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52 暖暖的大男孩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忠在戒.毒所周围呆了十来天后,就抽空回了一趟市区,因为他需要给凌涵补充一些生活用品,也需要自己过来再带点换洗衣物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a`c?om?

    回来买完东西之后,小忠闲着没事儿还跟融府这帮妖魔鬼怪扯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脸咋整的?”小崔指着小忠脸上沾着的纱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碰了一下!”小忠坐在办公桌上,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后,就立即岔开话题冲丹哥问道:“……哥,我想问你一个技术性的问题?!”

    “说!”丹哥看着小说,打着哈欠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抽.冰上可以说是骨灰级专家了,所以我想问问你哈,你说这戒.毒怎么才能戒的快?”张世忠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丹哥斜眼扫过去后,话语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种人,一天脑子里都想的是啥呢?你能跟我说说心理活动吗?”张世忠又问。

    “想着冰!”丹哥很实在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说行不行?我没跟你开玩笑!”张世忠感觉对方在敷衍他,所以挺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能不能给你那脑袋从脚后跟里拿出来再用一次?!”丹哥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,你怎么骂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问题就是找挨骂啊?!”丹哥十分无语的回应道:“我他妈要知道咋戒.毒快,那还用让林军天天看着吗?不早就戒了吗?你说吸d的脑子里能想啥?他要不时时刻刻想着来一口,那不就他妈的戒d成功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屋内一阵爆笑,张世忠被丹哥怼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凌涵那小姑娘啥时候能好,我不知道,但你要再整下去,不出俩月就得进精神病院!”丹哥烦躁的摆手骂道:“去去,滚犊子,别跟这儿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焦躁,你现在太焦躁了!”张世忠指着丹哥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嘚瑟,我就让你知道知道,焦躁完了就是暴躁!”丹哥顿时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行行,我可不跟你们扯了,一个有正经事儿的都没有!”张世忠掐灭烟头后,伸手拎起地上买的东西喊道:“我走了昂!不用送了!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十来个人该干啥干啥,就跟没听到他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艹,这屋里没一个好人!不就是嫉妒我有假期吗?”张世忠挺扫兴的拎着东西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张世忠刚出门,就看见了一辆行政版路虎揽胜开了过来,随即他扫了一眼车牌号就想躲开,但刚迈一步就听见车内喊道:“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张世忠叹息一声就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停之后,峰哥从车内走了出来,皱眉问了一句:“又要回戒毒所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我回来买点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脸上怎么弄的?”张世峰一眼就扫到了小忠脸上的纱布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碰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碰了一下还至于沾上纱布吗?”张世峰伸手指着他的脸说道:“你把纱布掀开,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就是磕破了点皮,你看啥啊!行,你忙吧,我要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忠的话还没等说完,峰哥伸手就将他脸上的纱布撕了下来,随即就看到一条半根拇指长的疤瘌,刚刚缝完针,伤口还没有开始愈合呢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忠一愣后,顿时捂着脸问道:“你干啥啊?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整的啊?!”峰哥顿时开骂:“脸上怎么整这么长个口子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就磕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再磕一个我看看!”峰哥棱着眼珠子骂道:“是不是凌涵弄的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这段时间很关键,情绪经常不稳定!”张世忠皱眉回了一句:“就这一周,她企图自杀两次。”

    张世峰听到这话后,咬牙回了一句:“涵涵那孩子不错,但这么说你明白吗:当朋友,一点问题都没有;但当媳妇,你就得考虑她现在的状况!她现在不光情绪上有问题,而且还有d瘾……你说……你非得要跟她在一块,以后万一她这个东西戒不掉,你怎么整?!生孩子都不敢生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生!!”

    “那你老了住敬老院啊?!”

    “住哪儿都行,我的事儿,你就不用管了!明白吗?!”张世忠摆手回了一句后,再次低头贴上纱布,皱眉提醒道:“这事儿不要跟别人说,听见没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岁数了,凡事儿你要好好想一想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操心好自己吧,我走了!”张世忠摆了摆手,迈步就上了自己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唉,这个王八犊子!”张世峰挺无奈的看着亲弟弟的背影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,戒.毒所走廊内,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,身材肥胖的女护工喊道:“开热水了!!”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张世忠宛若脚下安了弹簧一般窜起,捧着个盆就往水房跑,并且嗷嗷喊着:“各位家属!!我求求你们了……别挤了,行不?!我他妈排了两个小时了……哎呀我艹,春运吗?我花钱买行不行?别他妈挤了……谁拽我裤腰……皮筋儿!皮筋儿都给我扯没弹性了……裤子……裤子!”

    光秃秃的病房内,凌涵脸色苍白的抬起头,透过窗口看着在门外与众多老娘们肉.搏的张世忠,抿着毫无血色的嘴唇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小军参加完聚会后,第一时间去平房找了阿哲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,这么急?”阿哲的伤势虽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但却暂时带队呆在h市没走。

    刘小军坐在椅子上搓了搓脸蛋子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阿哲皱眉追问。

    “有个事儿,原本我不该问,但我实在忍不住。”刘小军放下手掌,目光直视着阿哲:“你在白涛那边是不是有人?”

    阿哲一愣后沉默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换个角度问。”刘小军手掌颤抖的点了根烟,咬牙再问:“明权是怎么死的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阿哲听到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