在融府吃饭的,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至于把事儿做的这么绝吗?”王皮子擦了擦嘴,咬牙骂道:“咱就说句难听的,他就是恨林总,那你直接找去不就完了吗?你说弄明权干啥?我艹,这事儿是人干的吗?!”

    “你说明权是他打死的?”刘小军眯着眼睛,此刻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,但并没有马上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可不呗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“艹,估计这事儿除了你们融府的人不知道以外,其他人肯定早都听说了。”王皮子背着酒桌上的另外几个老板,趴在小军耳边继续补充道:“明权死的那天就在江边,当时白涛家去了二三十人,那个沙红刚也在场……但中途白涛好像问了沙红刚几句话,不过别人也没听清,但俩人好像没谈妥,我估计是白涛可能有点怀疑这个沙……所以特意让他做掉明权……而这个沙连他妈想都没想,开枪就给明权打死了!”

    刘小军盯着王皮子的表情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个事儿,是因为我有一个表弟跟着宝熊一块玩。前些年白涛集团在双c搞开发的时候,我表弟就跟了他,所以最近一两年宝熊窜上去了,他的位置也就高了……当时沙开枪打明权的时候,我表弟是在场的,亲眼看见的!”王皮子点了根烟后,眯着眼睛又说道:“现在这事儿已经不是秘密了,因为当时在场的人不少,所以这人一多,嘴就杂,明权死后没两天,这事儿就传开了。我琢磨啊,白涛让沙红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弄了明权,就是想让他交个投名状……要不然,他以前在融府干过,白涛能彻底对他放心吗?”

    刘小军将整段话听完后,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,白涛是否已经知道了沙的身份,所以故意让王皮子来挑唆,亦或者是白涛不确定沙的身份,所以想用王皮子试一下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